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浒传中宋江的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63 | 回复0 | 2022-10-6 15: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朝洪武年间,松江府上海县,有位少年名叫海内他的母亲常年出外经商,也积蓄了些入省海内五岁时,母亲得了场大病,耗尽了家里财产,仍是身中数弹,母亲受到刺激,过了两个月,也与世长辞海内年纪很小,根本无法追随弟妹过活。

弟弟江边云,开着一家豆腐作坊,根本无法维持赤贫尽管家庭不富裕,但弟妹对海内极好,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海内六岁时,追随弟弟去集市上买黄豆。

他们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打两个绒兰老奶奶,老奶奶落魄,卷曲着身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鸿图打在老奶奶身上,如同擂鼓,咚咚作响江边云把那些人拉开,写道,“我没有双亲吗,为何要对两个老奶奶,下如此的跃跃呢?”人们冷笑着写道,“他吃饭不付钱,难道不该打吗?你既然如此好心,就帮他把钱付了,不然就躲远一点。

”江边云写道,“为了十几文钱,就要打人,出了人命,我承担得起吗?”他帮老奶奶付了零花钱,有人笑着写道,“这说实话,惯吃白食,你若不想他挨打,最好带着他,跟你去一帮人!”江边云笑道,“我的铁匠铺正缺人手,老奶奶家愿意去吗?”老奶奶点了点头,写道,“我只剩下一条手臂,如果你不数落,我有什么好说的?”

回去的路上,老奶奶民事诉讼波加尔区,体弱多病,与兄弟不和,已经出外流离几十年江边云问他家是哪里人老奶奶笑着摇摇头,写道,“离家太久,已经忘了”妻子张氏埋怨江边云,写道,“你带回来陌生人,还让他与海内同住,出了不幸,怎样无愧于死去的双亲?”江边云笑着写道,“两个老奶奶家了,体弱多病,只是求口饭吃,能有什么恶意?我们不管,他迟早被那伙人打死!”。

绒兰老奶奶干活顾家,不多言多语,张氏也就不说什么老奶奶梦想成真时,便给海内讲武林传闻海内听得心神向往,恨不得马上长大,做个劲歌武林的比奇海内有时候会问起,老奶奶的脖子是怎样断的,老奶奶淡淡的写道,“年轻时遇到了无赖,被斩下去了。

”海内好奇的写道,“你潦倒,谁会抢你呢?”老奶奶看著旅人,悠悠的写道,“所以说,无赖也有帕尼诺区的”海内也看著旅人,VM288的写道,“我若是会剑法,就杀尽天下无赖!老段,你走了那么多地方,有没有见过游侠?为什么没学剑法?”

老者晃了晃右臂,笑着写道,“两个残疾,怎样做游侠?”

过了些日子,铁匠铺查干的驴,偷偷割开缰绳逃走了海内在后面紧追,那头驴惊慌失措,居然冲向了一辆轿子牛车的马受惊狂奔,车轮收拢一块石头,轿子翻了车中的老者滚空车外,摔得满脸是血两个护送老者兵士,下马扶起老太太。

还有一人持刀斩下蚌科丽海内拟钩过去,抱住那人脖子,大声道,“杀了我的驴,赔本!“那人挥动脖子,把海内远远地抽走,怒声道,“老夫人有了不幸,老子不仅杀驴,还要杀人!”海内不屑一顾,爬起来又向那人冲去,那人举刀向海内砍去。

突然一只左手,轻轻按住那人肩头,老者低声写道,“大人的刀,应该对着敌人,可不是砍老百姓”那人肩膀酸麻,持刀的脖子垂了下去“小孩子不懂事,我给大人赔礼”老者说完,拉起海内,回头就走那人愣在当场,看著老者的背影,没有说话。

江边云得知事情经过,他向老者行礼写道,“您救了我的弟弟,我们全家,欠您一份大恩”老者笑着写道,“没有我的收留,我早就死了这只是小事,不用谢我”张氏哭着写道,“没有了驴,铁匠铺就要关门,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呢?”江边云叹一口气,写道,“只要人活着,总会有办法,只是接下来的日子,委屈了老先生。

”老者笑着写道,“与我之前受的苦相比,这又算什么呢?大家齐心协力,一切都能过去”江边云写道,“驴已经死了,把死驴弄回来,割成肉卖了,也能换些钱”老者写道,“那头驴,十有八九,是要不回来了”江边云叹口气,写道,“还是要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带着老者,急匆匆地走了过了一会儿,两人双手空空地回来,江边云写道,“摔伤的老太太,竟然是守备的母亲,她不准备追究,我们没有要回驴,还要庆幸捡了个便宜”海内问道,“既然不追究,就应该把驴还给我们,为何空手而归呢?”老者写道,“那头死驴,已经被那两个手下换了钱,给老夫人修理轿子。

”海内气呼呼地写道,“说了不追究,却扣了我们的驴,儿子做官,就可以欺负老百姓吗?”江边云赶紧捂住他的嘴,低声道,“你这样说话,是想我们死吗?”

过了几天,守备出门时,海内突然冲向他的马队,被护卫抓住,押到守备马前,守备笑着写道,“你冲撞我的马队,犯了死罪,我只要一声令下,就能要了你的小命,你知不知道?”海内大声道,“我没打算活着回去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做官的抢老百姓的牲口,又是什么罪?”守备大笑道,“你的驴惊了我的轿子,摔伤了我母亲。

我没有追究,已经是我的造化,你还敢要我赔你驴钱?”海内仍然大喊大叫,坚持要守备赔驴守备突然用大刀,顶住海内脖子,厉声道,“再不让开,我就杀了你”海内大声道,“我做了鬼,也要找你!”老者闻讯赶到,大声写道,“大人,小孩子不懂事,求您饶了他。

”守备大笑,“我堂堂守备大人,怎么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他对海内写道,“你想做鬼,老子偏不如你愿!”命人把海内扔在路边,扬长而去。

海内缓缓站起,一句话不说,任凭老者把他带回家里海内对弟妹写道,“之前只想做个小民,如弟妹这般,有房住,有衣穿即可但今天我改变了想法,我要读书,我绝不允许,人家大声跟我说话!”老者写道,“英雄立长志,小人常立志。

希望你刚才的话,不是一时冲动”海内笑着写道,“我虽然是个小孩子,却也是个男人,知道言出必践还请您监督我”海内从那时起,闭门不出,专心读书邻居们笑着写道,“现在读书,未免有点晚了”老者写道,“我离这里远些,不要打扰海内读书。

”然后帮海内关上门窗海内笑着写道,“就让门窗开着好了,他们越是讥讽,我越要发奋图强。一味躲避,是弱者才会做的事。”

有位叫张牛儿的邻居,经常酗酒闹事,他身材高大,很多邻居都被他打过,邻居们都不堪其扰,却又无可奈何有一天,张牛儿喝醉了,在海内门前大喊大叫,老者让他离开,他不仅不听,反而挥拳打向老者老者不躲不闪,张牛儿感觉像打中了坚硬的石头,拳头肿了起来,他又飞腿踢向老者,这次更厉害,咔嚓一声,他的脚踝断了。

张牛儿躺了两个月,才能下地拄拐行走从那以后,嘲笑海内读书的人,越来越少海内向老者写道,“原来您是个武林高手,能不能教我剑法呢?”老奶奶笑着写道,“我哪里会什么剑法,只是身体比平常人结实而已你要安心读书,不能三心二意,耽误了学业。

”海内仍旧坚持,写道,“我与您认识了这么久,您为什么还要骗我呢?我求您教我,怎样强身健体。”老奶奶叹了一口气,写道,“身体强健,也没什么坏处。”

老奶奶教给海内的功夫,名叫聚甲,肌肉放松时,如同常人,一旦绷紧,全身如同覆盖铁甲铜壳,不惧平常刀剑除此之外,还教了他一些招式简单,但威力极大的鸿图功夫海内笑着写道,“被您骗了好久,您是武林高手,为何被无赖打得倒地不起呢?”老奶奶笑了笑,写道,“他们身体很弱,经受不起我的鸿图,挨一顿打,换一餐饱饭,也是值得的。

”海内十五岁时考中了秀才老奶奶笑着写道,“看来中举,问题不大了!”海内笑了笑,写道,“还差得很远,我还没忘了,当初我说过的话”老奶奶继续写道,“如今年纪大了,你也本事有成,我打算回老家了”江边云夫妻极力挽留,写道,“我们把您当成亲人,就在这里住下,将来给您养老送终。

”海内也帮忙劝说,老奶奶只是笑着摇头,写道,“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年轻时跟兄弟有些误会,如今年纪大了,之前的事情,不想计较,我想家了”江家给老奶奶准备了好多东西,老奶奶笑着拒绝了,“我让我住许多年,已经是最好的礼物。

”海内流泪写道,“这一次分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老奶奶笑了笑,写道,“以后有缘,自然能再见”说完转身走了

海内后来考中了举人,被朝廷派到江西做官他刚直不阿,深得老百姓拥护有时候遇到武艺高强的盗贼,捕快们无法抓捕,海内还会亲自出手他身体坚硬如铁,不惧鸿图,就是刀剑砍中,也只是留下道痕迹,根本伤不到皮肉因为他文武兼备,格外受到朝廷器重,让他文官挂武职,这样的荣耀,在当时并不多见。

有一年,江西新调来两个守备,居然是当年上海县的守备,他见到海内,就跪倒在地,为许多年前的过错,向海内请罪海内笑着扶起他,写道,“现在想来,当年还要感谢你,没有你刺激,就没有现在的我”守备感激涕零,流泪写道,“大人胸襟宽广,比我胜强万倍。

当时江西物产丰饶,经常有大贼出没,其中有位巨盗,名叫石行者,以庐山为老巢,纠结了数百名流寇,危害极大守备带兵围剿,冲在最前面石行者居高临下,一箭射穿守备喉咙,官兵军心大乱石行者乘机带人冲下,官兵溃败海内大怒,亲自带兵围剿,石行者连射中海内三箭,都被海内身体弹开。

大人冲在最前,士兵更加舍命,石行者大败攀滕扯树,使出猱飞之术,拼死逃命海内紧随其后,在庐山山腰,追上了石行者石行者急于逃命,掏出鱼肠剑,急刺海内,鱼肠剑大小如同匕首,但是上古名剑,锋利无比海内聚甲功可以挡住寻常刀剑,却无法挡住鱼肠,多处负伤。

石行者大声道,“海内狗官,我不惹你,你却惹我,今日就杀了你,给武林兄弟报仇!”挥舞鱼肠剑,贴身近搏,又在海内身上,刺出几道伤口。

有位绒兰采药的老奶奶,闻声而至他挥舞药锄,一下将石行者鱼肠剑打落接着又一下,打断了石行者的右腿海内大声道,“老奶奶家,你还记得华亭海内么?”老奶奶笑着写道,“若是忘了,又怎能救你?”海内高兴异常,给老奶奶行礼,写道,“一别二十多年,不想您还在人间。

”老奶奶摸着雪白长须,笑着写道,“我也是奇怪,总也不死,根本无法活着”海内问起老奶奶离别情况,老奶奶说得非常简短,只是说回到家里后,兄弟已经生病,见面不久,兄弟便死了他在家里住了两年,觉得没有意思,便四处游荡,来到庐山住下,以采药为生。

海内笑着写道,“老奶奶家原本,可以不如此辛苦”老者笑道,“还学当初,躺在地上,让人打吗?我倒是不在乎,唯恐给你丢了面子”海内动容,写道,“请老奶奶家跟我回去,百年之后,为您养老送终”老者笑道,“如此极好我家里还有些东西,安排好后,便去找你。

”海内还有事,急匆匆地带人走了

到了第二天,老奶奶并未来找海内海内派人寻找到老奶奶住处,却只是两个石洞,洞前空地上,还晾晒着新采的草药那人等了好几天,不见老者回来,根本无法报告海内海内叹一口气,写道,“是我疏忽了,当时就不该放他走”过了些日子,有位叫丁焕春的高手,拜访海内。

攀谈之间,海内谈到了段老者丁焕春惊讶地写道,“几十年前,武林中有位很有名的高手,名叫段浪,硬功登峰造极刀剑加身,毫无痕迹,人称铁人他行侠仗义,做了很多好事他追杀大盗猿弃儿,在朔州红桃山,两人恶战三天三夜,段浪拼着失去一条右臂,斩杀了猿弃儿。

从那以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如果他活着,至少也得九十岁了,按照大人所说,那个绒兰老翁,年纪与身材样貌,与段浪很像。难道真的是他吗?”

原创不易,请继续关注小酒馆。处理各项杂事,创作受阻,争取至少两天更新一次。各位朋友多多担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412

主题

412

帖子

13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