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一位侠客传奇

[复制链接]
查看43 | 回复0 | 2022-10-4 11: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月天气,流金似火少年叶黄珏坐在野草当中,垂钓池塘中野鲤叶黄珏自幼家贫,父亲终日劳作,也仅能温饱叶黄珏四五岁时,帮人家放牛,他深知家里困难,放牛时便会钓鱼来卖,补贴家用有天午后,青苍苍的天空,突然堆满鱼鳞似的云朵,不多时风雨同至,平地起河流。

叶黄珏无处躲雨,索性摘了朵荷叶,顶在头上,观赏雨景半个时辰后,风停雨歇。荷花经雨水冲洗,干净得耀眼。映着天边彩虹,美得不可方物,叶黄珏看了好久,不忍心离去。

叶黄珏在集市上卖鱼时,发现有人卖荷花图,价格比他的鱼高了很多看着卖画人手提大串青钱,叶黄珏吞了吞口水他第一次用卖鱼的钱,买了水粉笔墨纸张叶黄珏学着画荷花,刚开始并不像,转过年来,叶黄珏画的荷花,比之荷塘中的荷花,只多了一张纸。

他忐忑不安,将荷花图拿去集市,居然被一抢而空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青钱,叶黄珏信心大增,过了几天,他又画了荷花去卖,发现有人正在翘首以望到了后来,人们上门买画,还有人提前下了订金叶家境遇,也因此极大改变,叶黄珏画画之余,若是有了闲工夫,仍去放牛,人们偷偷笑道,“虽然会画几朵无骨的荷花,骨子里却还是个放牛的!”叶黄珏只笑了笑,并不解释。

叶黄珏放牛,并不妨碍他的名声,越来越大有一天,当地大户胡丞衍,派人给叶黄珏送来请帖,言道新建了一个园子,十日后开园,邀他参加胡丞衍本身不学无术,偏偏生了两个儿子,学得满腹经纶,都在官府做官,依靠儿子势力,胡丞衍胡作非为,恶名远播。

他喜欢大兴土木,砖瓦木料,极少花钱采买,看到村民房屋有合适的,便强拆下来运走叶黄珏不喜应酬,更不齿胡丞衍为人,便婉言拒绝,来人笑道,“老爷吩咐了,叶先生务必到场,听说您是画无骨荷花的高手,老爷还想请您赐画。

”叶黄珏愈加反感眼见时日迫近,叶黄珏心情焦躁,无心作画。有人上门求画,都被叶黄珏拒绝了。

叶黄珏听人说起,几十里外,有许多荷花盛开便前去观赏赏荷人群中,有个白衣少年,提着一个细长的绸袋,气质不凡,面色高冷,众人面对各色荷花,各种溢美之词频出,少年只是偶尔点头,不置一词不想云生东南,叶黄珏有了经验,便提前去凉亭里躲雨。

白衣少年同在凉亭下避雨,众人都小声谈话有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拿了一管竹笛,吹的乱七八糟,众人侧目而视白衣少年笑了笑,打开绸袋,取出一支湘妃竹笛,吹奏起来笛声宛转悠扬,众人纷纷鼓掌喝彩白衣少年非常得意,那个小孩子面露惊喜,向白衣少年道,“您吹笛子的本事很高明,可以指点我一下吗?”。

白衣少年摇头道,“吹笛子需要天赋,你悟性太差,根本教不会。”小孩子非常失望。人群中有个青衣的老人,闻听此言,冷哼了一声。表情非常不屑。白衣少年向老人说道,“你也懂得吹笛子吗?我吹得不好吗?”

青衣老人笑着说道,“只是可听而已,距离登峰造极,还差得很远还好你没教那孩子,没有贻害无穷”白衣少年冷笑道,“看来您也是位高手,能吹奏一曲,让我学习下吗?”青衣老人摆手道,“吹奏是为了让自己心情愉悦,怎么能用来一争短长呢?”。

白衣少年冷笑道,“真佩服老先生,明明不会吹奏,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老人拍了拍手,笑着说道,“我没带着笛子,如何吹奏呢?”少年将湘妃竹笛递过去,冷笑道,“我这支笛子,是天悦坊圣手吕黄钟所制,仅仅手工,就花费了三十两银子,今日借给你一用。

”青衣老人接过笛子,瞟了几眼,说道,“吕黄钟越来越不认真!这样的残品,也敢拿出来骗钱”少年冷笑道,“这样的残品,老先生有多少?”老人摇头道,“这样的残品,给我钱,都不会收的”白衣少年冷笑道,“老先生若是有钱,就先买身好衣服,这身青衣,实在是太破了。

”就在这时,有个红衣小童子,撑着一把油纸伞,急匆匆跑到青衣老人面前,躬身行礼道,“先生要的东西,我取来了。”打开身上背着的锦盒,取出支玉石做成的笛子递给老人。

青衣老人将笛子凑到唇边,轻轻吹了一下,仅此一下,便让人眼前一亮,比少年强了太多叶黄珏不懂乐理,也听得神魂飘荡,到了最后,乐音高到极处,明明无法再高,但老者吹奏不停,轻轻巧巧,又拔高几度,他整个魂魄,也跟着笛声旋转直上,笛声戛然而止。

叶黄珏如同从九天垂落,心神荡漾白衣少年面色惨白,向青衣老人躬身道,“您的技艺,强我百倍,刚才小子唐突,请老丈恕罪请允许我,看一下您的笛子”青衣老人笑了笑,将笛子递给白衣少年,白衣少年试着吹奏,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知何时,外面风雨俱停,老人拿回笛子,交给红衣小童子,转身离开了白衣少年大声道,“在下庐州江白月,请教老先生贵姓高名?”红衣小童子转身,脆生生地说道,“我家家主姓吕……”青衣老人轻轻咳嗽一声,红衣小童不再说话,跟着老者,消失在远处。

江白月无心赏荷,也离开了。

叶黄珏刚回到家里,胡丞衍家人又上门拜访,笑着说道,“老爷特意叮嘱,让小人再来提醒先生,明日就是开园的好日子,老爷请了诸多名流,请先生务必前往”叶黄珏心思更加烦闷,没有吃饭,倒头就睡下午时分,叶黄珏被一阵哭声惊醒,正要出门查看究竟,父亲摇头进门,叹息着说道,“胡丞衍前些日子,拆走了村东金寡妇家房子大梁,刚才一场大雨,房倒屋塌,砸死了金寡妇的儿子。

”叶黄珏跟着一声叹息,仰面朝天,躺在床上,望着房梁出神,金寡妇的哭声,始终在耳边萦绕金寡妇当真可怜,丈夫尸骨未寒,唯一独子横死,余下来的时光,不知如何过下去第二天早起,胡家下人果然赶着牛车,来接叶黄珏叶黄珏冷声道,“我是穷人,坐不得牛车。

”不理会胡家下人,向胡家走去路过金寡妇家门口时,叶黄珏将一小包银子放在门口,轻声道,“大嫂,这里有些银子,你拿去救急,给儿子买个棺材,入土为安,剩下的钱,修修房子,人虽没了,日子还得过下去”围观人啧啧道,“叶家果然有钱了,只是这一包银子,不知道要画多少荷花,才能赚回来?”也有人指着胡丞衍家方向,低声道,“攀上那棵大树,赚钱还不是眨眨眼的事情?”又有人嗤了一声,道,“谁能在胡家赚钱?胡家的土地神,皮都比别家的薄呢!”。

胡家高朋满座,乡野名流尽到,叶黄珏更加郁闷,写了一吊青钱礼钱,便想离开偏偏胡丞衍对他极为高看,放在显眼位置,无法脱身众人纷纷送上厚礼耳边萦绕,全都是溢美之词期间有个老人大声道:“恭贺胡老太爷开园,愿意为老太爷吹笛助兴。

”叶黄珏听到声音熟悉,正是先前遇到的青衣老者,今日穿了一身新衣服,却没见到那个红衣小童胡丞衍大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我这里?”便叫手下人驱赶,叶黄珏不想老人难看,对胡丞衍笑道,“这是我的一位老朋友,笛子极好,不妨听一下。

”胡丞衍点头微笑,“原来是叶公子朋友,只要你吹的好听,我少不了大把银子赏你!”老人拿出白玉笛,当场吹奏起来,笛声悠长低婉,让人沉醉众人跟着旋律,摇头晃脑,笛声突然拔高,明明是笛中发出,却好像在天边传来一缕声音拔到极高,将断未断,众人听得提心吊胆。

老人突然鼓唇急吹,原本飘渺在高空声音,突然急坠而下,在众人耳边炸响!胡丞衍突然一声大叫,从椅子上倒下来,众人赶紧上前扶起,却发现他昏迷不醒叶黄珏长出一口气,乘乱离开了胡家路过金寡妇门前时,他特意停下,对院子外面人大声说道,“胡大户得了急病,我到现在,还饿着肚子!”人们斜眼看他,没人回应。

说话之时,好几个医生,急匆匆向胡家大院而去接下来几天,胡家名医云集,却全部束手无策胡丞衍看起来毫无伤痕,但神识模糊,似乎中了邪祟寻常医药,束手无策四天后,胡家挂白,唢呐声传遍四野,胡丞衍就这样死了当晚,很多村民偷偷打酒庆祝,叶黄珏父亲少见喝醉,叶黄珏不饮酒,在院子里走了好几圈,心情极难平复。

叶黄珏十七岁时,外出游历,听一位何先生说书,说到江湖中人杀人手段,各有不同刀剑毒药,都极常见,还有些非常手段,说起来让人耳目一新比如云南三绝谷主,使用蛊虫杀人,巴蜀唐门,以暗器名闻天下何先生轻拍惊堂木,说道,最厉害的,当属吴大先生,以一架瑶琴,面对倥侗七煞围攻,轻拢慢捻复疾挑,以宫商角徵羽五音,击杀七煞中五人,剩余两人,转身要逃,吴大先生携琴暴起,左手轻按,压塌第六煞头顶。

此时最后一人,已经在三丈之外吴大先生扔出瑶琴,将那人后背击穿叶黄珏听他说得惊险,不由紧绷呼吸,直到这时,才长出一口气忽然有人大声道,“何先生,你在骗我们!乐音能杀人,那吴大先生,也听到了乐声,却为何活得好好地?当时那么多人,为何独独死了倥侗七煞?”。

何先生轻轻归拢醒木,笑着说道,“这正是吴大先生厉害之处,可以控制乐音,不致滥杀无辜,别人的事,的确是道听途说,但吴大先生独力击杀倥侗七煞,是我亲眼目睹,并且还有幸跟他同席,喝了一杯”见何先生要走,叶黄珏叫住了他,请他喝茶,又叫了几碟点心,何先生拱手答谢。

“在下不过一个江湖艺人,不值得公子如此公子若是有话要问,请讲就是”叶黄珏笑着说道,“先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可曾知道,有个姓吕的老者,擅长吹奏白玉笛?”

何先生沉思好久,这才说道,“我虽说江湖掌故,却并非江湖中人公子问的那人,我并无印象”叶黄珏啊了一声,微感失望,又过了一会儿,何先生忽然说道,“我倒是记起,有个名叫吕轻侯的年轻人,擅长吹笛,不过也只是普通的竹笛,并非白玉笛。

”叶黄珏微微点头,何先生说道,“时间久远,记不太清了,几十年间,沧海桑田,我在江湖游,见过人太多,怎么能记住太多呢,这个吕轻侯,能够记住他,也只是因为他笛子吹的极好我初闻之下,惊为天人,世间俗人,如何吹的这等妙曲?”。

眼见天色不早,何先生谢过叶黄珏款待,扬长而去叶黄珏回到客店,听伙计说起,这里有个园子,种了大片荷花,如今正在盛开,很多人前去观赏,叶黄珏动了心思,第二天问明道路,向荷园而去荷园里人头攒动,有几个画无骨荷花的,引得很多人观看,其中有个红衣少年,围观的人最多,每画一张,便有人出价买走。

叶黄珏站在旁边好久,宛如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掏出十几枚青钱,买下一张,红衣少年一愣,起身感谢“我初学而已,少爷给五枚青钱就可以”叶黄珏笑道,“荷花画成如此,已经非常难得给你的十几枚钱,对的你这个价格”突然有个老人站出来,手指叶黄珏,向红衣少年说道,“叶少爷是画荷高手,你切莫错过讨教机会。

”叶黄珏回头,见到那个青衣老人,正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多年不见,老人面容一如当年,没有丝毫改变他再看那个画荷少年,眉目之间依稀有当年红衣小童的神韵叶黄珏笑道,“你知道我,我却不知道你,好亏”老人大笑,“昨日说书先生,对你说得还不够多么?”。

叶黄珏赧然,原来一切,都在老者掌握之中。

青衣老人手指少年,笑着说道,“此子名叫沈谦怀,因爱穿红衣,人称沈红衣开始跟我学吹笛,从那次见到你的画后,便专心画荷花了”叶黄珏笑道,“这里不是说话场所,我做东,请先生喝茶”青衣老人大笑,说道,“应该我请你,感谢你指点沈红衣画荷!”。

三人离开荷园,经过一条长街时,突然有四人拦路,为首一人身材滚圆,向青衣老人说道,“太湖四仙,向吕老爷子请教白玉追魂笛”沈红衣笑道,“你们这四头鬼,阴魂不散,追了我们好久,真以为我们怕了你?”身材滚圆的袁化波,冷声笑道,“吕轻侯所依仗的,就是笛声追魂,我们弟兄今日,便不给他吹笛机会!”他上前一步,全身骨骼关节爆响,冷笑道,“吕轻侯,当年你在太湖碧波厅外,用笛声杀死我们带头大哥,难道以为这件事,就如此算了?”。

青衣老者笑道,“你们带头大哥太湖蛟鱼化龙,为非作歹,祸害太湖上渔民以及过往商船,早就该死,我当年只杀了他,留下你们,并非功力不够,而是存了一息善念,总觉得首恶必除,随众不究,不想你们执迷不悟,上门送死”。

叶黄珏大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长街杀人,还有没有王法?”袁化波大笑,“我兄弟眼里,若是有王法,便不会做掉头的生意!你是哪里来的书呆子,说话如此好笑!”沈红衣突然疾冲上前,快如惊鸿,一拳击中袁化波胸膛,他整个人向后飞起,撞在墙壁上,缓缓落地。

袁化波手抚胸膛,眉头紧皱,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沈红衣冷声道,“你真的以为,我师父只会吹笛子?”

其余三人同时拔刀冲上,沈红衣快步向前,双手连拍,将前两人钢刀抓过,随手插进身边墙壁,深达刀柄接着连环两脚,踢中两人膝盖第三人转头就跑,沈红衣脱下鞋子,随手扔出,打中那人后脑,那人向前倒下,撞在墙壁上,咚的一声,昏了过去。

叶黄珏看的目眩神驰,大声叫好青衣老人拉住叶黄珏,转头疾走,低声说道,“今日不能请你,不能怪我,只怪我这徒儿,他只顾手脚痛快!却耽误了拜师大事!”沈红衣眨眨眼,突然大喊,“快去报官!地上这四人,都是官府缉拿的大盗!”。

叶黄珏凑近老人,低声道,“有件事情,我始终不明白,当年的胡丞衍,是怎样死的?是不是你用笛声杀死的?”青衣老人大笑,“我说是,你又怎样,说不是,你又如何?”停了一停,青衣老人继续说道,“我知道个好地方,有十亩荷塘,七里桃花,你要不要去?”叶黄珏点头,“当然要去!”

吕轻侯果然没说假话,七里桃花已败,十亩荷花在怒放,最妙的,是有三间小屋,满院清风叶黄珏大笑,“早知有此处,何必下江南!”叶黄珏在此处住了半月,除了指点沈红衣画荷,便是向吕轻侯讨教些江湖掌故,吕轻侯悉心讲述,有时候叶黄珏会问及吕轻侯往事,吕轻侯微微一笑,只说自己是广陵人,其余并不多说,往事全部留在心底,如风吹荷塘水面,过后无痕。

有一天傍晚,残霞漫天,叶黄珏与吕轻侯举杯对饮吕轻侯酒意微醺,喃喃自语,“”对与不对,我只管去做,错与不错,留给后人评说叫我广陵笛魔也好,笛侠也罢,我并不放在心里”叶黄珏已经喝醉,脸红如映日荷花

许多年后,叶黄珏在岭南,见到有人卖荷花图,运笔着色,像极了自己的风骨,他上门拜访,主人匆忙接出来,正是当年的沈红衣笑着说道,“没有公子当年的指点,便没有现在的我!”叶黄珏笑道,“你当初不画荷花,照样过得潇洒。

”沈红衣面色凝重,说道,“不可同日而语,师父说过,武勇只能一时,却不能一世,吹笛只是娱人小技,虽也能糊口,相较起来,倒是作画更稳妥些”叶黄珏问起吕轻侯行踪,沈红衣长久无言,许久才说道,“当年公子离开第二天,师父也离开了,他没说去哪里,我也不敢问。

”叶黄珏又道,“老先生的笛子,你学会多少?”沈红衣拿起笛子,吹奏起来,叶黄珏摇头道,“乍听之下,心向往之,但细品韵味差了很多”沈红衣叹口气,说道,“师父曾经说过,吹奏可以教,但细微运气之法,是无法教的,只能告诉你道理,自身揣摩。

’叶黄珏点点头,“我不懂吹奏,却懂得画荷,你师父所说道理,我非常理解,就如画荷,我已经倾囊相赠,但你画的荷花,却有自己的韵味”他叹口气,说道,“真的可惜,先生杀人的笛声,没能流传下来”沈红衣突然问道,“金寡妇过得还好么?”叶黄珏愣了愣,说道,“很好,胡丞衍死后,金寡妇收到一包珠宝,她将那些珠宝变卖,返修了房子,伺候公婆,如今已经有了牌坊。

”他突然醒悟,看着沈红衣,“那包珠宝,是你放的?”沈红衣点头,“是师父让我放的,师父说孤儿寡母过日子,已经非常不幸,如今没了儿子,更是可怜,他在胡家吹笛时,让我偷了胡丞衍的财宝,送去了金家”叶黄珏大笑当晚,叶黄珏画了个青衣老人,短笛横吹,有朵大大的荷花,随着笛声起舞。

这是他第一次画人,也是最后一次叶黄珏又为画题诗一首:吾有一挚友, 吹笛胜仙人,朝游太湖上,暮宿南山云。 鹿饮寒涧下,鱼归清海滨。何时共举杯,同看天边云。

依旧是原创,请大家多多支持。若是看我写得还可以,请多多为本文点赞,这对我很重要。多多点赞,谢谢大家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