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唐朝侠客传奇小说

[复制链接]
查看48 | 回复0 | 2022-10-3 00: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朝开元年间,泉州有个富商,名叫沈孤云,专门做海上贸易,将丝绸瓷器,通过海路,运到世界各地,赚了很多银子日进斗金,都不为过当他四十岁时,已经妇孺皆知,人称沈半城沈半城与妻子王氏,成婚二十几年,却没能生下一儿半女。

王氏非常自责,多次提出,要为沈半城娶个小妾,延续沈家香火沈半城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我如此相守,安度天年,也非常不错,这赚下来的银子,用来救济穷人,也算为你我将来,积一份阴德”有一年,沈孤云跟着商船,去南洋做生意。

在海上遇险,桅杆被大风吹断,商船在海上漂泊许多天,淡水将要用尽,已经断粮三四天,人们全部有气无力,躺在船上一动不动,任凭海浪送到一座孤岛旁边

沈孤云挣扎着抓过海图,却发现那座孤岛,在海图上并未注明海岛上突然冲下好多人,跑进水里,将商船拖到了岸边沈孤云试着用异族语言,与他们说话,这些人毫无反应还有些人,开始搬着船上的货物沈孤云喃喃自语,说道,“这次真的回不去了。

”人群里有个老人,用泉州话对沈孤云说道,“你是泉州人吗?”沈孤云惊喜的看着老人,说道,“您也是泉州人吗?”老者笑着点了点头,他抬起手,嘴里发出一串奇怪的声音,忙着搬运船上货物的野人,全都停了下来老人自称江横练,也是泉州人,之前跟着商船跑海运,也是被风吹到这座小岛,当时岛上有个女野人,抢他做了丈夫,如今已经成为海岛主人。

沈孤云试着问江横练,可否愿意回去,江横练苦笑了下,说道,“我已经二十几年,没有家里消息,如今做了野人头领,哪有脸面回去?”沈孤云叹了一声,说道,“话虽如此,您不想叶落归根吗?”江横练看着远方的大海,沉吟不语,过了好久,这才说道,“初次相见,我有个不情之请,请您一定要答应我。

我有个女儿,今年才三岁,我不想她像我这般,在这小岛上荒废年华,求你将她带走,养大成人”说着叫过来一个小女孩儿,那小女孩儿眉目很像江横练,但眼眸是蓝色,看起来漂亮江横练说道,“这是我的女儿江流岚,希望你照顾好她。

”沈孤云试探着说道,“你女儿很漂亮,你宁愿骨肉分离,也不离开这座小岛吗?”江横练笑得很苦涩,说道,“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家乡,但又舍不下这些野人,他们虽然有些野蛮,但很讲义气,我这一辈子,也只能终老在此了。

并不想离开但我不希望女儿,跟我过一样的生活”

沈孤云长叹一声,说道,“我虽非江湖中人,却也知道一入江湖,身不由己,这个小小的海岛,未尝不是一个江湖呢我并没有子嗣,如果你能助我,离开这个海岛,我愿意将您的女儿,当成我的女儿抚养,你看如何?”江横练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他取下一枚玉佩,戴在女儿脖子上,说道,“这枚玉佩,是我心爱之物上面刻着铁锁横江留给她,做个纪念”江横练让手下修好了商船,沈孤云将商船上的货物,卸下大部分,作为感谢,留给江横练,江横练笑着说道,“只留些丝绸和瓷器就可以,我看着它们,就会想起,遥远的东方,才是我的家。

”过了些日子,海上风起,沈孤云扬帆起航,依照江横练所绘的海图,离开了海岛。一路上,江流岚非常安静,并没有哭闹。

回到泉州之后,妻子王氏,问起江流岚来历,沈孤云便照实说了,王氏是个善良女子,流泪说道,“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人儿”对待江流岚,如同亲生并将她的姓氏,改为沈沈流岚经常跑出去,跟其他孩子玩耍有一天沈孤云正在读书,听到外面人声喧哗,却是沈流岚将其他孩子,打得脑袋肿起大包。

家人不依,找上门来沈孤云慌忙赔礼,又给了医药费,邻居这才带着孩子离去王氏叹了口气,对沈流岚说道,“小小年纪,为何下手如此狠呢?”沈流岚瞪大眼睛,说道,“他们说我是异种,难道不该打吗?”王氏私下对沈孤云说道,“海外野岛长大的孩子,果然缺少管教,一个女孩子,下得如此重手,将来如何嫁人呢?”沈孤云却笑了笑,说道,“流岚相貌与其他孩子不同,被欺负,也是在所难免,我倒是觉得,她打了这一架,以后便不会受气。

”王氏叹一口气,说道,“这孩子,迟早被你宠坏了。”

过了两天,那被打的孩子,主动站在大门外,招呼沈流岚出去玩耍沈孤云笑着,看两个孩子并肩拉手跑出去又过了些日子,街面上来了卖艺人,沈流岚整天站在那里,看人家耍拳抡棒,回来之后,便找了个木棍,在院子里练习王氏笑着,对沈孤云说道,“你的宝贝女儿,又发痴了。

”沈孤云却因势利导,找人教沈流岚武功沈流岚学得极快,小小年纪,练得有模有样,虽然手持木剑,几个月下来,挥舞之间,杀气毕现沈流岚的师父,惊喜的对沈孤云说道,“这是个千载难寻的武学奇才,一定要请名师指点,不要耽误了孩子前程。

”沈孤云叹一口气,说道,“真正的武林高手,就如同天上的神仙,可遇而不可求,我能去哪里寻找呢?”沈流岚十三岁时,泉州的拳师,已经无法教她本事,沈孤云便放下生意,带着沈流岚,遍走名山大川,寻访高人,指点她本事。

青城山的叶道人,当时已经七十岁高龄,弟子徒孙星罗棋布见到沈流岚演示剑法后,非常惊讶,亲自下场,与沈流岚过招,指点了她凝气御剑之道沈流岚在青城山住了半年,与各位剑道高手学艺,武功大进当时蓬莱天涯海阁,也以剑术出名,阁主骆初雪,派无情剑冷凝寒,带领十七名年轻剑术高手,问剑道于青城。

叶道人力排众议,让沈流岚以俗家弟子身份应战沈流岚女扮男装,连败天涯海阁五名高手,冷凝寒大为震惊,亲自与沈流岚动手,冷凝寒使出惊涛八剑,将沈流岚头巾挑落他惊叫道,“你居然是一名女子?!”沈流岚笑道,“女子就不能比剑吗?”突然变幻招法,不住进攻。

冷凝寒挥剑隔开,冷笑着说道,“冷某绝不会与女人比剑!不管输赢,冷某都没面子你若再不停手,我便将你宝剑震断!”沈流岚剑指冷凝寒,笑着说道,“我记住你了!”她突然运力,将宝剑折断,大声道,“今日沈流岚,断剑起誓,将来定将冷凝寒打败!”

青城山一战,沈流岚虽败犹荣,一举成名。人称青城女剑。

叶道人叫住沈流岚,说道,“你代青城出战失败,青城对不住你,我师妹五枚师太,住在黑木崖白月庵,我可以向她写信,推荐你”沈流岚在黑木崖白月庵学艺三年,尽得五枚师太真传出剑时矫若惊龙,五枚师太欣慰地说道,“你的剑术,已经有我八分神韵了。

”沈流岚试探着问道,“我剑术学成之后,可以去找冷凝寒报仇吗?”五枚师太笑道,“江湖事,江湖了年轻时想做就去做,不要等老了后悔!”离开黑木崖后,沈流岚单人独剑,去天涯海阁,挑战冷凝寒两人交手三招,沈流岚逼得冷凝寒弃剑,沈流岚一声大笑,收剑下蓬莱。

冷凝寒面如死灰。天涯海阁阁主骆初雪,听到冷凝寒败绩,面色如常,不发一言。冷凝寒独自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三月没有出门。

三月后,冷凝寒破门而出,骨瘦如柴,双眼无神,呢喃道,“我没输,师父不要生气,徒儿一定给您争气!”天涯海阁剑士,相顾无言自视甚高的大师兄冷凝寒,居然就这样疯了骆初雪闻讯赶来,却见冷凝寒在一处花树下,舞剑如风,使用的正是当日,应对沈流岚的剑术。

见到师父前来,冷凝寒不知闪避,一剑急刺骆初雪侧身避开,屈指弹中冷凝寒眉心,冷凝寒弃剑倒地,唇色惨白如纸骆初雪再次出掌,拍中冷凝寒后心,冷凝寒吐出几口黑紫色淤血,又昏了过去冷凝寒再次醒来,神志清醒了很多,见到师父站在床边,下床跪拜。

说道,“弟子无能,丢了师父的脸面”骆初雪叹一口气,说道,“江湖比斗,必有胜负,需要以平常心对待,你如此急功近利,该怪罪的,应该是我,是我没有教好你”冷凝寒再次磕头,说道,“师父放心,这三月之内,弟子已经悟出对付沈流岚招式,这次再上青城,必能大获全胜。

”骆初雪问道,“你打败了沈流岚,那又如何?还有江流岚,许流岚,你都逐个打过去么?”

冷凝寒沉吟不语骆初雪面色凝重,说道,“习武贵在修心,知不足然后改之,习武并非为了争强好胜,当初我让你们十八人,去青城问剑,只是为了切磋,不想惹出这段恩怨实在是我之过”冷凝寒豁然开朗,再次倒地跪拜,说道,“感谢师父教诲,弟子这次,真的懂了。

”半月后,冷凝寒仗剑下蓬莱,除暴安良,做了很多侠义之事青城山叶道人,听到这些事情,一声长叹,说道,“骆初雪教弟子的本事,比我高明许多”沈流岚笑着说道,“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打败了冷凝寒,就说明师父比骆初雪更厉害。

”叶道人又叹一口气,说道,“习武之人,追求武功高强,固然没错,但更重要的,是要正确看待对错,冷凝寒能放下恩怨,不找你报仇,你却做不到。仅从这点,便是骆初雪赢了。”

沈流岚惊讶地说道,“您送我去黑木崖明月庵学艺,师父五枚师太曾经告诉我,江湖事,江湖了,我究竟该听谁的呢?”叶道人笑着说道,“谁的话,都要听,也不能都听你如今长大,应该有分辨是非的本事”沈流岚笑着说道,“我师父的意思,就是要有武德,是不是?”叶道人笑着,点了点头。

沈流岚这才想起,已经许久没回泉州了,她回泉州的路上,听到街谈巷议,都跟一名大盗有关。那名大盗神出鬼没,侮辱了很多良家女子。而且沈流岚还听到消息,天涯海阁的冷凝寒,已经在追踪那名大盗了。

回到泉州的家时,沈流岚这才发现,父亲沈孤云,已经卧床不起她跪在床前,哭着说道,“您生了病,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沈孤云笑着说道,“你醉心武功,我不忍心耽误了你,如今得知你有所成就,便是死也安心了”过了一会儿,沈孤云继续说道,“你亲生父亲,名叫沈横练,在海外一座孤岛,我已经绘制了海图,你可以按照海图找他,骨肉团圆。

”沈流岚流泪说道,“他只生了我,您养我长大,生我容易,养我却艰难,我不会抛弃您的”沈孤云笑了笑,就这样死去了沈流岚哭得双眼流血,数次昏厥,人们都叹息着说道,“就算是亲生的女儿,也未必能做到这样,真是个有情意的女子。

”沈孤云去世之后,沈流岚留在家里,陪伴母亲王氏。

王氏见她每天茶饭不思,便对她说道,“你属于江湖,只有在江湖上,才能让你开心你应该离开我,去过你喜欢的日子”沈孤云流泪说道,“我已经没了父亲,不想再失去母亲”王氏笑着说道,“你有这份孝心,便足够了,我如今身体还好,十年八载,不会有事。

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不会快乐,你去江湖高兴了,我便也安心了我见你打听那个大盗的事情,知道你还放不下江湖事”沈流岚叹了口气,说道,“那个大盗,实在是可恨,已经祸害了很多女子,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他正法”王氏笑着说道,“这是为民除害的好事,你应该去做。

”沈流岚给王氏磕头,说道,“女儿杀了那大盗,便回来陪母亲。”便带上宝剑出发了。沈流岚走过很多地方,听到很多大盗的恶行,想要杀了大盗的决心,更加强烈。

八月的一天,沈流岚听说,大盗在泰安附近出现,便赶了过去她路过一座荒山时,发现草丛里,有个受伤的老人那老人满身是血,自诉遇到了强盗沈流岚帮他包扎伤口时,那老人始终盯着她看沈流岚有些愠怒,说道,“您年纪大了,请放尊重些。

”老人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见姑娘蓝色的眼睛,非常好看,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你不是中原人士吧?”沈流岚哼了一声,没有理他,老人便不再说话此时天要黑下来,沈流岚将老人移到一处破庙取出随身携带的食物,分了些给老人。

老人精神好了些,还是不停偷看沈流岚沈流岚非常生气,说道,“你再看我,便把你眼睛刺瞎了!”起身去了另一间破屋子半夜时分,沈流岚突然听到,有人靠近了破庙,她提剑而出,发现外面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正是多年不见的冷凝寒。

冷凝寒笑了笑,说道,“想不到青城女剑也在,我追踪独行大盗,请您让开”沈流岚疑惑地问道,“大盗在哪里?”冷凝寒剑指破庙中的老者,说道,“便是他了”那老者做出委屈的样子,对沈流岚说道,“他胡说八道,我只是个采药人,遇到了强盗,被打成这样子,可不是什么大盗。

”冷凝寒冷笑道,“我追踪你好多年,如何会错?我刺了你七剑,横三竖四,你若是心里没鬼,便脱下上衣,让沈姑娘瞧瞧”老人呸了一声,说道,“我是知廉耻之人,如何能对着女子脱衣服?”沈流岚心里一动,她为老人包扎伤口时,的确发现,老人有七条伤口,恰好是横三竖四。

与冷凝寒所说的伤势完全相符冷凝寒突然出剑,刺向老人,老人晃身躲开。

冷凝寒冷笑着说道,“哪个采药人,有如此好的武功?”沈流岚握紧剑柄,冷声说道,“你究竟是谁?不说实话,我就杀了你!”老人突然大笑,说道,“天下谁都可以杀我,唯独你不可以,哪有女儿杀老子的道理?”沈流岚冷笑着说道,“我爹早就死了。

”老人笑着说道,“死了的,只是沈孤云,你的亲爹江横练,并没有死!”他手拍胸膛,大声道,“老子便是江横练,当年在海岛上,将你托付给沈孤云的,就是我!”沈流岚呸了一声,说道,“我的身世,很多人都知道,你能说出这些,也没什么。

你敢冒充我爹,我杀了你!”老人冷笑着说道,“你随身玉佩上,刻着铁锁横江,是不是?”沈流岚一下愣住过了一会儿,她摇摇头,大声道,“那你也不是我爹,我爹在岛上做岛主,绝不是为害天下的坏人!”老人身体一震,喃喃说道,“为害天下?为害天下?”他身体突然一阵抽搐,倒在地上,不停翻滚,说道,“好冷,好冷。

”冷凝寒剑指老人,冷声说道,“事到如今,装疯卖傻,也救不了你!”

老人突然对沈流岚大声说道,“滚出去!我不想害你”他声音发颤,神志渐渐昏迷沈流岚距离老人稍近,已经感到寒气逼人冷凝寒惊讶地说道,“原来他修炼了天魔功!”沈流岚曾听五枚师太谈起,天魔功是一门邪恶功法,一旦没有女人滋养,男人便会全身血液凝结成冰。

短短时间之内,老人全身覆盖薄冰,气若游丝,随时可能断绝冷凝寒上前一步,举剑砍下,却被沈流岚挥剑拦下冷凝寒诧异地说道,“事到如今,你还要回护他吗?”沈流岚摇头说道,“该死之人,我必不阻拦,只是想知道,他究竟该不该死。

”冷凝寒说道,“他就是那个大盗,难道还不该死吗?”就在这时,那老人呵呵两声,双脚用力蹬地,居然绝气身亡。老人临死挣扎,崩裂衣服,一张纸落在了地上。

沈流岚心里一动,用剑尖挑起,那赫然是一张海图图中用朱笔,圈住的小岛,与沈孤云所绘海图上海岛位置,极其相近沈流岚抓过那张海图,怅然若失,有夜风吹进来,海图微微翻转,后面还有文字流岚我儿,为父江横练,对你只生未养,心有不甘。

我原本泉州人,自幼习武,难以糊口,以做海运船工为生后因海上遇险,漂流无名岛屿,岛上有一石窟,内载天魔老人秘籍我一时好奇修炼,因此沉沦,无法自拔岛上野女众多,可做我丹鼎你便此时出生为父发病时,亲疏难辨,唯恐害你。

恰好泉州商人沈孤云,漂流至此,求他将你,带回祖籍沈流岚看到此处,泪流满面,原来冥冥之中,江横练已经料到自己归宿海图下面的字迹,被鲜血浸透,已经无法辨识如此慈父,如何变成了大盗,沈流岚百思不得其解

冷凝寒后退一步,握紧宝剑,低声道,“你若是想为他报仇,那就动手”沈流岚凄然一笑,说道,“他死有余辜,我不会跟你动手报仇,只求你转身离开,让我与他独处,他如今已死,便不是大盗,只是个老人,是个父亲”冷凝寒转身走开,他恍惚之间,觉得身后沈流岚,与当初单人独剑,单挑天涯海阁之时,判若两人。

第二天,太阳初升,一座石头堆成的小小孤坟,并不如何显眼沈流岚用宝剑削平木头,挥剑刻上先父江氏横练几个字,想了想,又抹去了她在坟前,生了一堆火,将沈孤云给她的那份海图,扔了进去看着海图变成飞灰,沈流岚双眼无神。

直到灰烬熄灭好久,她才转身离去有微风吹来,沈流岚身体摇晃,差点摔倒。她就这样,摇摇晃晃地走远了。

原创不易,求关注。大家看的好,请多多点赞,感谢大家,一定要多多点赞,才能让更多的人看见。多多点赞,转发。这对我很重要,成绩好了,我才有写下去的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