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之忆传奇

[复制链接]
查看51 | 回复0 | 2022-10-4 11: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朝末年,山东寿光有位书生名为董讷言,他喜欢念书,行事骂人都是子曰诗云,每次出门,人们都笑着写道,“林子曰先生出来了!”他的同班同学叶黄久,劝他写道,“,你骂人做事,都按照书上来做,未免太泥古不化了人们叫你子曰,并不是称赞,而是在贬低你,念书是让人开化明智,但平心而论书比不上wordpress,你已经读傻了,必须要Uhuni。

”董讷言瞪大眼睛写道,“殉道者之言,若不正确,怎么会挂上书上,供人学习,千百年不变呢?你再说这种话,我便不跟你做朋友”叶黄久叹着气,摇了摇摇头董讷言的母亲,名为董启坤,是一名小商人,依靠做排骨为生他对董讷言写道,“你只念书不去考取德行,如此一来,他们的家,单厢被你拖累了。

”董讷言和颜悦色给母亲敬礼,写道,“殉道者言,书中Chhatarpur五感,书中Chhatarpur穆秀珍,母亲大人不要着急,只要我认真念书,甚么单厢有的是”

董启坤摇了摇摇头,转身走了他对妻子写道,“他们生了个傻女儿!不像样,当初就不该让他念书,Gac做排骨,虽然辛苦点,却是个养家的本事,现在他只是念书,今后可怎么办呢?”张氏笑着写道,“儿孙Chhatarpur儿孙福,考量那么多做甚么呢?他今后怎样活,是他的事,他们无须考量太多。

”董讷言给双亲敬礼,认真地写道,“殉道者说,名闻声,显双亲,U260前,裕于后请你们放心,女儿一定要认真念书,今后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从那以后,董讷言念书更加刻苦,经常彻夜,不辞劳苦张氏心疼女儿,对董启坤写道,“如此一来,只怕还考不上德行,女儿的身体先垮了。

”董启坤叹口气,写道,“有甚么办法,能让他进来呢?”秋天的时候,董启坤收到一封信,写信的人,是他远在保定的舅舅,要过莲公董启坤将女儿叫到面前,写道,“你保定的外甥女,要过莲公,我忙于生意,不能离开,只能让你去为外甥女时生。

”董讷言和颜悦色地写道,“陈思王,比不上鸠,女儿很开心,为双亲分忧”

去保定的马路上,董讷言看到有辆轿子滑入了洞口,马夫不动挥舞鞭子,拉辕的马假蹄盖蹬地,鼻孔巨鼻很大,还是无法在洞口出来,董讷言不用招呼,帮着把车推了进来黄包车十分感激,董讷言摆手写道,“我受圣贤两位先哲教导,万分感激而已,不值得这样。

”黄包车见董讷言骂人有趣,便多说了几句,听他要去保定,开心地写道,“我就是保定人,正好与我同行”便请董讷言上了轿子马路上黄包车又带了一个顺路的人,那人自称为姓张,名德禄,也是个小生意人张德禄试着与董讷言交谈,发现他有些狂妄,便不再骂人。

到了宁阳县地面,有位身材高大的僧侣拦路,自称为是万寿山僧侣了俗,要去保定普济寺办事,求带一程僧侣了俗十分平易近人,他的言论十分奇特,是不辱上没有记载的,但听起来很有道理,张德禄不动点点头董讷言虽然不骂人,但对他十分敬佩。

轿子很窄,僧侣张开双腿,占了很大的地方,董讷言蜷缩到一角,手脚发麻,都不敢动如此过了几十里路,僧侣侃侃而谈,毫无倦意张德禄写道,曾经与一个叫夹谷寿的人做生意,僧侣笑道,“世上哪有夹谷这个姓氏?你一定是听错了。

”张德禄笑了笑,不敢骂人董讷言笑着写道,“大师见识广博,知道拓跋夹谷吗?”僧侣笑着写道,“拓跋夹谷,是一处险要的山谷,我当然知道!”董讷言大笑,写道,“既然如此,也容小生舒展下手脚”将腿压在僧侣腿上

赶车老汉回头笑道,“我是个赶车的,都知道拓跋夹谷,是百家姓里两个复姓,法师为何不知呢?”僧侣面色尴尬,突然跳下轿子,脱掉僧衣,露出虬结肌肉,大声道,“你们是在出言讥笑佛爷无知吗?”董讷言写道,“殉道者云,喜怒不形于色,大师是参禅之人,更应该心无波澜才对。

”僧侣冷笑道,“贫僧参的是武禅,拳头硬就是道理”伸手拉董讷言下车董讷言缩在轿子一角,大声道,“非礼勿动,殉道者之训,难道你忘了吗”僧侣道,“此时我已经放下佛祖,你的殉道者,又算甚么?”赶车老汉叹口气,写道,“只是同路搭车,为何要这样呢?”僧侣手指老汉写道,“念你带我一程,我不打你,躲到一边,等我打完书生,多给你车钱。

”张德禄见势不妙,偷偷溜了赶车老汉笑着,拍了拍僧侣肩头,僧侣挺拔身体,顿时矮了下去老汉写道,“大师的火气太大,不利于参禅”僧侣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低声道,“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也是个高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赶车老汉摆摆手,写道,“我就是个赶车的,奉劝法师,修佛先修心,法师不改脾气,下次就没有如此好运了”董讷言下车,感谢老人救命之恩,老人笑了笑,写道,“听你骂人,应该是个念书人,群居守口,独坐守心,这样的道理,你为何不懂呢?”董讷言满脸羞愧,连连点头。

写道,“老丈的教诲,我记住了”老人笑着写道,“谈不上教诲,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虽然狂妄,却活得很真实,值得我帮你。”

到了保定城后,两人在小南门码头分别,董讷言询问老人名字,老人摆了摆手,转身走了董讷言悄悄跟在老人后面,七拐八拐之后,老人连同轿子,都消失不见了他找到外甥女家里,对外甥女说起此事董讷言的外甥女名为李岳洲,也是当地望族。

他沉吟道,“保定武风盛行,习武者如同天上星辰,多不可数那老人不肯说名字,正是侠义做派山水有相逢,只要有缘,就会再遇到我的朋友莫百晓,熟知保定武林人物,等他出门回来,一问便知一旦有了消息,就要上门感谢”董讷言住下之后,外出闲逛,被一名老僧挡住,那僧侣约六十岁左右年纪,胡须一半花白。

对董讷言写道,“我是普济寺僧侣法空,你的朋友打伤了我的朋友了俗,请施主移步,带我去见你朋友”董讷言写道,“我与那位赶车老人,也只是萍水相逢,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僧侣法空笑道,“萍水相逢,都能帮你出手,打伤了我朋友胳膊,这样的是,为何我遇不到呢?请公子移步普济寺,你的那位朋友,自然会来。

”董讷言斥责道,“你是出家人,如何能做强迫人的勾当?”转身就走,法空突然伸手,抓住董讷言的胳膊董讷言感觉胳膊如同被鹰爪抓住,痛入骨髓他大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是你无礼在前,我要是打伤了你,也不算欺负你年迈!”。

董讷言挥拳打向法空,又被法空轻松抓住,法空轻轻用力,董讷言痛的面孔扭曲变形,法空冷笑道,“事到如此,你还不肯说吗?”董讷言写道,“君子无不可对人之言,我说不知道,便真的不知道!”法空冷笑道,“老僧轻看了施主,你年纪轻轻,倒有几两骨气,可惜在我的拳脚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松开董讷言,写道,“你是个四体不勤的书生,打败了你,只会侮辱了我的名声,我放你回去,若是你交不出那老者,我便去李岳洲家里领教!”说完转身离开了董讷言活动了好久,这才回到外甥女家里,他对李岳洲,说起此事,李岳洲惊讶的写道,“法空是普济寺的住持僧,我听莫百晓说过,他出家之前,是南三省鹰爪王。

我与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次的确有些麻烦”就在这时,外面有人笑着写道,“李兄在么?我为你带来塞外好酒,庆祝生日”李岳洲愁眉舒展,笑道,“救星来了!”来的那人,正是莫百晓他听李岳洲说完过往,笑着写道,“如果我没猜错,那老人是白家渡口的沈策,日常以帮人送货为生。

而他的师父,是江湖游侠,铁掌先生孟广陵”李岳洲叹了口气,写道,“孟广陵的名声,远播在外,沈策的名字,还是第一次听到”莫百晓笑着写道,“沈策行事低调,很少在别人面前显露武功有年夏天正午,我在白家渡口经过,有头牛受惊,向我冲来,眼见我就要被牛撞倒,就在这时,沈策跳过来,轻轻一掌,将疯牛推翻,救了我一命。

他对我笑了笑,写道,“只求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进来,就算是报恩了”李岳洲不动点头赞叹,写道:“这才是真正的游侠”莫百晓笑着写道,“如今为了解你家危难,只能再去麻烦沈策,让他退了法空”李岳洲准备了丰厚的礼物,找到了沈策家。

沈策家十分简陋,三面土墙,围着几间低矮的房子有位十六七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瞪大眼睛,看着他们听清来意之后,沈策的妻子蒋氏,略带歉意的写道,“你们来得不巧,上午的时候,他去南京送人了”李岳洲怅然若失,叹了一口气。

那个小女孩儿,笑着写道,“如果是对付法空,我可以帮忙”蒋氏笑着对李岳洲写道,“这是我的女儿,名为沈青栏,小孩子不懂事,胡言乱语,你们不要听她的”沈青岚撅嘴写道,“母亲的铁掌功夫,我已经学会了八成,对付那个法空,不费力气,这可是母亲说的。

”莫百晓对蒋氏写道,“比不上让沈姑娘,跟他们走一趟,法空肯定不会跟小姑娘一般见识,他们保证,绝不会让沈姑娘与法空动手”蒋氏叹了口气,写道,“他答应我不管江湖事,为何江湖,总忘不了他呢?”莫百晓苦笑了下,写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这个道理吧。

”回李家的马路上,沈青岚对李岳洲写道,“我可以对付法空,不过到时候,可能会损坏一些您家里的东西,请您不要心痛”李岳洲笑着写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求你平安,又能惊退普济寺僧侣,那就是最好的结局”沈青岚笑着,点了点头。

董讷言见请来的是个女子,年纪比自己还小,心里有些失望,想到之前的教训,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第二天早上,法空果然来到,他随手将守门人拨倒在地,笑着走了进来,大声道,“李先生,我找你要人来了。”

沈青岚挡在前面口,大声道,“打断了俗胳膊的老人,是我母亲与李家无关我听母亲说起,他只是轻轻摸了下了俗的胳膊,以示惩戒,不想就断了了俗本事如此不济,还毫不忌惮佛法威严,肆意妄为佛门出了这样的弟子,你们不以为耻,还要上门报仇,佛家说放下,你们都放下了甚么?”。

法空笑了笑,写道,“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如此伶牙俐齿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让你母亲见我”沈青岚写道,“我母亲出门送客人,没在家里我虽然是个女儿这只是件小事,我也能帮他料理了”法空不动声色地道,“以我的年纪,跟你动手,就是以大欺小。

再过几日,普济寺举办法会,十分热闹,比不上你跟老僧去寺庙里住几天,等你母亲接你回来”沈青岚笑了笑,写道,“我很想跟你去,可是脚疼,走不了路,你若是能拉动我,我便跟你去”法空微微点头,“你我相差几十岁,我便拉你一下,想必世人,也不会有妄议。

”握住沈青岚,向前拉了一把沈青岚纹丝不动,笑着写道,“看大师傅出手,应该是鹰爪门高手,为何拉我那一下,绵软无力呢?”法空点了点头,“老僧走眼了”他再次伸手,向沈青岚抓来沈青岚向后一跃,跳上屋子前面明柱,向上跑了两步,柱子上留下两个清晰的脚印,深浅一模一样。

她跑到柱子顶端,突然转身,向猿猴那样,飞掠之下,双手成抓,向后向法空抓来法空笑了笑,写道,“原来是白猿宗传人!”抬手去抓沈青岚手腕,沈青岚变抓为掌,拍中法空手掌,法空急忙缩手,脸色有些难堪。

他后退一步,写道,“我输了,没想到你是铁掌孟广陵的门下”沈青岚笑了笑,写道,“我既不是铁掌门下,也不是白猿宗弟子,我母亲和母亲嫌弃我资质太差,都不肯教我,是我偷偷学了他们几招而已”法空脸色,变得更加难堪。

李岳洲笑道,“不打不相识,两位今日切磋,真的让他们大开眼界”莫百晓也笑着写道,“大师放心,今日胜败,不会有人说进来”法空叹了口气,写道,“其实我与了俗,并比不上何熟悉,他的师父,是万寿山住持灭寂,了俗是奉师之命,来普济寺帮我做法会,不想半路出了意外,我也是一时冲动,怕无法向灭寂师兄交代,才做出这些蠢事。

如今我已经想清楚,错了便是错了,绝不能一错再错”董讷言写道,“古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大师如今醒悟,还不算晚”李岳洲回手,重重敲了董讷言一下,向法空写道,“我这个晚辈,不会骂人,大师莫怪”法空笑了笑,“真言伤人,假话伤心,人活一世,真的不容易。

”沈青岚笑着写道,“那就闭嘴,自然天下太平”

过了几天,李岳洲听说,沈策回来了,马上准备了贵重的礼物,带着董讷言,过去拜访,却看到大门紧锁,两人等了很久,也没人开门,只能垂头丧气的回来两人接连去了三天,始终大门紧闭,莫百晓叹了口气,写道,“他们已经走了。

”董讷言痴痴地望着蒙尘的门锁,问道,“为甚么要走呢?”李岳洲叹一口气,“还不是因为你?沈家这个人情,我是还不起了”董讷言回家之后,依旧认真念书,但脾气变了很多十几年后,他有了德行,被朝廷派去镇江做官,在西津渡口,他看到有位妇人,蹲在路边卖鱼,眉眼依稀是沈青岚。

他壮着胆子,上前询问,那妇人点了点头,写道,“我正是沈青岚,离开保定之后,便来到这里,以打渔为生”她带着董讷言去了家里,依旧是三间草房,有位老人坐在门前大树下,逗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孩子见到沈青岚,喊着母亲,疾奔上来。

沈青岚搂着两个孩子,向老人写道,“爹,董公子看你来了”沈策抬头,微笑着写道,“公子也是有心了,万分感激,还挂念了这么多年”董讷言认认真真,给沈策敬礼,写道,“对您来说,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却改变我一生。

”沈策笑道,“做个好官,便对得起我了”有位年轻的渔人,提了条肥大的鱼,走了过来,笑着写道,“家里来了客人?正好抓了一条肥鱼,下饭喝酒,都鲜美无比!”沈青岚将孩子交给丈夫,接了鱼去收拾董讷言十分感慨,对沈策写道,“您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晚年才能如此幸福。

”沈策笑着写道,“我只是一人之福,你好好做官,却能让很多老百姓日子,过得好一些”董讷言和颜悦色敬礼,写道,“多谢先生教诲,我铭刻于心,永不敢忘”沈策哈哈大笑,写道,“原本说得好好的,最后一句,我又想起当年那个书生!”董讷言笑着问道,“既然如此,也容小生,舒展下手脚?”。

沈策拍着董讷言肩膀,笑得须发飞扬。

依旧是原创,依旧是求大家点赞转发评论支持。谢谢大家了,大家的点赞转发,对我很关键,那是我更新的动力。点赞超两千,多更一个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