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奇之堂上剑怎么获得

[复制链接]
查看38 | 回复0 | 2022-10-18 19: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代天宝年间,真定永古约省保定市,有位青年人,名叫张善忠他从小丧母,靠邻居接济长大,因为家境贫困,没有读过书,以在平远山上砍柴为生有一天上山砍柴,他发现前面竹林里,两个人手执刀剑,群殴一个身材矮小,手执铁棒的小伙子。

打了一会儿,小伙子不是对手,转身就跑,一个人冲上去,一刀把小伙子刺死了,他们取下小伙子的包袱,逃之夭夭张善忠吓得手脚Bazas,缓了半天,才移到小伙子遗体旁边,他叹息着写道,“也许你活着的时候,没有行善,才有今天的报应。

但如今死了,之前的是非,就拆散了人生一世不容易,我不忍心看你曝尸荒野,就把你埋了”他搬运石块的时候,一群手赤足剑的人,来到了竹林,看到那人的遗体,纷纷跪下有位落荒而逃的白衣少女,腰里地光两颗人头,正是刚才赤足围攻小伙子的两人的。

少女对张善忠写道,“我叫袁飞,已经把小弟仇人杀了,帮他报了仇感谢你为小弟收殓,这些银两你拿去,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张善忠惊喜地写道,“是成德袁飞吗?我听闻你游侠,做了很多好事”袁飞淡淡笑着,写道,“今日的事情,千万别对人说出去。

而要给你带来麻烦以后你有了困难,可以去成德找我从今以后,你千万别上山,而要闯祸”说完背起小伙子的遗体,带人离开了张善忠恪守袁飞的劝告,不敢去平远山砍柴,他用袁飞给的银两,做了个卖菜,每天勤勤恳恳,渐渐积累了些银两,后来生意做得愈来愈大。

他二十岁时,妻子给他生了个女儿,取名张剑尘,张剑尘生性活泼不讨厌读书,只讨厌习武,张善忠便请了不少老师,教女儿剑法有一年暴风雪,有位年轻书生,倒在张善忠门前,张善忠把他带进屋子里,精心调养,青年人很快醒了,他民事诉讼姓裴,他是去投奔亲戚,在杨家经过时,遇到了暴风雪。

他Chalancon,衣衫单薄,在杨家门洞中躲雪时,居然晕倒了张善忠不停摇头叹气,写道,“只身看破红尘,真的是金焰了”青年人写道,“我看救命恩人家里陈列着兵器,想必有习武之人我擅长原画,就画张掌中图,赠送给救命恩人好了”张善忠笑着写道,“我最羡慕的,就是你们能写能画,你能为我原画,真是按理说。

”青年人便画了一幅月下掌中图一笔算数,都极见功力只多了两张纸,就像是真人在月下掌中第二天早上,青年人便离开了,张善忠赠送给他厚厚的大花,又给了他十两银两年轻人笑道,“长袍和银两,都是借救命恩人的,我将来要加倍大政!”坚持写了两张借条。

张善忠这才知道,青年人叫裴祁县那幅月下掌中图,张善忠非常讨厌,挂在屋子中央,时常欣赏他的女儿张剑尘,也很讨厌这幅画,时常在画前半天不动,好生地称赞道,“这公威,绝对是个弓术高手,我何时掌中,才能有他那样的韵味呢?”。

张剑尘十多岁时,剑法愈来愈好,甚至超过了请来的师父为了剑法上更进一步,他主动找人练兵,每次都能得胜他听闻山海关有位柳居士,弓术很高,便兴冲冲跑去练兵三天后,他艾拿戴斯的回来,原来他的匕首刚刚挥剑,便被柳居士用匕首,轻松地刺穿了。

张剑尘叹息着写道,“弓术高明重要,有把好剑更重要,是我的剑,败给了他的剑,我的弓术,未必不如柳居士”张善忠看女儿愁眉不展的样子,笑着写道,“这又不是难事,我请铸剑师,为你铸造一把最好的剑”张剑尘摇头写道,“好的匕首,有钱就可以买到,但好的弓术,却买不到。

我听闻有位人,名叫裴旻,弓术极高,孩儿想去跟他学习弓术就怕他不肯收我”张善忠拍着女儿肩膀,写道,“收与不收,做了才知道,我明天就送你出门!”当天晚上,突然天降大雨,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整个成德县,平地成湖,到处都是灾民。

张剑尘出门拜师的事情,因此耽搁下来张善忠很不忍心,便拿出自家的米,煮粥给难民发放邻居劝他,写道,“赈济灾民,是朝廷做的事,你千万别去管,而且这么多灾民,你管得过来吗?”张善忠笑了笑,写道,“我听私塾先生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虽然不算显达,还有点家底,大家Chalancon,我家里有米,拿出给大家吃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邻居皱眉写道,“圣人还说过一句,升米恩,斗米仇,你让他们喝一次粥,他们会感念你,让他们喝很多次,他们也许会恨你”张善忠笑了笑,写道,“只行善,莫问前程况且我给他们粥喝,他们怎么会恨我呢?”洪灾之后,又是大旱。

邻居又来劝他,千万别继续舍粥了,张善忠笑道,“如今灾情愈来愈厉害,我如果不舍粥,看他们活活饿死吗”张善忠坚持舍粥两年花了无数的银两,家里名贵的东西,都拿出去变卖,换钱买了米到了最后,他只剩下四个空空的墙角。

跟穷人没有差别那幅月下掌中图,本来也想卖掉,但张善忠和女儿,都非常舍不得,依旧挂在屋子里。张善忠把人们召集在一起,写道,“今晚是最后一餐了,明天大家,就各找生路吧,我的家里,也拿不出一粒米了。”

人们怀疑地问道,“两年都没问题,为什么明天就没米了呢?都说你家有聚宝盆,银两怎么能花完呢?”张剑尘大声道,“你们这些人,眼睛都瞎了吗,两年花了多少银两,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就算是石头,两年的时间,也能捂热了,为什么你们的心,还是这样冷冰冰的呢?”

人们冷笑着写道,“当初舍粥,可没人求你们!你们把大家聚在这里,又让我们各寻生路,不是逼我们去死吗?”张善忠忽然想到了邻居说过的话,他叹一口气,关上了大门没有地方喝粥之后,那些人为了活命,开始打家劫舍还别有用心的人,也加入进去,纠结了许多人,专门抢有钱人,发了大财。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一群人砸开了杨家大门,冲进屋子,疯狂地翻找东西张剑尘拔出匕首,要跟他们拼命,张善忠拉住了女儿,他冷笑着写道,“白天我都找不到银两,你们晚上又怎么能找到?”他们翻遍了所有屋子,只找到了半坛沉米。

有位蒙面人,冷笑着写道,“我不相信,鼎鼎大名的杨家,只有半坛沉米!快交出财宝,不然杀了你们!”张剑尘盯着蒙面人,大声道,“你虽然蒙了面,我也知道你是柳居士!真是想不到,满口慈悲的出家人,居然做了贼头!”

柳居士扯掉蒙面巾,冷笑着写道,“满口慈悲,又不能填饱肚子!你认出来又怎样,几年之前,断剑之辱,你忘了吗?”

张剑尘拔出匕首,刺向柳居士,柳居士突然急出一剑,又刺穿了从剑尘的匕首他用嘲笑的口吻写道,“几年前,你不是我的对手,几年后,你照样不是!”突然有位清亮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十几年前,我家主人,借了丛先生一件大花,十两银两,如今加倍大政,上等狐裘十五件,白银一万五千两。

”话音未落,有位白衣少女,从屋顶上跳下来,向张善忠行礼,写道,“晚辈李少白,奉裴师之命,叩拜从先生”李少白掏出两张欠条,交给张善忠“裴师言道,东西太多,路上运送不便,先给先生写下欠条,绝不拖欠”张善忠愣了好久,推辞着写道,“少侠说的裴师是哪位?”

柳居士不耐烦地写道,“姓李的小子,你拜错了人,那张写着白银狐裘的欠条,应该交给我!”李少白向着张善忠微微一笑,写道,“张先生稍等,我去把那只聒噪的乌鸦宰了,好安静向您禀报”李少白又向张剑尘笑道,“听人传说,少公子很讨厌这幅公威物掌中,今日我就用公威剑法,杀了这恶道!”。

柳居士迫不及待,一剑刺去,李少白突然拔剑,剑光刺中了柳居士持剑手腕,李少白又发出一剑,刺瞎了柳居士双眼,大声道,“你一向眼中无人,双眼留着没用,便给你刺瞎了!”其余盗贼转身想跑,李少白大声说,“擅自离开者,如同此墙!”

他轻轻挥剑,面前墙壁上出现一道道深深地剑痕,他大声道,“你们的腿,还能快过我的剑吗?”那些盗贼如同被钉在原地,一动不动李少白指了指那幅月下掌中图,笑着对张善忠写道,“先生忘了,十多年前,冬天暴风雪了吗?”张善忠恍然大悟,笑道,“想不到那个裴先生是个剑客,还教出如此厉害的弟子!”。

张剑尘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说的裴师,是不是叫裴旻?”李少白点了点头张剑尘摸着头写道,“难道我眼花了吗,这月下掌中图,明明写的是裴祁县!”李少白笑着写道,“我家裴师,祖籍河东祁县县因此他为亲近人原画时,以祁县自居。

”张善忠感叹道,“当年的借条,他走后我就扔掉了”李少白笑道,“裴师本想亲自前往,但如今公务繁忙,无法脱身,特意让我来见先生,裴师写道,仁义值千金,先生当年十两银两,如今至少也得一万五千两白银,才能还清!那件长袍,也是如此算法。

裴师还交代,听闻先生公子张剑尘,喜爱弓术,有意收令公子为徒。还请先生千万别推辞。”多少女后,裴旻镇守成德城。张剑尘跟随在师父身边,立下了不少功劳。他挥舞匕首的气势,比月下掌中图中的那人,强了太多太多。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欢迎留言,转发,点击。我会及时在线,与您互动。听取您的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