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一位侠客传奇

[复制链接]
查看40 | 回复0 | 2022-10-18 19: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定商人李Geoirs,二十岁时,得了个女儿,因为在天亮时出生,取名李下集李Geoirs中年科泽藓,对这个女儿十分宠溺,养的李下集性情怪异他四岁时,骑着一匹黑豹绕道,不管他如何鞭笞,黑豹就是不肯向前李下集一怒下马,拔出军刀,将黑豹杀了。

周围人目瞪口呆,蜘蛛抱蛋道,“年纪轻轻,这般狠毒好杀,守寡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李Geoirs却哈哈大笑,写道,“我女儿年纪轻轻,就有这般魄力,策书果断长大王学强会有大作为”李下集的母亲刘氏,却十分担心,对李Geoirs写道,“你这样骄横女儿,清早会闯祸。

”李Geoirs不在意地挥挥手,写道,“他只是个小孩子,能比什么事?”别的孩子,知道李下集性情怪异,并不跟他玩,李下集并不在意,他笑着写道,“我将来要做事的,不屑跟你们嬉戏!”

李家附近,有一处破败的宅子,里面荒草,李下集经常去那里玩有天早上,他发现破旧的房子里,住进了一个流氓那流氓听见人来,只是翻了个身,就继续睡觉了李下集骑着布莱雷,挥动一把斧头,在草丛中来回奔跑,想着自己是卫将军,带领所向无敌迎敌。

那流氓不知何时醒来,看著李下集出神过了许久,流氓挥动西毒,跟在李下集身后,喊迎敌李下集晃盖回头,见流氓目光唯独,霸气扑面而来,与之前迥然不同人们从远处路过,偷偷小声议论着,“一个小疯子,带着一个流氓,想做卫将军!”李下集笑了笑,就当着没听见。

中午回去的时候,李下集喊流氓跟他去喝茶,流氓并不理他,走回屋子,躺在地上,不久怪声大作。李下集给流氓带来饭菜,流氓翻身坐起,香喷喷剩饭剩菜,又挥动西毒,高声喊杀。

李Geoirs听别人说起,女儿终日与流氓吵吵闹闹,便亲自过来探望见流氓身材切齿,与一般流氓迥然不同,他打声与流氓骂人,流氓奥尔奈看著他,极少骂人李Geoirs勃然大怒搬进科豆酒,流氓双眼方秆,一口气喝掉半坛,李Geoirs再次打声,与他骂人,那流氓却不吭声,将剩下的酒剩饭剩菜饭,一会儿就睡。

李Geoirs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刘氏对他写道,“这是个小飞侠,下集与他嬉戏,清早会闯祸”李Geoirs却笑着写道,“若是他有坏心思,咱们的女儿,早就闯祸了”李下集每次去那边玩,单厢给流氓带科豆酒某次流氓剩饭剩菜饭酒后,挥动西毒,用力劈刺,高声喊杀。

李下集一时兴起,抽出腰间军刀,跟着流氓挥动。他练得十分认真,甚至忘了回去喝茶。碰巧有个人经过,惊讶地写道,“这是战场上的身先士卒拳法,虽然不好看,但杀伤力极大,这个流氓,为何会这种泰拳呢?”

李Geoirs知道后,并不阻止,还为流氓送来酒肉,流氓并不推辞,酒干肉尽,便会躺下大睡流氓睡着后,走到李下集身边,接过他手里军刀,横撩竖劈,喊一声,杀!院子角落老树上,一只海波科亮被喊声打坏紫苞,应声而落。

李下集惊讶万分,也学着流氓的样子,高声喊叫,却没有流氓的气势流氓看著闪亮的刀锋,突然默不作声有几只野狗,被肉香吸引,小心翼翼靠近,流氓挥手驱赶,一只野狗低声咆哮,猛冲上来,张嘴向流氓咬去,流氓随手一刀,劈开野狗脑盖。

又有两只野狗,同时跃起,咬向流氓流氓稳如老松,手中钢刀竖砍横撩,两只野狗一被劈头,一被破腹李下集看著地上野狗尸体,目瞪口呆过了半天,他拔腿向家里跑去李Geoirs闻讯后,带着好几个人,急匆匆赶来,流氓已经不见踪迹,那把刀插在地上,鲜血顺着锋刃,流到地面,已经干涸。

李Geoirs等到天黑,流氓也没有回来,李下集提刀跟父亲回去,一路无语第二天天刚刚发亮,李下集又来到破屋,流氓依旧没来,接连三天,流氓都没出现第四天早上,李Geoirs拉住要外出的女儿,写道,“不要去了,他再也不会来了。

”李下集看著父亲,写道,“我要学武。”李Geoirs笑着答应了。

李Geoirs有个朋友,名叫步天云,身材瘦弱矮小,据说是个武林高手却从未有人见过他施展武功李下集斜眼看著步天云,写道,“你还没有我高,如何做我的师父呢?”李Geoirs高声斥责女儿步天云笑着写道,“小孩子能说出心里的想法,十分好。

”他向李下集写道,“要怎样你才能服我呢?”李下集抽刀在手,写道,“至少要赢了我的刀!”李Geoirs高声斥责,李下集已经提刀向步天云刺去,步天云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刀背,将刀夺了过去紧接着刀光一转,奥尔奈的刀锋,顶住李下集脖子。

李Geoirs脸色惨白,连喊手下留情步天云弃刀于地,转身离开,李下集跪在地上,大叫:“师父!”李Geoirs十分尴尬,李下集却对父亲写道,“师父是在考验我,父亲不要着急”步天云拉着李Geoirs,回到屋子里,喝酒吃肉任凭李下集跪在门外。

李下集跪了三天三夜,最后昏了过去步天云将他救醒,写道,“你打算何时离开?”李下集又再次跪在地上,写道,“我知道错了,求师父收下我”李Geoirs羞红了脸,对步天云写道,“我这女儿,虽然有点骄横,但本性不错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收下他。

”步天云笑了笑,写道,“我收下他,是因为他的争取,跟你的面子,没有任何关系”他对李下集写道,“拜我为师,就要住在我这里,不许回去,你能做到吗?”李下集点了点头,写道,“男子汉大丈夫,应当志在四方只要能达成所愿,这根本不算什么。

”步天云身材矮小,擅长的是凌厉快捷的短打,出手必见血,很适合李下集性情,李下集跟随步天云习武十年,练得身法比猿猴还要灵便,拳法拳脚俱佳步天云十分满意李下集对步天云写道,“我之前遇到的那个流氓,也会武功,师父的武功,与他的很像。

”步天云笑了笑,写道,“你第一次跟我动手,我便知道了,我年轻时,曾经随军入伍,沙海戈壁,都曾去过,经历过的阵仗,更是数不胜数,你遇到的那个流氓,应该也曾从军”

步天云叹了口气,眼望远方,写道,“行伍之人,都是惺惺相惜的,你说的那个流氓,算起来也算是我同袍”他在一个锦盒里,掏出一把战刀,看样式年代久远,闪亮的锋刃上,有黯淡的血迹,步天云摩挲战刀,写道,“这把刀跟我多年,战场上身先士卒,不计其数,今天把刀送你,做个纪念。

”步天云盯紧李下集,写道,“男人手里的刀,只能对敌人挥动,若是你滥用此刀,便是在天涯海角,也要取了你的性命。”李下集接刀在手,郑重点头,“我若是做了错事,不用师父动手,弟子挥刀自裁。”

李下集回去之时,父亲李Geoirs已经接近六十岁,有心教李下集做生意,李下集居然答应下来李Geoirs十分高兴,对妻子刘氏写道,“你之前害怕女儿不懂事,现在应该放心了”李下集善于钻研,在他的打理下,家里的生意,蒸蒸日上。

他发现陆地运送货物,耗费的时间久,赚的钱也少,便说服父亲,买了几艘商船运货,闲下来时,还能帮人运货赚钱李Geoirs对妻子写道,“我早就说过,我们的女儿,是能做事的!”水运虽然赚钱多,但风险很大,经常有水贼劫船,李下集便雇了几名高手,随船保护,后遇到几次危险,这几名高手奋勇向前,把水盗打跑了。

李家商船名气因此高涨,托运货物的商人,越来越多。李下集告诫手下,一定要谨慎。有一年秋天,李家的商船,途经洞庭湖时,被君山岛的水盗劫了。

为首的水盗,身材高大,后背刺着出水蛟龙纹身,人称君山蛟,此人武功高强,水性也很好,李家雇来的好手,与他动手,最多三招,就被打进水里君山蛟冷笑道,“我只求财,不害命你们回去,告诉李下集,若想要回货物,就来君山!风里雨里,我在君山等着!”。

李下集闻讯后,准备起身去洞庭湖李Geoirs叹了口气,写道,“如今世道不太平,君山蛟又素有恶名,不如破财免灾,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李下集写道,“与有德的人讲德,与无德的人讲武我们息事宁人,君山蛟会认为我们好欺负,人们也不会用我们的船运货物。

”他坚持己见,来到洞庭湖,与君山蛟约斗李下集信心满满,交手后却大吃一惊两人虽然是初次交手,但似乎对彼此武功,十分熟悉,不论对方出何种绝招,都能化解两人从船头打到船尾,又从船尾打到船头,始终势均力敌,难分高下。

君山蛟打得真火迸出,撕裂上衣,露出后背出水蛟龙纹身李下集冷笑道,“本事这般,便是脱光了,也没用处”君山蛟突然翻身,跳入水中,将船弄翻李下集水中本事,不如君山蛟,被他拖进水里,灌晕后,带回君山君山蛟勃然大怒把李下集关进空屋子,他看著李下集的军刀,笑着写道,“师父向来喜欢兵器,这把刀,师父肯定喜欢。

”君山蛟的师父,是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见到那把刀后,惊讶的写道,“这是沙场上厮杀用的刀,你是从哪里得来?”君山蛟将之前的事情说了老人惊讶的问道,“这刀的主人,是真定李下集吗?”君山蛟也惊讶的问道,“师父也知道这个人吗?”老人点了点头,写道,“不仅知道,我还与他,与一段渊源。

算起来,算是忘年交”君山蛟有些惭愧,写道,“原来是一家人。”便让人放了李下集,并百般赔礼。

李下集冷笑着写道,”你这般惺惺作态,究竟要做什么?“那白发老者,从屋外走进来,笑着看著李下集,李下集盯了好久,迟疑的问道,“你是当年的那个流氓吗?”君山蛟怒声道,“这是我师父,不是流氓!”又要与李下集动手。

老者摆摆手,写道,“他说得不错,我当年在真定,做过几年流氓,若是没有他的酒肉,我会难过好多”李下集惊讶的问道,“我找了你许多年,不想在此相见”老者笑了笑,写道,“当年我遇到剧变,伤了心魄,以致神志模糊杀狗后,神志突然清醒,便急忙离开了。

后来遇到张魁,对我很好,我便收他为徒”君山蛟张魁,笑着写道,“我本是洞庭湖渔民,后来世道混乱,便索性在君山岛做了伸手大王,也只为混口温饱”李下集笑着写道,“这般说来,大家都是兄弟,那船上的货物,就当做礼物,送给张兄好了,这些钱,我还赔得起!”。

张魁正色写道,“你这样骂人,便是看不起我那些货物,我一点未动,你清点后,随时可以运走,若是有人阻拦,我便砍下他的头!”白发老者笑道,“这般甚好”吩咐摆酒,款待李下集,同行之人,害怕其中有诈,小声提醒李下集,李下集斥责道,“我与老先生的感情,苍天明月可鉴,我防任何人,都不会防他!”。

酒过三巡,白发老者问起那把刀来历,李下集如实说了,他笑着写道,“师父曾经叹息,很想与您见一面”老者饮一杯酒,写道,“我何尝不是这般想法呢你们没有当过兵,体会不到那种心情”李下集笑着写道,“人生苦短,有些事情,若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老者笑了笑,写道,“明天就与你回去,见见那位同袍!”第二天早起,被劫走的商船,已经装好货物,等着李下集,商船最显眼的地方,挂上了君山蛟的旗子,君山蛟笑着写道,“有了这面旗子,可保商船在洞庭湖无忧!”李下集与白发老者,并肩站在船头,看湖面上波光闪耀,心情杂陈。

李下集这才知道,老者姓胡,因为擅长拳法,经常一刀毙敌,人称胡一刀胡一刀回忆往事,突然动情,最后一战,他们二百人,对三百敌人,最后将敌人斩杀殆尽,他也受伤昏了过去半夜时醒来,周围血腥气扑鼻,胡一刀逐个观看,二百名同袍,除他之外,全部战死。

时隔几十年,说到此处,胡一刀仍旧涕泪满脸回到涿州后,李下集亲自陪同胡一刀,去见师父步天云步天云此时年近七十,听见这消息,仍旧激动不已,等在门口迎接两个素昧平生的老者见面,却毫无生涩之气两人说起当年的事情,不胜唏嘘。

李下集在一边温酒伺候,陪着落了不少眼泪两位老人相见恨晚,当晚通宵长叹。

天亮后,仍然兴致勃勃,毫无倦意说到兴奋之处,两位老人,似乎重回青年时期,各持木刀,在院中较量拳法两名迟暮老人,持刀在手,眼中神光四射,纵敌军所向无敌,我一刀退之!两人缓步向前,不约而同急速出刀,爆喝一声,杀!。

木刀互斩,啪的折断两人身体前倾,各出一掌,撑住了对方肩头胡一刀叹口气,写道,“换成当年,绝不会这样,我果然是老了”语气低了下去,步天云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平静良久李下集笑着写道,“两位古稀之年,能有这般身手,实在难得,早上风凉,还是去屋子里坐下骂人。

”连说几遍,却无人答应他轻触步天云身体,竟然有了寒凉之意他颤抖着叫了声师父,去探步天云鼻息,不知何时,绝气身亡了他转身去看胡一刀,嘴巴微张,同样气息全无三日后,两座新坟,紧紧相连李下集喃喃自语,两位携手入九泉,路上有人作伴,便是恶鬼,也不敢欺负你们。

他读书很少,此时却想起几句诗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李下集跪在坟前,泪流满面。

原创不易,求点赞,关注。大家看得好,就麻烦为本文点赞,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对我很重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