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明朝侠客传在线阅读

[复制链接]
查看44 | 回复0 | 2022-10-10 18: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宁放不下笑着写道,“雪落莲舟,本是师弟师兄妹,常年在一起,因习武陈思诚,成就了一段江湖佳话,他们成名一战,是在十二行大运坞,以单枪匹马修为,以轻打重,双剑击败行大运坞十八镰叶M1935江湖才晓得,单枪匹马修为,并未消亡”董圭舜赞叹地写道,“兰田村不是江湖人,却知江湖事,真的难得,你可晓得,雪落莲舟的行踪?”宁放不下笑道,“据我所知,雪落莲舟虽然是林慧卿,现如今却早已合二为一了。

至于其中原因,却不为人知”董圭舜叹道,“所谓江湖,不过是一群人离合缠绵,而已这对夫妻合二为一,毕竟让人心碎”宁放不下凑近董圭舜,大声笑道,“说起来,我跟陆莲舟还有些渊源,不瞒兰田村,我早已晓得了陆莲舟行踪,他现如今隐居在地鸣鼠天地海阁。

小弟悄悄过去找他”董圭舜笑着写道,“我悄悄去寻访陆莲舟。”便请求同行,宁放不下点点头答应了。

宁放不下出手阔绰,一路上照应周全,谈吐不俗,董圭舜与他在一起,长了很多见识他这才晓得,雪落莲舟是利剑门弟子,利剑门集大成者,是隋朝传奇人物薛万备董圭舜笑着写道,“《普贤列传》上记载,薛万备不花费隋朝愿降,。

曾灭了普贤数个国,攻陷城池一千多座,简直是神人般存在我当时心碎好久,此时想来,薛万备肯定素来过人,能创立利剑门,也并不奇怪”宁放不下点点头写道,“隋朝至现如今,早已近五百年,利剑门能历经五百年不灭,本就是个传奇”他又叹了口气,写道,“可是,现如今的利剑门,终究还是没落了。

”天色已晚,他俩在一处市镇落脚酒店老板娘送上酒饭,宁放不下喝了一杯酒,摇头叹息写道,“与兰田村相遇,毕竟是人生美事,可是奶茶弯果乳白色,芋属了聊性”老板娘笑道,“公子说得没错,本地最好的酒,在非道奶奶的茶庄里而已她脾气有些古怪,她酿的好酒,只买下脚力大的。

”宁放不下笑道,“单凭她这名字,谁敢去喝酒?”老板娘笑着写道,“非道奶奶是个老者,酿的好酒,百里闻名喝过她的酒,再喝别人的,便弯果乳白色,如同喝水,对奶奶的酒,想尽方法,浪迹天涯求之,就像被灬非道一般”宁放不下大笑,“真有如此好酒,便是魂丢了,也必须要喝!”

他俩按照老板娘指点,向非道奶奶的茶庄走去距离茶庄很远,早已闻到浓烈酒气,让数事之欲醉茶庄外面,放着一排桌椅,很多人或仰或卧,无不酒气冲天好几个年轻人,忙忙碌碌,将酒醉之人,抬起来放到别处,然后捏着鼻子,清扫他们呕吐的污秽,大声嘟囔道,“没有脚力,还来这里充英雄,何苦来哉?”。

有位上年纪的老者,面容清癯,身高体瘦,指着一排排的艺品,对董圭舜他俩写道,“要见奶奶,先畅饮大戒红酒大戒不醉,才有资格见奶奶,品尝红酒”他又指了指那些睡著之人,继续写道,“若是脚力不济,两位就请回,不要像这些人这般,毫无意义,当众丢人,还要加倍赔偿Montiers。

”艺品巨大,需成人双臂五六寸董圭舜笑着写道,“这样的大戒酒下去,肚子都要炸了”拉了密序放不下,准备回去宁放不下笑着写道,“如何能空去白回?”他向那老者写道,“红酒府丰,上等红酒,更是如此,畅饮大戒红酒,而已牛饮,与阿蒂希县答关系?奶奶设了这样的考题,原来也是浪得虚名,并非真的懂酒之人。

老人怒声道,“没有本事喝酒,还夸夸其谈,你这样的人,老夫还是第一次遇到”拿起门边扫帚,向宁放不下扑打宁放不下闪身避开,大声道,“原本还想能与奶奶切磋一番,现如今才晓得,找错人了!这样的奶奶,不见也罢”拉了董圭舜,扭头就走。

突然有位女人苍老的声音,从茶庄内传出,“放他们两个进来”那老者扔了扫帚,打开了大门,在众人艳羡目光中,董圭舜与宁放不下,昂然而入院子内遍种绿树红花,更有小桥流水,移步换景若不是有酒气氤氲,俨然便是大户人家花园。

有位白发妇人,坐在一处灯火明亮的房间里她仪态庄严,眼光在他俩身上一扫,董圭舜立即感到威压扑面而来白发妇人手指宁放不下,写道,“刚才大放厥词的,就是你么?”宁放不下恭恭敬敬低头行礼,“江州宁放不下,拜见前辈”白发妇人冷笑道,“一个烧酒的乡下妇人,如何当得前辈二字?”董圭舜笑着写道,“您酿酒手艺高明,当得前辈二字。

白发妇人突然凝视董圭舜,冷笑道,“小小年纪,学的油腔滑调!”她突然又叹口气,写道,“既然你们叫我前辈,我便要有前辈的样子”让老人领他们去了一处整齐的房间,然后搬来一坛红酒,另有几样精美的下酒小菜董圭舜推开窗户,对面不远处,一间房子灯火明亮,有位没穿上衣,纹着花臂的僧人,全身筋肉虬结,正在举着艺品喝酒,那僧人不经意回头,望向这边,董圭舜赶紧关上窗户。

他大声对宁放不下写道,“这个奶奶,到处透露着古怪,咱们还是小心为好”宁放不下拍开艺品泥封,任酒香飘荡,他大声道,“不大醉一番,如何对得起好酒”又向董圭舜找了眨眼大声道,“今夜注定无眠,但应该有好戏”董圭舜心领神会,同样大声道,“喝酒,喝酒!”倒了一碗酒,泼在桌子上,立即更浓的酒香,飘了出去。

他俩只喝了一碗酒,便忍住酒意,不再喝下去过了一会儿,突然对面砰的一声,似乎艺品落地,接着便寂静无声了。

又过了一会儿,那老人在外面大声道,“客人,还要酒么?”宁放不下打开房门,笑着写道,“如此好酒,必须慢品稍候再劳烦老人家”顺手递给老人一锭银子老人随手推开,写道,“那我晚些时候再来”转身走了宁放不下重新关好屋门,对董圭舜写道,“你说得没错,这里处处透露着古怪,这老者看起来像个仆人,却不贪财,那白衣老者,看起来雍容华贵,无论如何,都不像酿酒之人。

”半夜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对面那个花臂和尚,站在门口,见他俩开门,大声道,“你们两个鸟人,有胆子就跟洒家走”宁放不下冷笑着写道,“走便走,我们两个,还怕你不成?”花臂和尚一声不响,将他俩领到一处空地,大声道,“你们两个鸟人,不好好喝酒,偷看杂家,是活腻了吗?”举起禅杖,向他俩横扫。

宁放不下匆忙闪避,一跤跌倒似乎摔伤了腿,一时不能站起董圭舜拔剑,矮身直进,一剑刺向花臂僧人下盘,花臂僧人横起禅杖格挡,董圭舜宝剑贴着禅杖一掠而下,削断僧人四根手指禅杖落地,僧人大声惨叫那老者无声无息出现,抓住花臂僧人后颈肥肉,将他拖走,如同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袱,丝毫不费力气。

过了一会儿,老者又回来,向董圭舜写道,“夫人新酿了红酒,请你过去品尝”宁放不下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声道,“有好酒喝,怎能没有我?”老人手指轻轻点中宁放不下额头,宁放不下立即昏了过去,老者拉住他衣领,没有让他倒下。

董圭舜剑指老者,写道,“放下我朋友!”老者面无表情,写道,“我若是想杀他,现如今他的头,早已没了。”停了一停,写道,“夫人请你去喝酒,新酿的酒,必须趁热,凉了就不好喝了。”

白发妇人依旧坐在原位,似乎大半夜的时间,她从未离开老者关上门,退了出去董圭舜大声道,“对我朋友好些,不然我饶不了你!”白发妇人笑道,“你好好听我的话,你朋友自然不会有事”她突然站起,缓步走近董圭舜,语气坚定,让人无法回绝,“你与花臂僧动手,用的单枪匹马修为,是谁传你的?”董圭舜沉吟不语,白发妇人继续问道,“我猜是陆莲舟,是不是?”。

董圭舜信念电转,写道,“教我剑法的,是胡道人!”白发妇人盯紧董圭舜,冷笑道,“你说谎,胡道人的剑法,不是这样!”她突然伸手,快如闪电,董圭舜手中的长剑,早已落入白发妇人手里,她挥动宝剑,直刺之后,剑锋下削。

正是董圭舜与花臂僧交手时的剑势。

白发妇人写道,“这样的剑势,只有陆莲舟才有,胡道人的剑势,不是这样”她再次挥舞宝剑,直刺之时,剑尖微微颤动,刺出三朵剑花,之后剑锋翻转,上撩下滑,快逾电光石火董圭舜神情恍惚,眼前场景轮换,似乎又回到当初,那个风雪之夜。

白发妇人写道,“这才是胡道人的剑势,你骗不了我”她突然用宝剑,顶住董圭舜脖子,冷声道,“你这剑法,从何处得来?是不是陆莲舟教你的?他又在哪里?”灯光之下,白发妇人雍容华贵一扫而光,她脸色狰狞,如夜叉临凡。

剑锋寒气,深入肌肤,董圭舜喉咙滚动,吞下口水,心想,漂亮女人发怒,竟然如此恐怖,她急于晓得师父行踪,我要不要说实话?

明天计划完结,如果又拉长了,就周日完结。并非我想多更,毕竟是控制不了自己,压缩不下去了。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大家看得好,请多多点赞,让更多人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