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燕云台侠客

[复制链接]
查看34 | 回复0 | 2022-10-18 19: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宝年间,淮南有位小贩,名为王向茂王向茂喜爱武术,做排骨困倦时,便习武Montmartin他的女儿王槐安,当时才四岁,便有模Mirambeau,跟著布鲁图,一个月后,能站一个时辰,纹丝不动王向茂非常惋惜的写道,“如果有好同学指点,我女儿今后的确是个高手。

可惜我不长进,再就是高明的同学教他”春天来时,海棠衔泥,在王家的木架上做窝王向茂非常高兴,抚摸着王槐安的头顶,写道,“海棠大耳无尾,是祥瑞之兆你玩耍时要小心,不要惊扰了它们”过了些日子,刺刺孵出余天,偶尔探头,向外张望,王槐安便瞪着小眼睛,与余天对视。

一天有只余天掉在树上,王槐安捧得余天,踩在桌子上,准备带回刺刺他扶住脚尖时,桌子忽然乱晃,王槐安从桌子上掉下去,破冰时他沉腰坐马,稳稳站住,但桌子跟著掉下去,把他压倒了忽然有人轻轻地Lemps,王槐安抬头,看见门口站着个仙人才情的道士,旁边站着个小女孩子,正掩嘴而笑。

王槐安生气地写道,“见人家摔倒了,你大声Lemps,哪里有比丘尼风范?看你也神人,为何如此无礼呢?”居士笑着写道,“我刚才Lemps,是看你上盘沉稳,并非取笑,溪儿,送海棠归窝”小女孩子答应一声,捧得那只余天子,轻轻地一跃,就把它带回刺刺,她身体轻盈,如春风中的落花,破冰时没有任何响声。

王槐安吃惊的写道,“你这是什么剑法,能教给我吗?”居士笑着写道,“她的剑法,是我的教的,我会的剑法很多,都能教你,但是,我要见你的父亲”居士自报家门,名为贾休复,那个小女孩子,是他新收的弟子,名为顾三水。

王向茂吃惊的写道,“是向张三丰道人要瓢的贾仙长吗?”居士笑道,“大瓢是有一个,但是没有强要,是张三丰老友送我的!”王向茂高兴地写道,“陈道人是仙人,登曼与陈道人深交,也是仙人人物,我女儿能拜您为师,我还有什么不放心呢。

”贾居士笑着写道,“只怕他离家之后,许久不能回来”王向茂写道,“他终日守着我,今后也只能做排骨,跟著仙长,的确有番大作为”贾居士带着两个小孩,经过一个集镇,看到有位绒兰,把瓷碗撞破碎片,逼四个小孩赤足在上面走,小孩们双脚山桐子鲜血,并不敢停下。

有人心肠软,就给他些银子,让他放了小孩其中有位小孩,四肢紧贴地面,推开树上碎陶片,走得很慢绒兰不住挥舞Sauce打他,那小孩被打得浑身是血,忽然抱住贾登曼双腿,大呼救贾登曼斥责那绒兰道,“你让小孩赤足走碎陶片,但是是为了赚钱而已。

如今钱已经拿到,为什么还不放过她们呢?”绒兰冷笑道,“她们是我贪心来的,福木还在我手里,就算把她们杀了,我也不用偿命!你是个比丘尼,赶紧离开,不然我把你一起打!”背起Sauce,向贾居士钱九陇贾登曼两根手指,捏住绒兰Sauce轻轻地用力,Sauce化成粉末,落到树上。

贾登曼冷声写道,“你若不放人,我便捏你”小孩抱着贾居士的腿,写道,“我叫谢装运,甘愿追随登曼一辈子!”贾居士点点头,带着三个小孩,回到了山上。

贾居士传授顾三水护身搏杀之术,顾三水摇头拒绝,写道,“”我学会轻功,能自保就能,不想学打打杀杀“”贾居士一笑置之,并不强求谢装运大声道,“我想学搏杀之术!弟子再不想被人欺负!“贾居士摇头写道,“学搏杀之术,要很强的根基。

你如今根基不稳,要跟王槐安一起,从基本功练起“王槐安练功,兢兢业业,师父在与不在,都是一样谢装运却借口喝水如厕,经常不见踪影尽管如此,他的剑法,总比王槐安高出一些顾三水好奇地问道,“”明明王师弟吃苦最多,为何剑法高强的,却是谢师弟呢?”。

贾居士笑着写道,“王槐安用身体练功,谢装运用脑子练功!”转眼十年过去,三人都已经十五岁,顾三水少女初长成,如花一般谢装运经常对着大师姐背影发呆,这样曼妙的身影,入他梦中,已经无数次了顾三水很反感谢装运无事献殷勤,写道,“大好的年华,用来习武,不是更好吗?”。

有天早上,谢装运抱着只断了前腿的松鼠,急匆匆找到顾三水,求她照料,顾三水少有的没有斥责他从那以后,谢装运与顾三水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松鼠痊愈,放归山林不久,谢装运又抱了一只猴子送去,这只猴子受伤更重,四条腿断了三条。

王槐安赞叹着写道,“这只猴子断了腿,真是不幸,但是它遇到了谢师兄,也算很幸运了。”

贾居士却摇头叹息,把谢装运叫来写道:“你如今能下山了,靠我教你的本事,博取个好前程”谢装运吃惊的写道,“弟子做错了什么吗?师父为何要赶我走呢?”贾居士笑道:“你做得很好,只是你与红尘更有缘分,希望你下山之后,能够守住道心,才能走得长远平安。

”当天晚上,谢装运找来一壶酒,与王槐安对饮王槐安不敢喝酒,谢装运便喝光了整壶酒酒醉之后,谢装运对王槐安写道,“顾师姐是我的,你要是对她动心思,我千里之外得到消息,也要回来,与你拼命”王槐安诧异地写道,“谢师兄为何这样说话呢?我对待顾师姐,便如同对待亲姐姐一般,怎么会有别的心思呢?”谢装运拍了拍王槐安肩膀,笑着写道,“好好在山上,等我富贵,一定提携你。

”王槐安看着谢装运离去,向贾居士写道:“师父,我何时下山呢?”贾居士笑得讳莫如深,“缘分到时,自然放你下山,你好好习武,今后有大用处”王槐安叹口气写道,“可我觉得,谢师兄的剑法,并未登峰造极师父为何放他走了呢。

”贾居士手指群山,笑道,“他再不走,满山生灵,都要断腿断脚了!”转身飘飘然走了谢装运上山时,还是建隆年间,下山时,年号已经变成开宝谢装运刚下山时,还有消息传来,说加入潘美队伍,攻打南唐,后来渐渐没了消息。

每逢重阳,王槐安必定登高望远,一声长叹“如果谢师兄也在,那有多好”贾居士笑道,“你又如何知道,他现在过得不好?”顾三水只是微微一笑,梳拢被风吹散的乱发,并不多言。

忽然有一天,官府派人送来很多礼物,只说是上司吩咐,要贾居士务必收下贾居士笑道,“我是出家之人,要这么多财宝何用?”差人并不说话,放下礼物,转身走了又过了几天,又有人送来更多金银,还有许多鲜艳的衣服,也说奉了上司命令,要送给顾三水。

顾三水淡淡地写道,“这些华丽的衣服,并不适合道门清净之地穿着,你们若不拿走,我便施舍给山中的人们”贾居士叫住差人,写道,“回去告诉你们上司,若是再不出面,我便断了师徒情谊”王槐安惊喜地写道,“她们的上司,难道是谢师兄吗?他如今果然富贵了!”。

顾三水却叹一口气,写道,“我宁愿不是谢师弟,你只看到了这些东西,却不觉得谢师弟变了吗?”第二天中午时分,山脚下来了长长的军队,谢装运衣衫鲜明,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最前面他大笑道,“师父,顾师姐,王师弟,我幸不辱命,如今做了大将军,来接你们下山享受荣华富贵!”。

贾居士微微一笑,写道,“你如今做了官,更不要忘了道心,不然凭生灾祸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这个道理,希望你永远谨记”谢装运大笑着写道,“下山多年,师父的教诲,始终不敢忘,今日来见师父,便是为了报答当年收留教化之恩!”。

他眼含热切,看着顾三水,笑着写道,“前些天派人送来华美衣服,师姐不收,我还把她们痛骂一顿,今日才知道,师姐倾城倾国,那些衣服根本配不上你我这就命人下江南,为师姐采买最好的衣服!”顾三水淡淡地写道,“衣衫粗鄙,干净遮体就好,太贪图享受,道心就会磨灭,我久居深山,穿了那些华美衣服,又给谁去看呢?”。

谢装运笑着写道,“师姐倾城之容貌。若是待在深山,简直是暴殄天物。如今小弟富贵了,请师姐与师父出山,与我共享荣华。”

当晚谢装运在新盖的府邸里,设酒席款待贾居士三人,杯盏碗筷,全都华贵无比贾居士叹了一口气,满脸忧色谢装运喝的微醺,笑着向贾居士写道,“弟子如今这样,师父不高兴吗?”贾居士摇头写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放你下山。

”谢装运大笑,写道,“师父今日说错了,我下山来,结识了这些同生共死的兄弟,浴血奋战,马革裹尸,才有了今日成就,人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师父!您的名声,已经和我一样,传遍五湖四海了您应该庆幸,当初放我下山王师弟在山上,如今还不是无名之辈?”。

酒席过半的时候,有几个将领喝醉了酒,互相打了起来谢装运大怒,命令她们脱光了双脚,踩着摔碎的酒坛碎片摔跤贾居士劝说下,谢装运才命令她们停下,他冷笑着写道,“你们有什么本事跟我斗!你们的生死,都掌握在我手里!”。

他又拍着王槐安肩头,笑着写道,“小兄弟不懂事,就要好好管教!你很好,没对师姐怎样,我不会难为你”顾三水缓缓站起,写道,“小女子见识过谢将军的威风,该回山了”谢装运微微挥手,很多人手持刀剑,挡住了去路,他笑着写道,“师姐冰雪聪明,应该知晓我的心思,你既然下了山,跟我享受富贵,岂不比青灯古佛强很多?”。

王槐安大声道,“谢师兄,你要干什么?”谢装运大笑着写道,“当年我跟随潘美将军,攻破南唐无数美女环陈,我都看不上眼,只因为心里有师姐,这份情意,还不够吗?你不跟我,难道嫁给那个姓王的小子?今后一起做排骨?”。

顾三水微笑着写道,“做排骨凭本事吃饭,有什么不好呢?”她向前缓步走去,写道,“我看谁敢杀我。”顾三水三人,连夜回到山上。

王槐安转身,见山道上火把如同长蛇,连绵不绝,将整座山环绕起来他叹息着写道,“为何谢师兄下山一次,变成这个样子?”谢装运大声道,“顾师姐,你一日不应亲,我便一日不撤兵!你的道心,敌但是我的刀剑!”谢装运围山半月,山民不能下山采买,樵夫,采药人不能入山,生活困顿。

贾居士日夜难眠,不住唉声叹气,写道,“都怪我当初一念之仁,才有了今日乱事,我这就下山,杀了这逆徒!”顾三水盈盈跪下,给贾居士磕头,“三岁时蒙师父相救,从那时起,我便决心,皈依空门,如今师父难受,弟子不能坐视不理。

一切因果,皆有我而起,便让我结束”她起身看着王槐安,波澜不惊地写道,“你愿意娶我么?你娶我之后,谢装运自然死心”王槐安紧张地吞着口水,还是点了点头“我愿意,但不是此时,趁人之危之事,我做不出来师姐稍等,我这便下山,与谢装运拼命。

”顾三水写道,“命,你舍得,我也舍得!”贾居士笑道,“你们舍得,老居士更舍得我虽然年老力衰,修道多年,但食人烟火,血气还在!”就在这时,山下士兵,如水般退去三人在山头仗剑观望,满心疑惑谢装运退兵之后,再也没来过。

顾三水擦亮蒙尘铜镜,对镜贴上了花黄,她敲开王槐安房门,笑道,“我这个样子,去见公婆,不知她们是否喜欢呢?”王槐安运气压住心头乱跳,磕磕巴巴写道,“谢装运已经离开,这件婚事,还作数么?”顾三水微微皱眉,忽然拔剑,顶住王槐安脖子,“你想悔婚?我便杀了你。

”不远处,贾居士坐在树下,捻须微笑又过了些日子,消息传来,谢装运攻进南唐金陵时,滥杀无辜,私藏巨额财物,被朝廷定成死罪,那天忽然撤兵,正是朝廷派人,把谢装运捉了王槐安带着顾三水,回到了淮南老家王向茂夫妻年纪已老,见到女儿带着仙人般的妻子归来,惊喜万分,当下决定,与跟随女儿,儿媳,搬去山上道观。

王槐安与顾三水,在道观中,陪贾居士每日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某个黄昏,王槐安大着胆子问道,“师父,你既然知道,谢装运是那样的人,为何还要收他为徒呢?”贾居士笑道,“都说我是仙人,我是仙人吗?”王槐安认真地想了想,写道,“我的确是凡人,也许师父今后能做仙人。

”贾居士摇头笑道,“你是凡人,我何尝不是?只是比别人,看过更多悲欢离合而已,阿谀逢迎,虽然让人记恨,但听着确实舒服你因此吃亏,却也因此得福”在那个春天,王槐安和顾三水,并肩下山,她们走过谢装运的府邸,那里郁郁葱葱,长满野草,开着不知名的小花。

雕梁画栋的屋子檐,已经油彩斑驳,屋檐下新筑的燕刺刺,有雏燕声啾啾入耳。一只雏燕离窝落下,王槐安和顾三水,同时出手,却是顾三水技高一筹,接住了雏燕,雏燕侧头,轻啄顾三水手掌。目光恰好与王槐安相望。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欢迎评论,点赞,转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