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我的侠客桃花传人情缘

[复制链接]
查看58 | 回复0 | 2022-10-2 12: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朝末年,嘉峪关下,有个小小的酒馆老板娘年约三十来岁,面目清秀,宛如江南女子老板娘长得温婉,更有一手酿酒的本事烧出的美酒,有江南味道,让许多西北汉子,面红耳赤,头重脚轻酒鬼庞三,摇头晃脑说道,“你们懂什么,酒里有老板娘身上的香气。

这叫酒不醉人人自醉”叶九不屑地说道,“你喝得多了,还有老板娘洗脚水的酸气!”庞三嘿嘿笑道,“你肯定喝过,不然怎么知道是酸的?”叶九本想发怒,看到老板娘从后厨娉婷而出,便咽下涌到嘴边的话,笑着说道,“桃花娘子,你酿酒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老板娘笑容比酒更醉人,“前些日子,有人送我些玉米,是从大食国传来的新鲜东西,金色的种子,我试着酿酒,味道果然不错”老板娘姓陶,因为面容红润,如三月桃花,人们便私下叫她桃花娘子,到了后来,人们当面叫她,老板娘便笑着答应。

冬天里没事,人们喜欢聚集在小酒馆,讲古论今桃花娘子很会做生意,特意请了个说书的吴先生,讲江湖恩怨,刀光剑影,听的人聚精会神,流连忘返,酒水也比往日,多卖了几成吴先生这几天说的,是当年魏忠贤离京办事,半路被青木教圣女戈青鸾刺杀的一段往事。

古庙之内,戈青鸾施展精妙剑术,杀死魏忠贤八名护卫后,举剑急刺魏忠贤魏忠贤退无可退,伸出双指,夹住刺来宝剑微微用力,叮的一声,将宝剑折断众人都一声长叹,非常失望庞三大声道,“先生胡说,那魏忠贤,不过是个狗仗人势的宦官而已,如何有了高超武功?”吴先生笑了笑,“魏忠贤是天道盟弟子,会武功,有什么稀奇?”。

庞三愣了愣,大声道,“我不信!”叶九大声道,“先生,继续讲下去,莫听庞三放屁!”吴先生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戈青鸾处变不惊,扔了断剑,使出猱飞之术,腾空而起,以上势下,双掌合击魏忠贤头顶,魏忠贤滑步后撤,躲开了这一下。

两人你来我往,斗得非常激烈”众人听到情势急迫,都紧闭呼吸。听吴先生 说下去。

“戈青鸾久战不下,使出飘香掌法,一掌拍碎魏忠贤肩头,厉声道,“魏阉,你当初横行无忌,可曾想到,会有今日?我这就为枉死在你手下冤魂报仇!”戈青鸾手起掌落,眼见要杀了魏忠贤,不想旁边冲出一人,挡下了戈青鸾这一击。

”说到这里,吴先生醒木一拍,就此住口酒馆内嘘声四起人们无限惋惜,骂道,“这样的恶人,怎会有人来救?吴先生,救下魏忠贤的是谁?”吴先生笑着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再讲”人们又嘘了一声,说道,“吴先生,我们请你喝酒,你便把谜底告诉我们如何?”。

吴先生指了指桃花娘子,说道,“说书也要有信用,桃花娘子给了我钱,我便不能提前泄密”庞三转向桃花娘子,笑道,“桃花娘子,依你来看,是谁救了魏忠贤?”桃花娘子笑道,“又来取笑我,我只是个卖酒的妇人,如何知道江湖人的心思?”吴先生笑道,“桃花娘子说得对,天下最难揣测的,不是江湖,而是人心,也正因为如此,江湖才让人向往。

远处的小路上,一个少年慢慢走近,他提着两条用柳条穿的鱼,在酒馆门前停住桃花娘子向少年招手,柔声道,“白果又抓了好几条大鱼,今天的客人们,又有口福了”庞三大声道,“白果,你这两条鱼,打算换什么?”白果羞怯地笑了笑,把鱼藏在身后。

桃花娘子笑着夺过鱼,将二十枚青钱,放在白果掌心白果恭敬地给桃花娘子鞠躬,转身要走,又被桃花娘子叫住,“有客人吃剩的饭菜,带回去喂鸡”那饭菜分明刚做出不久,白果再次给桃花娘子鞠躬,小心翼翼地捧着饭菜离开了。

叶九大声道,“桃花娘子,再来一坛好酒!”庞三斜眼问道,“叶九,哪里来的酒钱?”叶九呸了一声,“桃花娘子照顾白娘子母子,我多买一坛酒,也算照顾那孤儿寡母了!”庞三嘿嘿笑道,“若是桃花娘子,能陪我喝几杯酒,她所有的酒,我都买了!”

桃花娘子如同没听见,拎着两条鱼,去了后厨庞三了无兴趣,又向吴先生说道,“先生走南闯北,给我们说说,你见过什么样的美女?”吴先生喝一口茶,向着后厨看了一眼,笑着说道,“美人的确见过几个,但没人超过桃花娘子。

不过我倒是见过一位男子,真的称得上倾国倾城”庞三呸了一声,“先生又骗我!糙汉子如何比得上娇滴滴的小娘子?”

吴先生笑道,“我是个男人,都觉得他好看”叶九醉眼微醺,大声道,“这人是谁?”吴先生眼望前方,幽幽地说道,“那人在武林名气很大,名叫姑苏剑仙唐溪月是武林中三百年来第一人,修为接近陆地神仙当年在华山长空栈道,单人独剑,杀退洛中十八魔,一举成名。

”有人冷笑道,“先生张口就是侠客剑仙,以我来看,那个唐溪月,站在长空栈道不尿裤子,就是英雄,至于单人独剑,单挑洛中十八魔,都是骗人的!”说话那人,身材高大,戴了顶斗笠,遮住大半张脸,从进门之后,就坐在角落里喝酒。

此时开口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充沛庞三点点头,“先生说话,深得我心,敢问先生是哪里人士?能不能过来喝一杯?”那人并不抬头,冷声道,“你不是好东西,离我远点!”庞三看了眼那人腰间宝剑,微微一笑,向后厨大声道,“桃花娘子,鱼做好没有?”桃花娘子声音,从后厨传来,“我这鱼是高价买的,必须高价卖出去,你两串青钱,吃一条鱼,你家母大虫,还不撕烂你的嘴?”

庞三装着没听到,又喝了一口酒大声道,“最近出了个大盗,见到漂亮的女人,就要想尽办法凌辱,桃花娘子,你要小心了”桃花娘子在后厨忙碌,没有说话庞三又向吴先生说道,“你说的那个什么姑苏剑仙唐溪月,若能抓住这名大盗,我就信他本事。

”吴先生一言不发,收拾了醒木,出门而去

暮色西沉时,酒馆里的人渐渐散去,桃花娘子收拾了桌椅,泡了壶茶,坐在门前空地上休息少年白果提了几个捕兽夹,从门前经过,怯生生地说道,“老板娘难得容易清闲,你还不去休息一会儿?”桃花娘子笑着说道,“你还在忙碌,我如何能休息?”白果低声道,“我母亲身体不好,我要多赚钱银子,给她买药,买好吃的,你的钱,已经够多了。

”桃花娘子笑问道,“你觉得多少银子算多?”白果看着桃花娘子的笑容,愣了好久,才低声道,“老板娘,你笑得真好看,比我妈笑得还好看”桃花娘子又对着白果笑了笑,白果不敢再看,提着捕兽夹,急匆匆地走了天黑之后,酒馆很少来人,但桃花娘子并不打烊,对江湖行人来说,深夜里一碗热汤,温暖的,不仅仅是肠胃。

茶泡好之后,桃花娘子在滚烫的茶水里,放几瓣干花,得了热气的滋养,干花舒展怒放,茶香里也便有了花香。

三更天时,有个背刀的独目男人,走进酒馆,大声道,“好酒好肉,都拿上来!不缺银子!”桃花娘子搬来一坛酒,便去后厨切肉,独目男人饥渴难耐,将桃花娘子泡好的香茶,一饮而尽他意犹未尽,让再泡一壶桃花娘子笑道,“那是女人家补气血的茶,你真的要喝?”男人把刀横放在桌子上,笑道,“喝完之后,不能如小娘子这样好看,我便罚你,陪我喝几杯。

”桃花娘子收拢笑容,“客人说笑了”放下酒菜,转身离开独目男人突然伸手,去拉桃花娘子胳膊,“长夜漫漫,又没有客人,陪我喝一杯,大爷不缺银子!”桃花娘子后退一步,笑道,“客人找错了地方,小店只卖酒肉,不卖笑。

”独目人拍拍刀鞘,大笑道,“小娘子说错了,我可没说花钱!”桃花娘子冷声道,“客人还未喝酒,已经醉了”转身向后厨走去,独目人伸手去拉桃花娘子衣袖,桃花娘子突然转身,将一碗热汤挡在身前,道,“客人小心”独目人收回右手,肩头骨节咔咔作响,左臂突然暴涨,抓向桃花娘子肩头。

“老板娘是好人,你不许欺负他”少年白果手持弹弓,站在门口,他放捕兽夹回来,恰好遇到这件事,尽管心里害怕,仍是用弹弓,对准了独目人独目人突然抽刀,冷声道,“滚!耽误了大爷好事,杀了你!”桃花娘子轻声道,“白果,你赶紧离开,我不会有事。

”白果看着寒光闪闪的刀,又向前走了一步,大声道,“我娘说了,我是男子汉大丈夫,要保护女人!你是老板娘,更是个女人,需要我保护!”独目人冷笑,“臭小子,毛都没长全,做什么大英雄?”提刀向白果走来白果射出一枚弹丸,独目人挥刀将弹丸劈飞,长刀横推,砍向白果。

桃花娘子端起热汤,洒在独目人后背桃花娘子绕着桌子疾走,独目人一刀将硬木桌子劈烂白果大声道,“你欺负老板娘,我跟你拼了!”捡起桌上碗盘,扔向独目人独目人挥刀将碗盘砸落,大步跃到白果身边,挥刀向他砍去白果转身就跑。

酒馆门口,一个身材高大,头戴斗笠的的男人,让过白果,挡住了独目人他冷声说道,“老子今晚,不想杀人,赶紧给老子滚!”独目人冷笑道,“你又是谁?敢跟我这样说话?”斗笠人道,“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却知道你是肖凤蝶!”肖凤蝶大笑,“知道大爷的名字,还不快滚?”。

那人冷声道,“习武之人,最忌讳以武斗狠,调戏妇女儿童,诸多忌讳,你肖凤蝶都占全了!今日我便替武林除害”肖凤蝶冷笑道,“你既然想死,大爷就成全你,我的刀下,不在乎多一条人命!拔剑!”斗笠人点了点头,“我一掌拍死你就好,你的血太脏,会污了我的剑!”。

桃花娘子突然大声道,“你要杀人,就带他远远地去杀,血腥气会挡了我的财运”少年白果站在原地发愣,他不知桃花娘子这话,是对谁说的两个男人,同时嗯了一声斗笠人向前迈出一步,挥掌拍向肖凤蝶,肖凤蝶横刀急挥,眼前却失去了斗笠人影子,接着右臂巨疼,被斗笠人一记掌刀砍断,斗笠人提着肖凤蝶脖子,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少年白果身体颤抖,哇的一声哭出来桃花娘子轻轻抚摸他头顶,低声道,“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白果抬头问道,“我不明白,你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还有人欺负你?”桃花娘子眼望黑夜,笑着说道,“不也有人帮我么?这么晚了,你再不回家,母亲要惦记了。

”白果啊了一声,说道,“我这次出来,我妈并不知道,她说晚上危险,不许我出来”桃花娘子低声道,“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诉你母亲,免得他担心”少年白果嗯了一声,跑进了夜色里桃花娘子收拾了满地狼藉,重新坐下,泡了一壶茶。

肖凤蝶留下的包袱,装满了银子,桃花娘子随手将包袱与调料放在一起

天亮之前,桃花娘子去屋子里,小憩了一会醒来时,少年白果提着两只兔子,站在门口,桃花娘子拿了四串青钱给他,白果摆手不接,认真地说道,“昨晚老板娘受惊了,这两只兔子,是给你压惊的”桃花娘子笑了笑,“你昨晚也帮了我,这两只兔子,我必须给钱。

”白果认真的说道,“我妈说了,日常受老板娘的恩惠,已经很多了,这次绝不能要钱”白果似乎察觉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向远处跑去过了一会儿,当地里长,带着几个捕快,急匆匆地从门前经过,一个时辰后,去而复返,在小酒馆稍坐休息,桃花娘子赶紧端上饭食。

里长说道,“桃花娘子,最近有些乱,你要小心些”桃花娘子嗯了一声,问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值得惊动了官爷?”里长低声道,“今日早上,十里外的乱坟岗内,发现一具独眼人尸体刚才官爷们认定,死者是大盗肖凤蝶,他夜夜登门入户,先奸后杀,然后卷走钱财,一走了之,祸害了不少良家女子,官府正在到处缉拿,不想死在这里。

”里长又喝一口酒,摇头叹息道,“也不知是哪位侠客,有这样的本事,硬生生掐死一名武功高强的大盗!”桃花娘子笑道,“我帮里长大人留心,看到侠客,一定禀报大人”里长笑道,“侠客来无影去无踪,就算你遇到,怎么会认识?”。

桃花娘子笑道,“侠客也食人间烟火,也许还真的,在我小店里吃饭喝酒”里长严肃的说道,“事关身家性命,可不能乱说”桃花娘子笑了笑,又去后厨,拿来一只卤好的兔子,用荷叶包了,递给里长,笑着说道,“日常没少了里长照应,这一点心意,请务必收下。

”里长微微一笑,说道,“桃花娘子,你会做生意!”会同那几名捕快,醉醺醺地走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小酒馆里人多起来,庞三照例要了一壶酒,一碟花生米,喝得满脸通红,眼神追随桃花娘子身影,大声道,“桃花娘子,吴先生什么时候能到?我还想知道,是谁救了魏忠贤!”桃花娘子忙得如穿花蝴蝶,笑着说道,“你再喝两壶酒,吴先生就来了!”

门口有人影闪动,少年白果,连同一名青衣女人,站在门口,青衣女人面色不好,衣服破旧,却洗的非常干净,她向着桃花娘子微微一笑,说道,“这几年,我们母子,多蒙你照顾,我特意带了白果,上门感谢”青衣女人拄了根木棍,说了这几句话,就微微气喘。

白果放下手里的干菜,轻轻捶打母亲后背桃花娘子扶她进屋坐下,笑着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要客气,何况白果送来的东西,我都高价卖出去,赚了不少银子呢”庞三笑道,“白娘子,人家帮你这么多,就用干菜感谢,未免太寒酸了。

”白果大声道,“这些菜,都是娘亲挑选了好久,又晒了整个夏天,没沾一点雨水和灰尘,是世上最好的东西!”青衣女人笑了笑,说道,“白果,为娘教你的话,全都忘了?”白果收敛声音,低头说道,“孩儿不敢忘,母亲大人教我,当别人骂你时,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再去看他。

庞三大声道,“你嘟嘟囔囔,像念经一般,说的什么鬼话?”白果昂头说道,“这是我妈教我的,每当人家看不起我时,我便默念几遍,便精神抖擞了”庞三摇头道,“一个疯女人,教了个小疯子!”白果暴怒,冲上去对庞三又打又踢,大声道,“不许说我母亲!”白娘子叹一口气,说道,“果儿,你又忘了么?”。

突然有人大声道,“我倒是觉得,白果做得没错!人家打你,便打回去!人家骂你,便骂回去!”却是那个戴斗笠的人,去而复返桃花娘子笑着,给斗笠人送上一壶好酒,两个精美的下酒小菜说道,“这是我做的菜,免费送你尝尝,不要钱。

”庞三道,“我天天来捧场,也不见你送我个菜,为何给他?“斗笠人眼望庞三,冷笑道,“你喝多了,最好闭嘴‘’庞三突然暴怒,大声道,“我昨天敬你,可不是怕你,你对我不敬,我便对你不客气!”斗笠人哼了一声,“你不客气,又能怎样?”突然上前一步,抓着庞三衣领,将他扔出了酒馆。

庞三站起来,大声道,“你就是那个大盗!我这就去报官抓你!”有人笑道,“庞三,你真的喝多了,大盗已经死在十里外的乱坟岗,尸体都被官家抬走了!”

桃花娘子抿嘴笑道,“一会儿吴先生就来了,你再不进来,可没位置了”庞三大声道,“我这是大人不记小人过!”蹭进屋子,找了个远离斗笠人的位置坐下桃花娘子笑着说道,“今日白夫人来了,我非常高兴,大家吃喝之后,就请离开,我请客就是。

”说完陪着白夫人和白果,去了后屋庞三呸了一声,“早知如此,就该多要几壶好酒,弄个好菜”又小声道,“白夫人,白夫人,一个落魄的病妇人而已,值得如此?”斗笠人放下酒杯,走到庞三面前,一声不吭,又将他扔了出去。

庞三摔得七荤八素,大叫桃花娘子救命,见无人应声,便不敢进去,又不想离开,就站在大树下,等着吴先生叶九端了一杯酒,凑到斗笠人面前,笑着说道,“先生打得好,我早就看庞三不顺眼”斗笠人低声道,“我打他,是他对白夫人不敬。

没有帮你出气的意思,你还算个好人,赶紧离开这里,免得受了牵连”叶九茫然。

远处马蹄声响亮,十几名背刀挎剑的人,飞马来到,大声道,“就是这里,下马围了,一个都不要跑了!”众人仓皇无比,纷纷跑出酒馆,一名年轻人飞身下马,大声道,“天道盟解决江湖仇怨,不相关的人,都坐着别动!”一名老者缓步来到小酒馆门前,大声道,“戈青鸾,这么久的恩怨,今日该了结了!”

桃花娘子搀扶着白夫人,缓步走出小酒馆,桃花娘子笑着说道,“这里没有戈青鸾,几位天道盟朋友,一定是误会了”老者手指桃花娘子,冷笑着说道,“戈青鸾,你当初有胆子刺杀魏公,为何今日不敢承认?青木教如今失势,你真的以为,躲在这里,便能苟延残喘?”。

斗笠人突然冷笑道,“这世界上,天道盟不讲天道,就是天大的笑话,出了个为祸天下的阉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如今魏阉已经伏法多年,过错都有公论,你们还要为他报仇?”好几名天道盟弟子,大声斥责道,“你是什么人?敢对孙堂主这样说话?”斗笠人哈哈大笑,“”“天道盟,浩然正气堂孙不悔,依我看来,你是执迷不悟,你说话做事,真的是个孙子。

好几名天道盟弟子大怒,拔剑向斗笠人冲去,斗笠人突然拔剑站起,在天道盟弟子人群中一闪而过,然后插剑归鞘那几名天道盟弟子,纷纷在他身后倒下斗笠人向桃花娘子歉意点头,说道,“对不起,让你的酒馆,沾染了血腥气!”桃花娘子微微一笑,轻轻摇头。

斗笠人转身,向着孙不悔道,“这里没有戈青鸾,带着你的人,赶紧滚!”孙不悔冷声道,“我这样走了,他们岂不是白死了?”斗笠人向前一步,冷声道,“你要怎样?凭你的三脚猫剑法,也敢跟我斗?我的剑比你快,这就是道理!”

孙不悔冷笑道,“你的剑快,但我的人多!”斗笠人冷笑,“够十八个么?”孙不悔吃了一惊,道,“你是唐溪月?”斗笠人没有说话,孙不悔摇头道,“你绝不是唐溪月,当初戈青鸾行刺魏公,你还替他挡了一击”斗笠人笑道,“魏忠贤未得势前,也做过好事,他曾经给一个姓唐的少年二两银子,让少年渡过灾年成人,那少年,就是如今的唐溪月,他给了唐溪月一命,唐溪月也给了他一命。

已经两不相欠”他提高声音,大声道,“你们要么打,要么滚!”孙不悔面色惨白,带起那几名弟子尸体,仓皇而去。庞三站在树下,摸了摸头。

桃花娘子看着斗笠人,低声道,“多谢你解围,但你不该冒姑苏剑仙唐溪月的名字”斗笠人笑了笑,“这都瞒不过你”白娘子低头对白果说道,“我又该吃药了,你去家里,把我的药拿来”少年白果答应一声,飞快地走了白娘子转过身来,向着桃花娘子说道,“他不是唐溪月,我也不是戈青鸾。

”桃花娘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白娘子继续道,“我只是戈圣女身边的一名剑姬,自幼身体很弱,戈圣女对我极好”她轻轻伸手,与桃花娘子相握,在她耳边轻声道,“但白果,真的是圣女和唐溪月的儿子”桃花娘子身子摇晃,“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白娘子眼神,涣散下去,“我支撑不了太久了,我知道,你也喜欢唐溪月,知道了白果的身份,你这么多年的坚守,也值了。

”桃花娘子笑道,“其实这些,我早就知道,我来这里,每天看着白果,便如看到了当年的唐溪月。我原本只想做个凡人,风来听风,雨来看雨。直到遇到了唐溪月,我只远远地看了他一眼,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她转头,看向斗笠男人,“我知道你对我好,你若能等,就等我下辈子”斗笠男人,点了点头,笑道,“有你这句话,再等五百年,那又如何?”桃花娘子点点头,对斗笠人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姑苏剑仙唐溪月,真的非常厉害,吴先生说的,都是真的。

我对他一见倾心之时,他正在长空栈道之上,独占十八魔”桃花娘子伸手,与白娘子相握,低声道,“你安心去,有我在,没人欺负白果!”白娘子点点头,她握着木棍的手,缓缓松开,整个人倒地,一动不动远处小路上,少年白果,快步跑来,大声道,“妈,你的药丸,我拿来了!”。

三天后,少年白果在一处新坟跪拜,然后起身,坐上了桃花娘子的马北风劲吹,夕阳在嘉峪关城楼上,摇摇欲坠,如宣纸上湮开大块鹅黄桃花娘子勒马回头,看了来时路一眼,然后转身,打马而去过去,她是回不去了,而那个江湖,她始终不曾离开。

原创不易,请大家多多关注。大家若是看得好,请多多为这篇文章点赞,欢迎大家留言,我会及时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