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侠客传奇之刀剑如梦在线阅读

[复制链接]
查看55 | 回复0 | 2022-10-2 12: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侵坏瓮新苔绿,秋入横林数叶红陈厚仪无心欣赏雨后美景,纵马疾驰前几日,他接到师兄叶秋蝉书信,说道,自己修炼内功,气息走入了岔路,如今身体每况愈下若陈厚仪再不来,就阴阳两隔,只能黄泉再见了陈厚仪曾经在青云寺,跟随白眉僧学武,白眉僧只收两名弟子,大弟子叶秋蝉,二弟子陈厚仪。

两人在青云寺学艺十年彼此朝夕相处,情感胜过亲生兄弟离寺之时,白眉僧将随身刀剑,赠送给两名弟子,叶秋蝉得到一把戒刀,陈厚仪得到一柄宝剑为谋生计,陈厚仪做了一名商人而大师兄叶秋蝉,醉心武道,持三宝戒刀西行入蜀,很快成为四川有名高手。

阴沉雷声,在头顶滚动炸响,将陈厚仪拉回现实大片乌云凝聚头顶,显然大雨将来路随山转,前面开阔地中,有个小酒馆,写着太白遗风的酒旗,在风雨中肆意摇摆,陈厚仪又看了看天,调转马头,在小酒馆前停下陈厚仪一脚踏进酒馆,鼎沸人声扑面而来,酒馆里多是赶路的行人,被雨水耽误了行程,在此歇脚避雨,同时喝酒解乏。

酒馆掌柜身材壮硕,人却非常和气,见陈厚仪气质不俗,特意领到一张雅致桌子边坐下,陈厚仪投桃报李,要了几个好菜,一壶美酒雨忽然大起来,敲得屋顶啪啪作响有个身材瘦小的老人,带着满身水汽,冲进了酒馆老者抹去脸上雨水,把沉甸甸的包袱拍在桌子上,大声道,“好饭好菜,都摆上来!咱不缺银子!”。

陈厚仪微微皱眉,这一包袱银子,至少上百两,如今世道不太平,这老者如此招摇,若是被贼人惦记,就要人财两空了。财神上门,掌柜的眉眼开花,吩咐伙计,上了满桌好菜,陈厚仪本不太饿,便停下筷子,看老者吃饭。

老者伸筷子夹菜,如风卷残云 ,两腮高高鼓起,样子非常滑稽有人小声道,“说他没有钱,带一大包银子,若是有钱,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老者很快将桌上饭菜,一扫而空他放下筷子,拍着肚子说道,“你好久没吃这样饱了?”。

店掌柜笑着说道,“客官又在说笑,您带着一大包银子,如何会挨饿?”老者嘿嘿笑道,“你怎么知道,包袱里是银子?”店掌柜忽然变了脸色,让伙计打开了包袱包袱里面,全是硬邦邦的石头众人都咦了一声,“难怪吃相难看,原来是个吃白食的。

”店掌柜强笑道,“客爷真会开玩笑,看雨天无事,来消遣我”老人用手指剔牙,缓缓说道,“我是消遣人的人么?”店掌柜收敛笑容,“没钱也可以,让我们打一顿,给大家看个热闹,这顿饭,就算我请了”老者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大声道,“伙计,结账!”伙计闻声而动。

他们拳脚打在老人身上,发出砰砰的声音,如同击中了牛皮鼓老者大声道,“用力些,身子发痒!”陈厚仪暗暗吃惊,这老者竟然是个高手,练过十三太保横练之类的外门硬功。

一名伙计被震得手脚发麻,随手抡起木棒,打向老者头顶,嘭的一声,木棒折断掌柜冷笑道,“抠他双眼!”陈厚仪大声道,“只不过一桌饭菜而已,何必斩尽杀绝?他这饭钱,我给了!”就在这时,又有个人进酒馆避雨,惊讶地说道,“江十八,又来这里骗吃骗喝?”转身向陈厚仪说道,“这人名叫江十八,一贯骗吃骗喝,吃饱喝足后,便是无赖嘴脸,仗着自身皮糙肉厚,让主人一顿毒打抵债。

公子切莫上当”江十八笑道,“打我一顿,出气解闷,不比拿银子有趣?”他向陈厚仪说道,“公子高义救我,我非常感谢,请您再给我几两银子,不然我下次吃饭没钱,还要挨揍”店掌柜骂道,“你这人贪得无厌,要银子可以,我替公子,再打你一次!”。

江十八双手抱头,躺在地上,大声道,“快来,快来!只要给银子,骨头断了,也没关系!”店掌柜呸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他陈厚仪笑着说道,“我给你五两银子,你赶紧离开,我保证他们不打你”江十八接了银子,看着陈厚仪,笑着说道,“你是好人,我记住了你。

”不理会风雨交加,钻进雨里,扬长而去

店掌柜叹一口气,说道,“这样的烂人,不值得怜惜”陈厚仪笑道,“人在难时,能帮一把,便帮一把,至少不要落井下石,我总觉得,那江十八如此行事,肯定有苦衷,我们未经他人难,便莫劝他人善”店掌柜摇摇头,又叹一口气,“公子这样的好心,将来能成菩萨。

换成是我,便没有这般慈悲心,管他经历过何事,先打一顿,出了气再说!”陈厚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忽听门外有人冷笑道,“做买卖的人,讲求和气生财,你这样做,就不怕破财吗?”却是江十八,不知何时,去而复返店掌柜冷笑道,“若天下人,都像你这样,我的生意,早就做不下去了。

”外面大雨依旧,众人吃饱喝足,便谈天论地陈厚仪听那些人说话,很多时候,提到了唐擎月,这人年纪不大,却是蜀中唐门年轻一代翘楚,二十岁时,唐擎月用独门秘技,在升仙楼战胜门长唐千藏,成为唐门年纪最轻掌门人在唐擎月带领下,唐门兵强马壮,在蜀中武林,独占鳌头。

陈厚仪对江湖中事,并不如何感兴趣,此时也暗暗点头。,江十八冷笑道,“唐门所擅长的,不过是机关暗器以及用毒,并非真正的武者,他们虽然称霸武林,却被武林所不齿。”

有人笑道,“江十八,你何时又懂了武林之事?你说唐门坏话,小心被敲掉了牙,混丢了脑袋”江十八嗤了一声,冷笑道,“我这样活着,与死何异?唐门敢杀我,便证明,我说对了!”店掌柜冷笑道,“你懂得如此多道理,为何还如此落魄?”江十八回了一个冷笑,“为了几个小钱,每日见人点头哈腰,你哪里就比我强了?”店掌柜冷笑道,“真是翻天了,一个以肉身换饭吃的,乞丐不如的人,敢教训我了!”。

江十八哈哈大笑,对陈厚仪说道,“世人就是如此无耻,被我戳中心思,便恼羞成怒!”雨过天晴之后,陈厚仪继续上路,江十八跟在后面,大声说道,“前路凶险,多恶贼刁民,公子小心了”陈厚仪回头,笑着对江十八道,“祸从口出病从口入,你这随口乱说的习惯,以后要改一改,不然很容易招惹仇恨。

”江十八摸头笑道,“公子小心些,总归不是坏事。”陈厚仪点了点头。陈厚仪走出一段距离,回头望去,发现江十八背靠一根大树,站着睡着了。他摇了摇头,江十八活得通透,仅仅这拿起放下的本事,就超过了很多人。

又向前走了不久,突然有一匹马,从后面跑来,与陈厚仪并行,骑马年轻人向陈厚仪抱拳,说道,“在下蜀中解千椟,刚才在小酒馆中,很钦佩公子仗义出手,能与您交个朋友吗?”陈厚仪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是入蜀,就作伴同行,也免得旅途寂寞。

”谢千椟非常高兴,尊称陈厚仪大哥,一路上讲些江湖典故,风土人情,听得陈厚仪频频点头,之前仅存的一点戒备,此时烟消云散不知过了多久,江十八骑了头掉毛老驴,气喘吁吁赶上来,对陈厚仪说道,“最近路上不太平,经常有贼匪,打扮成书生或者赶路少年样子,骗取外来行人信任,引到偏僻之处杀了,然后毁尸灭迹,夺了马匹钱财,一走了之。

”江十八看了谢千椟几眼,继续说道,“这位少年,看起来面生,公子一定要小心”谢千椟生气的说道,“你说这话,分明是把我当成了歹人!为了大哥安全,小弟先走为上”陈厚仪拉住谢千椟,笑着说道,“兄弟不要多疑,他也是好意,心底无鬼,为何要在乎别人怎么说呢?”谢千椟点点头,“看大哥的面子,不与他一般见识。

”江十八大声道,“我好心提醒,公子为何不信呢?”谢千椟翻身上马,“原本想陪伴哥哥一路,现在为证清白,只能先走”不理会陈厚仪挽留,打马如飞地走了陈厚仪向江十八说道,“感谢你为我安危着想,以后不要再跟随我了。

更不要评论我的朋友”

江十八笑道,“公子不知道吗,背后捅人一刀的,往往是自认为不错的朋友”陈厚仪生气的说道,“我朋友人品如何,我心里有数,不用你评论!”突然有好几个人,骑马从远处追来,大声道,“偷驴的老贼,就在前面,这次不要让他跑了!”江十八向陈厚仪说道,“公子保重!”跳进路边荒地,拔腿就跑。

他身材瘦小,但跑得极快,那些人追到近前,江十八已经化成一个黑点那些人愤愤地骂了几声,牵着驴回去了陈厚仪站在远处,很想帮他一下,最终忍住,继续骑马赶路天色将黑之时,树林里冲出四个手持刀剑的人,拦住陈厚仪,笑着说道,“先生扶危济困,仗义疏财,我们生活困顿,求先生留下银子,马匹。

”陈厚仪笑着说道,“你们身体健壮,只要出力,可以衣食不愁,为何要拦路抢劫呢?我给你们留下银子,是害了你们。”四人冷笑道,“小酒馆里的慈悲,果然是装出来的!”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挥舞长刀,向陈厚仪砍来,陈厚仪抽出佩剑,迎着长刀来势,将长刀荡开,上前一步,宝剑刺向对手胸膛对手竖刀回防,陈厚仪手腕轻转,宝剑刺向另外一人陈厚仪擅长用剑,但日常忙于生意,剑法有点生疏,况且剑走轻灵,与以刚猛见长的长刀对战,丝毫不占上风,几招之后,陈厚仪身处险境,被刀光围绕。

一人长刀竖砍,陈厚仪挥剑隔开另一人乘机挺刀疾进,刺中陈厚仪左肩头目大笑道,“中了!弟兄们再用些力,将他剁碎了!”忽然马蹄声起,有个清脆声音大叫道,“我是谢千椟,谁敢动我大哥?”四人大笑,“今日上天眷顾,一个不够,又送来一个,便是这两匹马,足够我们吃喝了!”分出两人,向谢千椟攻去,谢千椟自马上跃下,一剑刺翻一人,另一人转身要走,被他飞脚踹倒,又一剑刺穿大腿,血流不止,当即倒地。

其余两人见势不妙,转身就跑。谢千椟大声道,“敢伤我大哥!”连纵两步赶上,又将两人刺倒,陈厚仪大声道,“他们已经受伤,就不要杀了他们!”谢千椟冷声道,“若不是大哥开口,饶不了你们!”

谢千椟帮陈厚仪包扎了伤口,陈厚仪叹一口气,说道,“幸好有兄弟出手,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谢千椟笑道,“你我是兄弟,说些感谢的话,就有些见外了实不相瞒,我救大哥,也是跟那个江十八生气,倒是要让他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

陈厚仪叹口气,说道,“江十八是个好人,只是受得屈辱多了,看人多了些晦暗,兄弟莫怪”谢千椟笑道,“我是大人物,怎会跟他一般见识?小弟家距此不远,留大哥休息一晚,明日送大哥上路,如何?”又走了十几里路,果然发现了一个村子,谢千椟家,远离村子。

屋子里一应东西俱全,唯独缺少烟火气谢千椟准备了热水,让陈厚仪洗澡之后,又准备了酒菜,与陈厚仪对饮他笑着说道,“恕小弟直言,看大哥宝剑,应该不是凡器,但剑术实在不敢恭维,大哥带了如此名剑,在蜀地行走,一定要小心。

”陈厚仪轻轻抚摸佩剑,低声道,“这把宝剑,是师父所赠,我每次见到他,就像见到了师父说起来惭愧,师父本事极高,但我的剑术,却只算差强人意‘’谢千椟笑着问道,“敢问大哥师父是哪一位?”陈厚仪恭恭敬敬站起,向着青云寺方向行礼,然后才说道,“弟子不应该说师父名字,我的师父,人称白眉僧人。

已经圆寂多年”谢千椟嗯了一声,又给陈厚仪倒了一杯酒看着他喝下之后,伸手去拿那柄宝剑

陈厚仪大声道,“不要动我的宝剑!”想要拦住谢千椟,突然发现,伸出去的手臂,绵软无力陈厚仪头脑清醒,大声道,“这把宝剑,是恩师所赐,剑在人在,剑毁人亡,请你马上放下!”谢千椟拔剑出鞘,剑尖对准陈厚仪喉咙,面孔渐渐狰狞,冷笑道,“大哥,你绝没想到,那个江十八,说的很对,我根本不是好人,你的师父白眉僧,便是我杀父仇人!我永远忘不了,白眉僧使用这把宝剑,杀死我父亲的情景!”。

陈厚仪愣愣无语,脑子清醒无比,偏偏手脚越来越无力谢千椟继续冷笑道,“白眉僧,你杀了我爹,我便杀了你的弟子!也算是为我爹报仇了!嘿嘿,你绝对想不到,你心爱的弟子,死在你的剑下!”谢千椟举剑,急刺陈厚仪喉咙。

窗外突然叮的一声,谢千椟举着宝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脸上狞笑,渐渐凝结。当的一声,手里宝剑落地。咔嚓一声,门栓被人用掌力震断,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陈厚仪惊叫了一声。

推门走进来的,正是酒店掌柜,他笑着对陈厚仪说道,“公子莫怕,我是唐门弟子唐百变,门长与贵师兄叶秋蝉,是多年好友门长下令,公子入川之后,由唐门保证安全,我已经提前知会各大帮派,不想这谢千椟,却敢不听召唤谢千椟在酒馆之内,对公子侧目,眼中有杀气,我看在心里,一路跟踪下来。

看他对公子,还算客气,直到今晚,谢千椟对公子不利,我便出手,将他解决了”就在此时,谢千椟应声扑倒,一支短弩深入他肩膀,只露出一小截弩尾唐百变笑着说道,“前途凶险,我会护送公子,直到您师兄家里”陈厚仪奇怪地问道,“你知道我入蜀目的?”唐百变大笑,“这点事情都做不到,唐门就可以消失了!”。

唐百变轻轻拍手,有个年轻人应声进屋,拖走了谢千椟尸体。唐百变笑道,“这样的屋子,不能招待贵客,请公子移步到另个地方。”陈厚仪如同做梦,只能任凭唐百变安排。

两日后,唐百变护送陈厚仪,安全到达叶秋蝉家门前,不顾陈厚仪再三挽留,转身离开了,陈厚仪望着唐百变背影,赞叹了好久陈厚仪轻轻敲门,想着学艺的种种过往,刚叫了声师兄,眼眶先湿润了有人笑着说道,“是陈师弟么,来得好快!”打开大门,迎接出来,正是师兄叶秋蝉。

陈厚仪一下愣住,师兄面色红润,谈话中气充沛,哪像有内伤之人?叶秋蝉拉住陈厚仪,笑着说道,“师父圆寂之后,只剩你我,我实在想念师弟,想邀你相见,又恐怕你忙于生意,没有时间,这才编个谎话,让你前来”陈厚仪长出一口气,笑道,“师兄想我,小弟何尝不想师兄?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千万不要再说生老病死,让小弟担心。

”叶秋蝉笑了笑,“是我欠考虑,以后不会了。”拉着陈厚仪,走了进去。

中午时候,叶秋蝉准备丰盛酒席,招待陈厚仪,陈厚仪谈起一路见闻,对唐门赞叹不已,叶秋蝉面露喜色,说道,“唐门原本有恶名,唐擎月做门长后,大加整治,如今在蜀中武林,名声甚好实不相瞒,我与唐门门长唐擎月,还是好友。

”陈厚仪说道,“但白璧微瑕,唐百变护送我时,击杀谢千椟,手法狠辣,实在是有点过了”叶秋蝉笑了笑,顾左右而言他,“我如今有个想法,将师父赠给我们的刀剑,放在一起供养,也算对师父的怀念,你看如何?”叶秋蝉说完离席,带着陈厚仪,来到一处佛堂,供桌当中,供奉一把三宝戒刀,陈厚仪解下佩剑,恭恭敬敬,与三宝戒刀并排而放。

他对叶秋蝉行礼,说道,“感谢大师兄如此有心”叶秋蝉拍了拍陈厚仪肩头,“都是为了师父,不说这种见外话”两人跪拜之后,继续回去喝酒,陈厚仪心情大好,不知不觉之间,居然喝多了,叶秋蝉贴心扶着他,安排他睡下迷迷糊糊之间,陈厚仪似乎听到叶秋蝉在叫他,想要回应,却无法张嘴。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声道,“白眉和尚的宝剑,都被人偷走了,你还睡觉!”陈厚仪如遭重锤撞击,睁开眼时,叶秋蝉已经不在眼前他犹豫之时,又听到那个声音说道,“快去佛堂!”陈厚仪不及多想,挣扎下床,双脚发软,扑倒在地,旁边伸出一双手,搀住了他肩膀。

他侧头看时,发现搀扶自己的,竟然是江十八。他身材瘦小,但双手力气很大,托着陈厚仪,毫不费力,将他送到佛堂门口。

佛堂内,叶秋蝉双手颤抖,正在拆卸佩剑剑柄陈厚仪大吃一惊,酒醒了大半,他大声道,“这剑是师父所留,师兄为何要拆了?怎能如此对师父不敬?”叶秋蝉闻声抬头,双眼中满是惊疑,看到江十八,勉强笑道,“我看着剑柄,有些破旧,想着修一修。

”江十八冷笑道,“你这是拆,可不是修!”叶秋蝉冷声道,“你又是谁?”江十八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知道,你想拆开剑柄,取了里面的东西,交给唐擎月!”叶秋蝉突然身形暴起,挺剑急刺江十八,江十八站立不动,随手一拨,指尖扫中剑身,叶秋蝉感觉如遭雷击,宝剑脱手,他又拿起供桌上三宝刀,横扫江十八,江十八依旧是站立不动,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刀背,轻轻向怀里拉扯。

叶秋蝉身体前倾,江十八左掌横扫,若是叶秋蝉不放手,就要被掌风扫断肋骨,他撒手后跃,跳出佛堂陈厚仪捡起宝剑,剑柄原本已经松动,此时突然脱落,落在地上,声音震耳,中间竟然是空的陈厚仪俯身去捡剑柄,一道劲风飒然而至,与此同时,陈厚仪被人拉住衣领,向后横移两尺,一根短弩,擦着剑柄,没入地面。

有三人从屋顶跳到地面,中间一人,正是唐百变,他高举弩机,一步步走近,大声道,“叶先生是唐门好友,对他不敬,死路一条!”陈厚仪转头看向叶秋蝉,大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叶秋蝉苦笑道,“我当年离开师门,西行入川,遇到了唐擎月,那时他只是一名唐门弟子,我们相见恨晚,便结成了兄弟。

他非常喜欢用刀,对这把三宝戒刀,更异常喜爱,经常借去把玩我并没有在意,直到一年后,唐擎月武功修为暴涨,挑战门长唐千藏成功,一举成名我也非常高兴,便前去庆祝”江十八突然冷笑道,“你绝对没想到,唐擎月成为门长,是你助了他一臂之力。

”叶秋蝉茫然看了江十八一眼,低头道,“我后来才知道,三宝刀刀柄中空,里面藏了一本刀谱,唐擎月就是练成刀谱上的刀法,才赢了门长唐千藏”陈厚仪突然领悟,说道,“难道我的剑柄里,也藏着秘籍?”叶秋蝉点了点头,“唐擎月做了门长之后,野心越来越大,妄图称霸整个武林,又想要剑柄里秘籍,只要刀剑合璧,就能无敌天下,被我一口回绝。

师父送刀给我,我可以处置刀中秘籍,但无权替你做主唐擎月恼羞成怒,居然控制了我一家老小,我唯有屈服,这才将你骗到蜀中,本想悄悄取了剑柄中秘籍,送给唐擎月,换回家人不想被他撞见,坏了大事!”江十八大笑,“你真以为,唐擎月会放了你家老小?他若是对你放心,如何会让唐百变,来监视你?”。

唐百变冷笑道,“我真的走了眼,没看出来,你是个高手!就算你奸狡过人,今日让你丧命在天罗弩下!”他身边两人,同时举起弩匣,嗖嗖之声不绝于耳,足足三十支短弩,同时射向江十八江十八突然纵起,短弩擦着他鞋底飞过,他半空中一个圈转,落向唐百变,唐百变举弩激射,江十八挥手将弩箭拍飞,身子下落,脚尖点碎唐百变头颅。

另外两名唐门弟子,扔掉空弩匣,双手连挥,数十枚铁菩提劲啸疾飞,向江十八攻去,江十八抓起唐百变尸体,挡在身前,噗噗之声不绝于耳,唐百变尸身,瞬间被铁菩提打的千疮百孔陈厚仪急冲而上,将两名唐门弟子刺倒叶秋蝉不住跺脚,“我一家老小,都被你们害死了!”江十八冷声道,“害死他们的,是你!”。

有个清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老先生说得不错!就算叶秋蝉帮我得到剑中秘籍,我也会把他杀了!我怎会让人,抓住我的短处!”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缓步走了进来,他每走一步,众人的心,便震颤一下叶秋蝉大声道,“唐门长,你当初不是这样说的!”唐擎月冷笑道,“人都会变得,难道你不知道?你骗陈厚仪来蜀中,心里想的,跟嘴里说的,可是一样?”。

叶秋蝉低头不语。

唐擎月转向江十八道,“我很欣赏老先生,你若能过来帮我?任何事都好商量!”江十八大笑,“我没读过书,却也知道,鸟兽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唐擎月冷笑道,“那只有一条死路,留给你走!”江十八大笑,“当年有个无知的小子,名叫唐准,跟我说过同样的话,被老子切成了两半,还有个南天一剑才楚江远,也说把我扔进黄河,然后老夫就让他沉尸河底。

”江十八眼望唐擎月,“你想我怎样死法?”唐擎月讶声道,“当年江湖上,有个鼎鼎大名的剑圣江白月,难道就是你吗?”江十八摇了摇头,“时间过得太久,我都忘了”唐擎月冷笑道,“江白月也好,江十八也罢,都是垂垂老朽,如今江湖,是年轻人的天下,听说当年江白月三剑六洞,杀了我们开山门长唐准,今日我便三剑六洞还回去!”。

江十八大笑,“三剑六洞,那是唐准才有的死法,你一剑两洞,都是高抬了!”唐擎月站立不动,佩剑不知何时出鞘,剑光灿然,刺向江十八剑光才起便灭,唐擎月站在原地不动,眉间缓缓出现一点嫣红,渐渐变大,最后爆出大片血花。

江十八大笑道,“江湖需要的,是有浩然正气的年轻人,不然的话,就会有人告诉你,你爷爷永远是你爷爷!”唐擎月的尸体,摇晃着倒地。

叶秋蝉跪在江十八面前,“求爷爷救我家人!”江十八昂然而立,大声道,“自己做的孽,要自己来偿还!”陈厚仪跟着跪倒,向江十八说道,“求老前辈,救我师兄一家”江十八长叹一声,喃喃自语,“俞白眉,同是你的弟子,为何做人差距,如此之大?”陈厚仪大喜,又磕了个头,说道,“前辈认识先师,更不该坐视不理。

”江十八叹了口气,“‘老子只是吃了你一顿饭而已!这代价,有点太大!”一天后,叶秋蝉全家团聚,江十八转身离开,叶秋蝉跪地不起,“老人家若无处去,我愿意为您颐养天年”江十八充耳未闻,对陈厚仪说道,“你不适合江湖,还是做生意,更适合你。

”他转身走远,大声唱道,“大爷我修清净,不做剑仙只做凡人,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又过了些日子,江湖传出消息,一名瘦小老者,手持竹枝,走入蜀中唐门,随意挥洒,打退唐门高手,劫走叶秋蝉一家老小有武林名宿,根据亲历者描述,揣测那人身份,赫然是几十年前,剑圣江白月,蜀中唐门一战,是江白月独门剑法,最后一次出现在江湖。

依旧是原创,求大家关注支持这周腰肌劳损犯了,不能久坐只能更新一章,大家莫怪兵器里藏秘籍,搬用了金老先生倚天里的情节,算是向前辈致敬若是大家觉得好,求大家多多为这篇文章点赞,这对我非常重要谢大家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