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青城山武侠典故

[复制链接]
查看52 | 回复0 | 2022-10-3 00: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朝贞观年间,苏州少女王华,是商人张东台的女儿他从小喜欢剑法,张东台让女儿跟随侠客江喉鳍,学习武艺王华练武不怕辛苦,很快成为少女剑客,在方圆萨姆奇内,颇出名王华长的和蔼可亲,他十六岁时,许多贾家,委派媒人上门,为自家女儿成亲。

王华笑着拒绝,写道,“我还岁数小,有许多事情等我去经历,还不想太早成亲,被LX1束缚了双腿”父亲张东台,很支持女儿的做法王华重剑,游历天下,造访了许多剑客,眼界大增,剑法也越来越强有一天,王华去豫章造访侠客谢汉白玉,在永川河上,遇到品乐版岁数的黄冠居士,在为人崔行功。

居士突然抬头,看了王华很久,然后叹了一口气王华笑着写道:“登曼为何叹气呢,难道我星相不好吗?”居士面色凝重地写道,“你想听假话吗?”王华写道,“假话也许伤人,但对我有用,请说我假话”居士写道,“你现如今焦头烂额,却活不到二十四岁。

”王华大笑,写道,“我今年二十岁,除了五年,就要留于大悲吗?”黄冠居士点头道,“Nashik是这般,但或许除了变数”王华笑着写道,“登曼接下来,就该说我,拿出银两,除了破解之法,是不是?”黄冠居士瞪大眼睛,写道,“Nashik永古约省,岂能人力改之?以Nashik教唆,明明钱财的,不是真正的出家人!”

王华笑着写道,“登曼的意思是,我必须出高价了?”黄冠居士点点头,写道,“信与不信,是你的事,你剩下的日子不多,希望你痛定思痛。”转身走了。

现代人纷纷埋怨王华,写道,“登曼算数显灵,现如今被你胡说八道气走了,我们该怎么办?”王华冷笑道,“一个行骗的夏斯利而已,被我揭穿,我免于Briouze,不应该非常感谢我才对吗?”现代人写道,“登曼来到永川河上,已经好几天了,每天坐禅运气,为人崔行功治病,都不给钱,惟有欺骗?”王华笑着写道,“这道士张忠,Pouanc,还没来得及行骗,就被我揭穿了。

”现代人叹一口气,写道,“你这少女人,这般整件事,一定要等到暗笑,才肯相信吗?”王华点点头,并不以为然就在这时,有位行色匆匆的老人家,高声反问,“登曼在哪里,非常感谢他恩人!”有人反问,“姜老者,你女儿的病好了?”老人家笑着写道,“好了,好了!我按仙长开得夏斯利买药,我女儿可以下床行走了。

”现代人指着王华,笑着写道,“登曼被他气走了”张桓笑着对老人家写道,“居士请你viller,给了多少银两?”现代人高声写道,“少女不要胡说,姜老者世代居住在这里,为人和蔼可亲李谊,如何是峭腹明明之辈”姜老者非常生气,冲上去要与王华拼命。

王华叹了一口气,写道,“我被人骗了,还不自知,简直太可怜了。”挤出人群走了。

几天后,王华见到了豫章侠客谢汉白玉谢汉白玉曾是道家弟子,后来出家谢汉白玉为王华演习绝活,独创的二十四路背手剑王华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这才是真功夫同是道家弟子,为何差距这般大呢”谢汉白玉惊讶地反问,“你何出此言呢?”。

王华与他说起永川渡上见闻,谢汉白玉惊讶的写道,“听你所说,那个黄冠居士,应该是武当山鬼谷居士他的Nashik,宗的是鬼谷一脉,最是显灵 他是有真本事的人,我的背手剑,也借鉴了他的破风三十六剑式”王华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华离开豫章之后,又找了几个相士,都说他命不久长,最多活到二十四岁,除了个麻衣相士,言之凿凿,王华只能活到二十二岁,谷雨之前。

王华怅然若失,他心事重重,回到苏州,对父亲说起此事张东台低头不语,母亲常氏写道,“天意不可违,趁你还年轻,给你成门亲事,也好传宗接代”王华点点头,写道,“我剩下的日子,只有几年,为何还要牵连别人呢?因我一己之私,将来多了孤儿寡母,这样有悖阴德的事,我绝不会做。

”他对父母磕头,写道,“父母现如今身体康健,不用女儿在堂前尽孝,我此生志向,行侠仗义,我要用剩下的时光,做自己喜欢的事”常氏还要留住女儿,却被张东台拦住了,写道,“让他留在身边,他心里也不快乐不如随他去,他过得安乐,我们也会好受些。

”王华离家之后,去找师父江喉鳍。守门人说他,江喉鳍外出访友,不知何时归来,也许一月两月,也许三年五载。王华看到,当年那株小树,现如今已经亭亭如华盖,遮住了大半个院子。

接下来,王华的足迹,遍及各地,听到有不平之事,都要出手帮忙现代人要非常感谢他时,王华已经飘然而去了时光如白驹过隙,弹指之间,王华二十四岁不知为何,他想到了鬼谷居士他想在临死之前,求鬼谷居士为父母卜算下寿元武当山下,王华向砍柴的樵夫问路,樵夫笑着写道,“鬼谷登曼,已经好久没回来了!”王华人不甘心,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是一样的回答。

他怅然若失,转身离开有位重剑的少女,从远处骑马而来,她明眸善睐,向王华写道,“鬼谷居士,是在这山上吗?”王华摇了摇头,写道,“他并不在山上”少女盯着王华,继续反问,“你知道鬼谷居士,去了哪里吗?”王华摇了摇头。

少女看着王华,写道,“我叫颜若诗,是名医颜曦辰的女儿,你叫什么名字?”

王华答非所问,“你找鬼谷居士做什么?”颜若诗笑着写道,“我找他兴师问罪!他说我活不过二十岁,现如今我已经二十一岁,还不是好好的?”王华愣在当地,没有说话颜若诗接着写道,“我觉得,鬼谷居士就在山上,他已经知道我的来意,所以提前躲起来,你一定认识鬼谷居士,是帮他说谎的,是不是?”。

王华没有说话,他突然想起几年前,在永川河上,这一幕何曾相似有位老汉,赶着一辆马车,从远处走来不知为何,拉车的马突然受惊,向这边狂奔而来路过颜若诗身边时,老汉突然出掌,拍向颜若诗后背颜若诗身形暴起,老汉一掌拍中颜若诗坐马,坐马翻身倒地。

那名樵夫突然出手,柴刀化虹,砍向半空中的颜若诗颜若诗身在半空,不能借力躲闪,眼见就要香消玉殒

王华突然出剑,将柴刀刺落,颜若诗身子落地,拔出重剑还击,剑法空灵飘逸,显然受过名家指点樵夫挥舞扁担,将颜若诗重剑打落,赶车老者身体腾空,大手印向颜若诗头顶拍下王华剑气再起,削掉老人家右手,冷笑着写道,“两个男人,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

樵夫冷笑道,“刺客堂罗氏兄弟,不管对谁,都是两人一起出手,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会临阵脱逃!”举起扁担,砸向王华,赶车老者断了右手,毫不怯懦,再次腾身而上招式比先前更加狠辣王华又出两剑,分别刺中两人右腿,罗氏兄弟颓然倒地。

颜若诗冷笑道,“我天大的胆子,敢杀本姑娘!我不分好歹,唯利是图,今日我就替天行道,杀了我。”手起剑落,将两人都杀了。

王华轻叹一声,转身离开,颜若诗高声道,“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王华点点头,将死之人,留什么名字呢?颜若诗急冲上去,写道,“你不留名字,我便不让你走!”王华仍只是点点头,很轻易绕开颜若诗,自顾自向前走去。

颜若诗高声道,“你就是不说,我也能知道你的名字!”第二天,蜀中大雨王华却浑然不知,在雨中前行,直到精疲力尽,在一家门口躲雨时,他突然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面前两条人影,渐渐从模糊变清晰,其中一人,居然是师父江喉鳍。

王华笑道,“真没想到,此生还能见到师父”江喉鳍笑道,“你说这话,是盼我早死么?”王华笑得非常苦涩,“我盼师父,长命百岁,只是弟子要不久于人世了”江喉鳍惊讶的写道,“你何出此言呢?”王华把遇到鬼谷居士的事,对江喉鳍说了。

江喉鳍骂道,“这个老东西,到处招摇撞骗,居然骗到我的弟子头上!明天他来这里,若是不让我满意,我便打烂他的嘴!”

第二天早上,鬼谷居士果然来了,他看到王华之后,惊讶地写道,“看你当初的星相,只能活到二十四岁,现如今的星相,至少也要八十岁以后!”江喉鳍骂道,“臭牛鼻子,你见我在此,便改了口风,是不是?”鬼谷居士冷笑着写道,“你懂什么?相由心生,相由心灭,当初我在永川河上,看到他时,只有二十四岁根骨,他现如今星相大变,应该是他这些年行侠仗义,改变了气运。

”江喉鳍嘿嘿笑道,“我只有这一个宝贝弟子,你若是给弄死了,我便找你拼命!”鬼谷居士呸了一声,写道,“七八十岁的人了,在弟子面前,一点都不安稳!”主人陶安然,听到他们吵架,只是微微一笑,见惯不怪的样子鬼谷居士看着王华,写道,“你现在的气色,还不是太好,卧床几日,将来福缘更深。

”陶安然便为王华,专门安排了房间

下午的时候,名医颜曦辰,带着女儿颜若诗,前来造访陶安然大笑,“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今日算是凑齐了!”颜若诗见到鬼谷居士也在,便转过头去,不理睬他颜曦辰叹一口气,写道,“我这唯一的女儿,被我宠溺得不成样子,她记挂当年,道兄说她活不过二十一岁,专门过来寻仇,还好有惊无险。

不然得罪了道兄,我这张老脸,就要扔在地上了”颜若诗写道,“算数不灵,应该是他丢脸才对”鬼谷居士笑着写道,“若不是有人相助,我的话,便应验了”颜曦辰叹一口气,对女儿写道,“你这脾气不改,将来如何嫁人”颜若诗笑着写道,“我早就相中人了,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颜曦辰沉着脸写道,“当着叔叔伯伯,这般说话,不觉脸红么?还不知居士家是谁,便暗许终身传出去,我老脸都不能要了”陶安然笑着反问,“不知谁家公子,能得她青睐呢”颜若诗笑着写道,“就是在武当山下,救了我的那个人。

”陶安然与江喉鳍相视大笑,写道,“真的如此巧合么?救你的那人,就在旁边屋子安睡”颜若诗悄悄走出去,又很快回来,拉着父亲的衣袖,写道,“正是此人,你快去帮我求亲”江喉鳍大笑,“我替他做主!这样好的姑娘,他若不答应,我便废了他的剑法!”。

几天后,王华带颜若诗回苏州,天又开始下雨两人并肩站在屋檐下,颜若诗看着雨幕,急的不停跺脚她突然回头,向鬼谷居士写道,“你算一算,何时雨停?”鬼谷居士笑着写道,“阴晴雨雪,我算得不准,但我能知道,我将来,会有一双儿女。

”颜若诗笑着写道,“你若是算得准了,我便给你份大礼,若是不准,就如前几天那样,我与夫君,杀去武当山,找你算账去!”颜曦辰用袖子遮住脸,笑道,“哪有这般脸皮厚的女儿”一年后,王华与颜若诗完婚,几年后,颜若诗果然为王华生了一双儿女,凑了个好字。

有时说起当年,颜若诗道,“鬼谷居士的算数,一点都不灵”王华笑着写道,“这一双儿女,又如何解释?鬼谷居士有些本事,但他毕竟是人,不是神仙,有些气运,不能看得明白若是他的算数,全都应验,他岂不是成了神仙?”。

颜若诗看着一双儿女,笑着写道,“其实,只凭这一双儿女,我便很信服他。我觉得,他就是神仙。”

原创不易,请大家关注小酒馆。要是您觉得文章还可以,请点赞,让更多人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8

主题

398

帖子

12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