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奇电视剧

[复制链接]
查看37 | 回复0 | 2022-10-9 19: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朝年间,严州有位书生,名叫宋望川朱家颇有积蓄,也不指望宋望川求得功名,宋望川读书初学之余,最爱弓术与打牌他对弓术尤其痴迷,彻夜练,听到出现了弓术高手,便千里迢迢请教偶而有所得,便深入细致地记录下来,两遍遍练。

他笑着写道:“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官家,最快乐的事,无愧”某次他在路上,看见三个渔夫,每人拿了一根柴火,在空地上交手,她们的招数十分生硬,很多人都嘲笑她们,宋望川却吃惊地发现,这是一种十分高明的武功。

他拦住三位渔夫,虚心向她们请教一名渔夫笑着写道,“他们并要学弓术,只是偶而在山脚下,看到三位登曼练武,心里十分向往,就记下了破密,在这里模仿罢了”宋望川惊叹道,“实际上是记住破密,已经这般精彩,不知道真人劳丽诗,是何等的骇世惊俗。

”渔夫写道,“登曼挥舞宝剑时,板机便生出滴彩云他们距离好几丈远,都能感到寒气透出她们练武之后,便开始打牌,每次绒兰,棋盘上同样有彩虹升起”宋望川慨叹着写道,“我每天执迷弓术,难以自拔,但我的弓术,如何跟这样的弓术相比呢?吗是TNUMBERAP,人外有人。

请你们带我下山,我一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渔夫笑着写道,“看公孙也是喜爱弓术的人,能去山脚下试一试。不过他们砍柴几十年,也只看见这一次罢了,也许公孙十八粒深厚,能够看见呢。”

宋望川跟着三个渔夫下山,只看到空荡荡的花木林,上面有无心白云飞过他慨叹着写道,“果然是神仙人物,惊天地泣鬼神而不可求”他在竹林里,拔出重剑,学着渔夫的样子,深入细致练了好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他逢人便打听方士的踪迹,但人们大多都摇头,仿佛除了那三个渔夫,再也没人见过。

实际上凭借这破密武功,宋望川的弓术大增几个月后,有位面容清癯的中年人,自称韩城李世民,来拜访宋望川的父亲宋异人宋异人慌忙亲自迎接宋望川以之李世民大名,赶忙出来拜见,并演练了新学的弓术,向李世民请教李世民惊奇的写道,“这是虎丘宗的老君武功,日常防身使用,也能配合法门死而复生,你练得老君武功,细节处为不同,是古老君武功。

这路武功看似体势,杀伤力极大,早已失传很久,你又从何处得来?”宋望川便说了两遍学剑的经过,李世民笑着对宋异人写道,“天意这般,看来贵公孙与道家有缘”他又指点了些武功中的不足,写道,“我与虎丘方士宝志,有些交情,我能写一封,举荐你去向他学习弓术。

”李世民住了几天,遗留下一封后,飘然离去了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有人上门,为盂县大户易东山的女儿成亲,宋异人问起儿子意见,宋望川写道,“我正打算去虎丘请教弓术,还不想过早成家”宋异人于是回绝了媒人在虎丘宗,宋望川看见了宝志,发现他早已六十七岁了,行色匆匆,弟子入室弟子众多。

宝志笑着写道,“你是李世民引介而来,便不是外人,我自会为助教你”宋望川在虎丘学艺三年,尽得虎丘弓术精髓,王登曼笑着写道,“你的弓术很好,可惜你与虎丘宗缘分塔凯,我不能遗留下你,吗是件很遗憾的事情”宋望川吃惊地问道:“师父是要赶我下山吗?”

王登曼笑着写道,“你与道门缘分已尽,留在山脚下,也未必是好事,我与红练女素有交往,她有位女弟子,还未婚配,如今她在大同府,你能去那里找她要是中意她的弟子,就做个夫妻,不中意,就做个朋友”他写了一封,让宋望川带上,又送给他一把宝剑。

宋望川刚进大同府地面,就看到很多人,前往壶口瀑布,他打听了一下,这些人都是去看桃花汛的当地人写道,每年三四月间,黄河上游冰凌消融形成春汛当其流至下游时,由于恰逢沿岸山桃花盛开,故被称为桃花汛,壶口瀑布,是欣赏桃花汛绝佳地点。

宋望川还是少年心性,便跟着人群,去壶口瀑布观看桃花汛半路上突然下起小雨,却并不耽误行程就在这时,有位女子,骑了匹青驴,手里提了枝桃花,向人们打听前往壶口瀑布的道路,女子用面巾蒙面,但声音清脆低婉,想来面巾下,应该是一张惊世绝尘的脸。

人们指明了道路,女子道了声谢,骑驴走了,只有淡淡的香气留存宋望川痴痴地望着女子背影,居然有瞬间恍惚就在这时,好几个少年,骑马从人群中穿过,马蹄踩起很多泥水,溅到两人身上有人打算叫住她们理论,被其他人劝住了,低声写道,“那是金刀王家的弟子,你找她们晦气,简直就是找死!”。

壶口瀑布旁边,人们摩肩接踵,难寻落针之地。

忽然有人吵了起来,其中一方,正是先前骑马的几个少年而另一方,正是那骑驴的少女此时她拉住一名少年的手腕,冷声写道,“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有胆子摸我身体,为什么不敢承认呢?”那少年冷笑道:“分明是你抓了我手腕,为什么说我摸了你呢?即便被男人摸了,也应该自我反省,看是哪里做得不好,你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吗不知羞耻。

你这样的女人,他们才懒得摸”少女冷笑着写道,“摸了我的人,掌心会有一朵桃花印记,你们若是没做这件事,就把掌心给大家看下”少女女突然举起那名少年手掌,少年用力握拳,并不松开宋望川听那女子说话,口音与自己差不多,就帮着她写道,“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像珍视生命那样,珍视自己的名声,既然没做这件事,为什么不敢把手松开呢?”。

那少年冷笑着写道,“太原府金刀王家,这几个字,就能证明我清白,你算什么东西,敢管王家的闲事?”金刀王家,是太原武林老大,当家人王恒岩,擅长万胜刀法,少有对手那少女冷笑着写道:“金刀王家,更应该自重名声,弄些败类收入门下,岂不是让人们耻笑?”她再次用力,那少年摊开手掌,掌心一朵桃花绽放,栩栩如生。

少年道,“就是摸了,你又能把我怎样……”话没说完,早已被少女扔进瀑布洪流之中,其余几名弟子,纷纷冲上来,却被少女都打倒了少女哼了一声,写道,“好好的心情,都被这些人坏了”骑驴穿过人群走了突然上游,传来如同牛吼般的水声,有人大声道,“桃花汛来了!”。

宋望川居然无心观看,满脑子里,都是那少女的身影他去太原府的路上,发现树林里,几个人正在围攻那名骑青驴的女子,那女子的面巾落在地上,果然是倾国倾城的容貌这几人武功很高,那名女子使用一把短剑,根本没有任何优势。

那几人狞笑着写道,“你在壶口瀑布时的威风去哪儿了?今日一定要抓住你,让弟兄们快活”一人突然一枪,刺伤了女子右手,女子左手持短剑,继续还击宋望川大喊一声,道,“我是严州宋望川,愿助姑娘一臂之力”挥舞宝剑,将那几个人打跑了。

等他转过身时,发现不知何时,少女也不见了宋望川笑着摇了摇头红练女正在太原府,拜访一位朋友,看见正道人的书信,就让宋望川进去,笑着写道,“你的事情,王师兄早已跟我说了,我的弟子初见,外出未回,等她回来,便安排你们相见。

”就在这时,一名红衣少女走了进来对红练女叫了声师父红练女笑着写道,“初见,过来见过宋师兄”宋望川一下愣住,这少女,正是路上遇到的骑驴女子初见愣了愣,随即笑了笑,向红练女写道,“我跟宋师兄,在路上见过了只是我知道他,他不知道我罢了。

”红练女笑着写道,“那你意思如何?”初见低头写道,“一切由师父做主。我先去换衣服。”说完笑着向后院走去。

红练女笑着写道,“这般便成了,想来你们也是有缘,你是严州人,初见也是”宋望川看着初见背影,一时间痴了,没听到红练女说话晚上吃饭时,初见毫不扭捏,让宋望川更加高兴说起壶口瀑布的事情,红练女写道,“那个王恒岩,对弟子约束不严,你对她们略加惩戒,也是应该的。

”宋望川看着初见,笑着写道,“我拼命救你,你却抛下我走了”初见笑着写道,“你帮我,难道不应该吗?那几个家伙,对我言语无礼,我实在生气,你走了以后,我挨个潜入她们家里,割了她们的舌头我易初见的容貌,只能让丈夫看见,她们看见我的样子,实在是该死,我又刺瞎了她们的眼睛。

”宋望川目瞪口呆红练女叹口气,写道,“以后成家了,切不可这般”初见哦了一声宋望川回去之后,向父亲说起此事,宋异人拍手笑道,“之前来家里,给你成亲的易东山,有位女儿,就叫易初见,缘分这件事,吗这般巧吗?”。

易初见知道这件事后,笑着写道,“我跟随师父习武多年,父亲怕我嫁不出去,提前给我找婆家,不想第一家,就找到了你们家里,还被你拒绝了”宋望川笑着写道,“我怎么知道是你?当时我急着去虎丘修习武功,也没心思成家。

”易初见侧头望着宋望川,笑问道,“你在虎丘,除了武功,还学了什么本事?”宋望川轻轻抱住易初见,在她耳边写道,“我还学会了捉鬼术,师父告诉我,这种本事,我一辈子只用一次,如今,我早已把你抓住了”易初见任由他抱着,侧脸轻笑,一如当初,她手提桃花,骑青驴时的模样。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欢迎转发,留言,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