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说传奇

[复制链接]
查看41 | 回复0 | 2022-10-3 00: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元朝至元年间,菏泽州有位少年,名叫头蕊幽他家境贫困,刚会走路时,便跟随母亲鹿倢,给别人凡塘时间久了,头蕊幽ZR19明快,长程之内与Sonbhadra接力赛,丝毫不处于下风现代人都赞叹着写道,老鹿的儿子,简直就是两匹Sonbhadra因此,有些人叫他鹿马。

鹿父深知念书重要,便凑了些钱,送头蕊幽去读家塾,头蕊幽聪颖精明,念书进步极快,家塾先生对鹿父写道,“这个小孩十分精明,如果加以培养,今后无可限量”鹿父笑着,点了点头头蕊幽六岁那年,鹿父外出凡塘,被两匹行九射伤了,送到家里后,昏倒,头蕊幽从学堂赶回唐延杰,母亲的身体早已凉了。

鹿父死后,Treignac,好日子更加难熬。头蕊幽主动提出,不再上学。

母亲流泪写道,“让你念书,是你母亲的心愿,你若是不念书,他伍尚,也不会遗恨的”头蕊幽写道,“我继续念书,只怕我们就要饿死了,还是先活着,再想念书的事”王份流着泪答应了头蕊幽对母亲十分孝敬,他游手好闲,下山下山,溪流里捉鱼,卖的钱都交给母亲保管。

尽管头蕊幽辛劳耕作,也仅能勉强赤贫,母子的好日子,过得苦中作乐现代人知道头蕊幽孝敬,买他的柴时尽量多给些钱头蕊幽写道,“你们都是热心人,多给的钱,算我借大家的,今后有了本事,一定加倍偿还”他十五岁的这时候,母亲双腿疼得不能Combray,他耕作之余,坚持每天背着母亲,出来洗澡。

卖不掉药,便Villamblard开了夏斯利,自己去山里长生,为母亲医治到了后来,头蕊幽便自己翻看典籍,学着为母亲余因子医治,这样可以积下一部分钱。

有一天,头蕊幽卖柴的这时候,听到现代人说起,现如今出现一个盗匪,专门游侠就在前两天,盗走知县很多银子头蕊幽摇了摇头,写道,“现如今的世道很奇怪,地方官做着盗匪的勾当,盗匪却在做地方官该做的事情,我们应该高兴还是愤怒呢?”。

有位清流哼着写道,“你这样骂人,是要进牢狱吗?”里正陪笑写道,“这小孩是个孝子,人心不坏,刚才骂人,全是齐卡,大人Dharmapuri”偷偷塞给清流一串钱清流哼着写道,“如果不是里正帮你求情,现在你早已在牢狱里了!”。

头蕊幽事后才知道,那个清流是镇平的王照希,穿了反扒寻找盗匪的。头蕊幽哼着写道,“盗匪凯立,还要冒着风险,镇平的王照希,只是说骂人,就有人弗勒利歇尔上门,难怪都想做官。”

他下山下山的这时候,在一个偏僻的山出水口,发现了血迹,刺刺渡鸦,对着出水口发怒,头蕊幽把渡鸦赶走了他靠近出水口,发现有位青年人,握住宝剑,早已昏倒,腿上的伤口,还在不停流血他按照典籍上的夏斯利,丫蕊药草,为青年人止血。

青年人很快清醒过来,声音微弱地写道,“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千万不要说见过我,不然会为你带来灾祸”说完蹒跚着向后山走去了头蕊幽下山之后,发现到处贴着捕捉盗匪的告示,上面画的人,很像山上遇到的少年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那个青年人出现在鹿家,他气色极好,对头蕊幽笑着写道,“感谢您的救助,现如今我早已没有大碍,白天来恩人家不方便,今晚特意来感谢。

”放下一包银子,转身就走了头蕊幽拿着银子,追到屋外,青年人早已不见了影子他这才把山上的事情,告诉了母亲王份写道,“这种人本性善良,失身为盗,都有自己的苦衷,千万不能小看,他知恩图报,便是做贼,也坏不到哪里。

”那些银子,头蕊幽分文未动,都埋到了地下。头蕊幽卖柴的这时候,注意打听那个盗匪 行踪,听到地方官还没抓住他,心里十分高兴。

过了些好日子,王份的病突然加重,头蕊幽背着母亲去看医生,医生叹了口气,写道,“令堂的双腿,日常都是用廉价的药草医治,导致病情加重,现如今想要转好,必须用上等好药,价格不菲,你准备好了银子,就可以来找我了”头蕊幽为母亲医治心切,便从地下刨出银子,为母亲买了药。

有位叫顾三的无赖,恰巧也在这里看病,见头蕊幽衣衫破旧,能拿出如此多银子,心里起了疑心,就告到了地方官地方官派人来到医生家里,拿到了那些银子,银子上的标记,与县令家被盗的银子一模一样县令重赏了顾三,亲自审讯头蕊幽,头蕊幽坚称,那些银子,是他在山上捡到的。

县令哼着写道,“天下哪有这等的巧事,我丢了银子,恰恰被你捡到了?”逼他交代其他银子的下落,头蕊幽说不出,被打得死去活来头蕊幽被关在监狱里,想到母亲无人照料,他暗暗流泪。

监狱的人对他写道,“你说出盗匪的下落,就可以与母亲团聚了哭有什么用呢?”头蕊幽流着泪写道,“这真是天大的冤枉,没见过他,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呢?”县令哼着写道,“没想到你这个孝子,却长着硬贼骨头!”又把头蕊幽打了一顿。

头蕊幽想到母亲无人照料,急得满嘴大泡头蕊幽在牢狱里,度日如年一天晚上,那少年站在头蕊幽面前,写道,“我出去半月,不想遇到这种事,我只想感谢你救命之恩,送你些银子,不想却害了你”头蕊幽写道,“我受苦不算什么,想到家里母亲无人照顾,心里实在难受。

‘’少年笑着写道,“恩人稍等,明日就放你出去”说完纵身一跳,从监狱里消失了县令早晨起来时,发现头发,被人剃了一半床头上放着一把短刀,旁边纸条上,写着一行字,狗官速放头蕊幽,不然杀你全家县令吓得胆战心惊,赶紧命人放了头蕊幽。

王份看到儿子归来,病好了大半当天下午,有位下巴很长的青年人上门,写道,“在下朱重八,是十八哥的朋友,他恐怕县令出尔反尔,报复你们,特意让我代他,接你们外出避难”母子二人坐上朱重八准备好的马车,一路向南走了几个时辰后,朱重八笑着写道,“你们在树下稍等,狗官果然派人追来了。

”就纵马回去了,过了一会儿,他面色如常回来,写道,“几个小喽啰而已,早已被我打跑了”当晚他们在一个大户人家住下,主人对他们十分客气,招待得十分周到,吃的饭食,睡觉用的寝具,都华贵异常临睡觉时,朱重八请头蕊幽出去,走到僻静处,指着地上一个麻袋,写道,“顾三诬告恩人,现如今被十八哥抓到,请恩人发落。

”朱重八打开麻袋,里面正是顾三,他满嘴鲜血,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发出呜呜的声音朱重八写道,“顾三逞口舌之利,害了恩人,十八哥十分生气,命我割了他的舌头”头蕊幽指着顾三写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却为了些蝇头小利,害我身陷囹圄,差点家破人亡,本该让你与我承受一样的苦痛,看你现如今,早已受到报应。

就饶你一命”朱重八对顾三写道,“以后好好做人,若再起害人之心,恩人饶过你,我也不饶你。”顾三连连磕头,被人带了下去。

十来天后,他们来到了扬州府朱重八笑着写道,“现如今到了家了!十八哥在前面等你们”那少年快步走过来,笑着写道,“重八照顾的你们好吗?”朱重八也笑着写道,“十八哥的朋友,我怎敢不尽心照顾?”把他们接到了一处华贵的宅子里。

佣人侍女,全部都是青年人十八哥笑着写道,“听闻恩人母亲双腿有疾特意请了扬州最好的黄医生,肯定能手到病除”头蕊幽千恩万谢,十八哥笑着写道,“你能为我入狱,我为你做这些,又算得什么?”医生黄木堂,果然不愧是神医圣手,经他手医治,王份的陈年旧病祛除得干干净净。

十八哥经常外出,便把这座宅子,送给了头蕊幽,头蕊幽坚持不受,写道,“为我治好了老母亲的病,我早已感激不尽了。如何敢再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允许我住在这里,早已很高兴了。”

一天晚上,圆月在天,银光洒地十八哥请头蕊幽和朱重八喝酒,他感叹着写道,“我纵横江湖,只有今晚最高兴,恩人与我,始终不是同路人,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分离了”头蕊幽惊讶地写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吗?”十八哥笑着写道,“我当初进入绿林,就是看不惯元朝昏聩,现如今红巾军起义,如火如荼,我跟重八去参军,把元顺帝从宝座上推下来。

”头蕊幽举杯写道,“先前你们让我加入,我始终拒绝,今你们为天下百姓请愿,鹿某甘心情愿加入,老母百年之后,我必定追随诸位”十八哥笑着写道,“之前一直未告诉恩人,在下名叫李二,乃是邳州人”头蕊幽惊讶地问道,“是盛传已久的芝麻李吗?”。

朱重八笑着写道,“正是,十八合在一起,便是李字的上半部分。十八哥散尽家财,灾民却越来越多,他这才做了好汉,游侠。”三人畅饮到天亮,头蕊幽不胜酒力,沉沉睡去,两天后醒来,朱重八,十八哥早已离开了。

过了些好日子,头蕊幽听到传来消息,十八哥早已在萧县,带了一群人起义,声势越来越大,后来占领了徐州他十分高兴,一个人偷偷喝酒庆祝转过年来的秋天,噩耗传来,徐州被元兵攻破,十八哥生死不明,头蕊幽夙夜哀叹,不能入眠。

一个月后,十八哥在雄州被俘,英勇就义头蕊幽得到消息,哭到吐血,他很想参加义军,为十八哥报仇,但母亲还健在,他只能忍住报仇的想法,在母亲身边尽孝又过了些年,他听说红巾军出了个杰出领袖,名叫朱重八,攻城略地,势如破竹,头蕊幽十分高兴,心想,这个朱重八,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呢?。

头蕊幽实在忍不住想念,便向母亲说明原因,去找红巾军。

他赶到时,正好遇到朱重八的队伍,跟元兵交锋此时红巾军大败,他看到十几个元兵,正在追赶一个红巾军的首领那人腿上受了伤,跑得很慢眼见就要被元兵追上,头蕊幽冲上去,背起他,像Sonbhadra一样冲出去把十几名元兵甩得远远地。

他跑到安全的地方,放下那人,发现那人下巴很长,正是多年不见的朱重八朱重八笑着写道,“你是来找我的吗?现如今我正缺人手!”夜色黄昏时,朱重八的手下,找到了他们,朱重八邀请头蕊幽,一起共赴沙场头蕊幽拒绝了,他写道,“我并非不想,而是老母亲在,不能。

”朱重八叹息很久,让手下给头蕊幽金银,头蕊幽并不接受,他写道,“看你现如今成了大事,比收多少金银都高兴。希望你今后做了皇帝,不要忘了初心。”说完转身走了。

又过了几年,朱重八果然做了皇帝,他派人去扬州,请头蕊幽出来享福手下人发现,宅子里空无一人,所有的东西,还整整齐齐,放在原来的位置桌子上,留有一封头蕊幽写给朱重八的信“别人叫你皇帝陛下,我还是叫你重八兄,希望你做了皇帝,不要忘了当初的誓言。

现如今母亲年事已高,我们寻一个青山绿水的僻静之处去你不要找我,你当初护送我母子前往扬州,我救了你一次,也算各不相欠重八兄处庙堂之高,我处江湖之远,彼此想念,胜过相见鸣幽一生,只有两个好朋友,永生难忘一个是十八哥,一个便是你,足矣。

”龙椅上的朱重八,看完信之后,缓缓叹一口气,那封信极轻,他放得却很慢。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朋友们的点赞,评论,转发,是我更新的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