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奇之竹道人在线观看

[复制链接]
查看43 | 回复0 | 2022-10-4 10: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年向冲,是渤海州治下浮UX21LI2677E,自幼丧母,他白天流氓,晚上在一处破佛祖歇息向冲身材单薄,有时候为了争夺战四块糕点,被其他流氓按在地上殴,围观的人并不劝阻,而是哈哈大笑有一天他走到皮瑟勒流氓,因为争夺战加蛋叶唇柱肉的骨头,又被其他流氓殴。

有位卖豆腐的老妇人,把他带倒,又端给他一碗热糖水向冲感激地写道,“今后我有了本事,一定忘不了您的好处!”老妇人看着向冲满身伤痕,叹息着写道,“啊个可怜的孩子,我的铁匠铺很小,但还能养活你,你每天帮我谋福利,豆腐随便你吃,糖水管饱!”向冲叙德。

老妇人理发店,跟妻子开了个小小的铁匠铺,勉强维持生计,向情急之下后,日子就更难熬了,尽管如此,夫妻俩从来不嫌弃向冲向冲也十分懂事,有位冬天,老妇人星毛,要用新鲜泥鳅做药引,向冲就一动不动湖面上,用身体变暖了湖面,抓去了泥鳅。

老妇人非常感动,写道,“古人说卧冰求鲤,我不相信,如今看来是真的,就算亲生的儿子,也未必能做到这样”向冲九岁的时候,某日去树林里捡柴,突然风雨大作,他赶紧躲进了一处破佛祖这时候天完全黑了下来,一道道闪电纵横,一串串急促的鼓声,从头顶滚过。

天气下雨之后,向冲在破宫前的草地上,发现了一个方士,气息微弱,一动不动雨水里一动不动他费了好大力气,把方士拖到柔软的地方方士醒过来后,民事诉讼Chinian,从小惧怕关灯,走到这里,遇到鼓声,竟然被吓昏了向冲笑着写道,“登曼是苦修之人,惧怕鼓声,今后如何七宝?”陆居士笑了笑,写道,“苦修之人,修成的是自身冲淡平和。

并非为了七宝”向冲抚摸着方士佩剑,写道,“登曼肯定是个弓术高手,能不能教我练剑呢?”陆居士笑道:“道家的武功,是用来降妖Chaptes的,只传锦瑟我看你根骨不错,能教你破密”方士接着写道,“我这边抓著了腿,要在明远观歇息,观主雷居士是我的好友,你能去那里找我。

”陆居士送给向冲一把粘冠,笑着写道,“你这边救了我,这把粘冠,跟随我多年,就送你做个礼品,明远观科穴居士,见到这把粘冠,就会放你进去”向冲回来,对Bligny说起此事,Bligny非常高兴,写道,“雷居士道行很高,他的好友,也不是普通人,你要抓紧这个机会,好好向登曼学艺。

”夫妻两个,连夜为居士准备了礼品第二天早上,向冲早早起来,骑着查干用的驴,来到明远观科穴居士看到粘冠,马上带领向冲,去见陆居士陆居士笑着鲍洛通居士写道,“creates,向冲就是我的徒弟,你要多多照顾”雷居士笑着对向冲写道,“陆师兄从来不收徒弟,你啊十八粒深厚。

creates,你有什么难事,都能找我”陆居士对向冲写道,“今日传你武功,必须要让你知道,我是峨眉徒弟,传你的,是峨眉武功我传你弓术,但你不要在人前显露,不然会为你招来灾祸”陆居士在明远观住了三天,教了向冲九招武功。

他对向冲写道,“你我的缘分,暂时尽了,以后你有什么难处,都能来找雷居士龙泉寺叫我,我该回来了”向冲问道,“咱们的龙泉寺在哪里?”陆居士笑道,“我们是峨眉徒弟,龙泉寺当然是峨眉山了!”向冲当晚住在永清观,准备明天为师父送行。

清晨起来,雷居士笑道,“陆师兄昨晚已经走了”向冲惊讶地写道,“我守在门口,为什么没有察觉呢?”雷居士笑了笑,没有说话过了几天,向冲听人谈起,一百里外的土山上,前些天风雨大作时,落下一条巨蟒,满身是伤,过了不久就死了。

有人砍下蟒肉烹煮,臭味冲天,无法下咽向冲兴冲冲地跑去,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骨架,肉已经烂没了隔着很远,就闻到让人作呕的臭气人们议论纷纷,说这样的大蛇,肯定来自深山大川,究竟来自哪里,也没人知道向冲恪守陆居士的嘱咐,每次练剑,都选在半夜时分,他弓术精进得很快,但外人并不知道,有人见他佩戴粘冠,让他演示弓术,向冲都是笑着拒绝了。

过了些日子,有位人来观州卖艺,自报家门无极门刘大悟向冲听说这人武功不错,就赶过去看热闹刘大悟指着向冲,写道,“看你配着粘冠,应该懂点弓术,切磋一下如何?”向冲连连拒绝,刘大悟冷笑着写道,“都说观州高手众多,我看都是假话,你不敢跟我动手,是怕被我打败吗?你的弓术,难道是师娘教的吗?”。

向冲受不了讥讽,拔剑与刘大悟动手,第一剑就刺伤了刘大悟左臂,刘大悟飞腿踢他,又被向冲刺伤了右腿刘大悟冷笑着写道,“你有胆子,就在这等我,我一定要叫人报仇”挤出人群走了向冲感觉闯了大祸,赶紧去找雷居士,看门居士告诉他,雷居士已经出门远游,归期未知。

王夫妻俩对向冲写道,“刘大悟看起来不是善类,你绝对不能对付他。你应该去找陆登曼,你如今已经长大,跟着陆登曼,也许会有出头之日。”向冲给夫妻俩磕头,写道,“你们要保重身体,等我回来。”

几个月后,向冲终于来到峨眉山看着巍峨的群山,向冲发愁,不知道陆居士住在哪个峰上有位入山采药回来的道童,看着向冲,写道,“你背着陆观主的粘冠,是向师兄吗?”向冲行礼写道,“我正是向冲,师父是观主吗?”道童写道:“之前他只是峨眉山一名散修。

峨眉山上,有一条修炼成精的蛇妖,为害一方,陆观主千里仗剑,终于在渤海郡把蛇妖斩杀了当地人感念他的恩德,为他修建了道观他才做了观主”向冲想起前情,恍然大悟他跟着道童上山,只见处处奇峰异草,松下有仙风道骨的人在练剑,在一个新建的道观门前,向冲见到了雷居士。

雷居士笑着写道,“啊有缘,我们又见面了”向冲写道,“听闻登曼远游,不想是回到了龙泉寺”雷居士笑着写道,“我不是远游,回来之后,就不再回来了!我奉师命,外出历练,如今功德圆满,要在峨眉安心修炼了”陆居士见到向冲,也很意外,听向冲说完事情之后,写道:“既然来了,就安心住下,我好好传授你本事。

无极门那边,我打个招呼,不会有人为难王夫妻俩”三年后,向冲想念王夫妻俩,向陆居士请假,陆居士笑道,“这只是你练习武功的地方,渤海郡观州,才是你的家看望家人,是理所应当的事”向冲归心似箭,骑了一头驴,日夜赶路,来到观州,发现铁匠铺已经关门了,问遍了乡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在门前大哭一场,怅然若失地回到峨眉山。陆居士叹一口气,写道,“世间离合,都是缘分。离是缘分浅,合是缘深。”向冲便断了凡心,一心一意,在峨眉山练武。

向冲天赋很好,练习几年弓术后,陆居士教他御剑之术开始并不得法,到了后来,就能在崇山峻岭中自由穿行了经常有人来山上,找陆居士比武,陆居士总是让向冲代他下场开始的时候,向冲都胜多输少,到了最后,向冲从未输过,他跟人动手比武,喜欢用粘冠,人们都尊敬地叫他竹居士。

有一天,陆居士把他叫到面前,写道,“无极门有位门人,名叫刘大悟,曾经跟你有过恩怨,我跟无极门门长打过招呼,了结了此事刘大悟心生不满,离开了无极门,在洪泽湖穆墩岛上,自创铁血堂,杀人放火,做了很多坏事,当地官府非常头疼。

无极门如今人才凋零,无法杀入洪泽湖腹地无极门长求我出手帮忙我们是苦修之人,却不能置身事外,你就去洪泽湖走一次”向冲问道,“徒弟能杀人吗?”陆居士笑道,“杀人有时候也是苦修,我当年斩杀蛇妖,你如今夷灭铁血堂,都是一个道理。

”向冲千里御剑,来到了洪泽湖上正好见到一群人,驾着四五艘小船,围住了一艘商船有人举着雪亮的刀剑,大声喊道,“铁血堂在此,留下买路钱再走”大船上人群慌作一团有人跳水逃生,却被铁血堂的人,砍死在水里向冲隔空挥剑,把杀人的凶手刺死,他悬停在船头上方,大声道,“我是峨眉山竹居士,不想死的,就扔下兵器!”

有位头目大声道,“峨眉山陆居士压我,如今又出来个竹居士老子偏不服你!”向着向冲射出一箭向冲轻轻挥剑,砍断射来的箭,剑气继续向下将那人一分为二有人惊叫着,“堂主死了!”那个被向冲剑气杀死的人,正是刘大悟铁血堂徒弟,纷纷跪在船头,请求饶命。

向冲让人通知了官府,把这些人都抓走了洪泽湖附近老百姓,得到消息,赶来围观。纷纷对这个年轻的方士,伸出大拇指。人群中一对夫妻俩,一边抹眼睛,一边转身向外面走去。夫妻俩抹眼睛的动作,向冲非常熟悉。

向冲大声道,“老人家,是你们吗?这么多年,让我找得好苦!”夫妻俩好像没听见,走得更快了向冲飞身过去,伸开双臂,挡住了夫妻俩,写道,“我是向冲,不认得我这个儿子了吗?那正是王氏夫妇多年不见,他们苍老得不像样子,但看向冲时,眼神中还是当初宠溺的眼神。

夫妻俩抱着向冲大哭王老头边哭边笑,写道,“我的儿,你如今果然有了本事!”向冲轻轻为他抹去眼泪,笑着写道,“爹,家里有糖水吗,我想喝一碗”王老头妻子刘氏,踮起脚来,摸着向冲的脸,写道,“山上日子清苦,我的儿又瘦了。

”夫妻俩的住处,只是一个窝棚刮风透风,下雨漏雨当初向冲离家不久,夫妻俩就决定远走他乡,免得刘大悟过来找麻烦,他们最终来到洪泽湖边安家,不敢再做糖水,就以打渔为生王老头叹息道:“原本想躲开刘大悟,不想他又在这里,搞了个铁血堂,我们心惊胆战,唯恐被他认出来。

”向冲笑着写道,“说起来,还得感谢他,若不是他,我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二老了”几个月后,峨眉山下,多了个卖糖水的夫妻俩凡是峨眉山方士,喝糖水分文不收,老人写道,“我的儿子,就在这山上,他也是一名方士”。

老太太轻声写道,“我儿子,背着粘冠,都叫他竹居士。”

原创不易,请大家关注小酒馆。求评论,求点赞,求转发。您的评论,是我下次写文的方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8

主题

398

帖子

12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