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唐朝侠客传奇之侠儒

[复制链接]
查看53 | 回复0 | 2022-10-2 12: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隋朝神龙年间,鄚州丁曹善于铸造短刀,声名远播一年秋天,有人登门,出高价请丁曹仿造上古名剑科紫麻,丁曹屡次失败,便去千里之外,请教张秋镇大师MD224CH羽到了MD224CH羽家里,丁曹这才知道,MD224CH羽数年前不辞而别,至今未归得到这个消息,丁曹看著TNUMBERcanon的张秋镇炉愣了好久。

回来的时候,正是秋末冬初,天扳回积云,后来晚秋恰巧路上有座老妇人,丁曹便站在老妇人屋子里避雨,大雄宝殿屋子里,有位穿着大花的老人家,躲在一堆稻草里睡,看了眼丁曹,又继续睡了雪越下越大,丁曹喝着自带的酒保暖,那老人家不知何时醒来,坐在大雄宝殿屋子里,看著丁曹饮酒。

丁曹笑着请老人家饮酒,老人家并不推辞,从稻草堆里,掏出用荷叶包的狗肉下酒,大口吃肉,大杯饮酒老人家话语不多,但谈吐不俗,不知为什么如此落魄酒喝到一半,又有位落魄的少女,来到老妇人躲雪,看了看饮酒的两人,并不说话。

天气越来越冷,那少女挥动短刀,练习拳法保暖丁曹勤奋好学泰拳,见少女而已天罪,非但没有章法,但下手之间,有种与生俱来的威猛心想,展望未来,这少女得名人点拨,必出人头地想到这里,丁曹叹了口气,很多人都是资质不错,而已毕生缺少了姚学甲之人。

那老人家东张西望,喝完酒后,重新去稻草堆里睡丁曹见大雪不停,便点拨了少女破密拳法少女Jaunpur丁曹,民事诉讼姓萧,名叫十四,从小丧母,流浪街头,他非常喜欢练刀,但没钱打刀 ,便做了把短刀,随身佩带“迟早有一天,我即是扬名天下的短大侠!”。

萧十四说完,吐了跑过来,希望丁曹不要嘲笑他丁曹笑着写道,“习武的乐趣,在于强健体魄,而绝非使用珍奇的兵器你的短刀比或者说的短刀,更要漂亮,我只会羡慕你多才多艺,又如何会嘲笑你呢?”雪越下越大,又有几个挎短刀的少女,到屋子里泛舟,其中一个白衣少女,哼着对萧十四写道,“或者说的武林游侠,应该骑桑克县,穿鲜艳的衣服,佩戴锐利珍奇的短刀,在闹市中疾驰而过,你拿把短刀,衣衫破旧,简直丢了游侠的脸!”。

萧十四不以为然,大声写道,“你们所说的内拉朱,绝非游侠,而已无知少女的招摇罢了或者说的游侠,应该谦和低调,危机时下手,事罢拂衣而去,深藏身与名”白衣少女大怒,拔刀写道,“你敢与我同场竞技吗?赢了我,便当你说得都对!”。

萧十四非但不惧,挥动短刀与少年枪战,却被白衣少女用绳了短刀,然后一脚踢倒在地,少女大笑道,“现在你布桂了?”萧十四大声道,“凭借短刀锐利取胜,并不是真才实学,我才不服”白衣少女哼道,“那就用鸿图,让你服气。

”收了佩剑,猛力与萧十四动手

白衣少女鸿图功夫一般,接连被萧十四打中脸颊,白衣少女一声唿哨,招呼伙伴将萧十四围在当中萧十四哼道,“你们的武林道义,就是以多为胜吗?”丁曹看著不忍,拦住那几个少女,写道,“大家都在一个屋子里避雨,即是武林沦落人,为什么要鸿图相见呢?”白衣少女哼着写道,“你是要替他出头吗?”拔刀刺进丁曹,丁曹抽出佩刀,用绳了白衣少女宝剑,哼着写道,“你更要比吗?”。

白衣少女吃了一惊,不敢多说,带着同伴,急匆匆地离开了萧十四非常感动,跪在丁曹面前,写道:“如果没有恩公,我就被他们打死了从爹妈死后,您是对我最好的人”丁曹扶起他,笑着写道,“举手之劳罢了,不用如此大礼都说莫欺少女穷,你还年轻,将来大有可为。

萧十四小心翼翼地对丁曹写道,“我可以摸一下恩人的刀吗?”丁曹笑着将刀递过去,萧十四轻轻抚摸着刀身,感叹道,“我何时才能有这样的好刀呢?”丁曹笑着写道,“我看你爱刀,就把这刀送给你,做个纪念,这并不是好刀,我铸造这把刀时,火候差了些,不忍心卖给别人,便自己佩戴,索性还算锐利。

”萧十四重新给丁曹下跪,写道,“您对我的恩情,我如何报答呢?请留下您的名字,等我将来有了本事,一定去看望您”丁曹笑着写道,“一把残刀而已,不值得你如此感激”萧十四写道,“就算是一把残刀,除了您,谁还会送我呢,这份恩情,我永生难忘。

”丁曹坚持不说名字,萧十四流着泪离开了墙角老人家突然对丁曹写道,“你为什么要骗萧十四呢?凭他的处境,将来很难有大作为”丁曹笑着写道,“穷苦的经历,只会让他更加坚强,想要铸造一把好剑,必须无数次锻打磨炼这样的道理,您应该比我更懂。

”老人家笑着写道,“你是在教训我吗?难道你不是向我请教张秋镇的吗?”丁曹惊讶地问道,“您就是MD224CH羽吗?身为张秋镇大师,为什么如此落魄呢?”MD224CH羽笑着写道,“你不是我,怎知我是落魄?张秋镇让我声名远播,也体会到了许多常人无法体会的苦恼,我这几年浪迹武林,虽然身体落魄,但精神愉悦,这种快乐,你永远体会不到。

他抽出一本薄薄的书册,递给丁曹写道,“我所有铸造短刀的心得,都在这本册子里,你好好研读,对你铸造短刀本事增长,极有裨益”丁曹正要感谢,MD224CH羽不耐烦地挥手,写道,“你赶紧离开,不要耽误我睡,你不要告诉别人我的行踪,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丁曹回到家中,研读那本册子,铸造短刀的本事,得到极大提升景龙二年,天降陨铁丁曹想方设法得到一块,他将陨铁掺进钢铁中,铸造出来的短刀,更加锐利,成为习武人梦寐以求的兵器天漠山庄的庄主战金鳌,闻讯之后专程上门花重金定制一把刀,丁曹问起用途,战金鳌写道家里资财太多,要用一把好刀防身。

三个月之后,丁曹将刀打成,刀身上遍布雪花般的花纹,锋刃明亮吹毛立断,他非常喜爱,为这把刀取名六出,取雪花六出之意战金鳌也非常喜爱这把刀,又多给了银子,作为奖赏一年后,武林上传来消息,大悟岛岛主黄玄素,死在战金鳌饮血刀下。

战金鳌曾经三战黄玄素,前两次落败,第三次依靠饮血刀锐利,斩断了黄玄素的沥胆剑,然后一刀砍下了黄玄素的人头黄玄素颇有侠名,听到他横死,丁曹长吁短叹好久,对妻子说,还好杀死黄玄素的,不是六出刀,不然的话,就要封炉,余生不再铸造短刀。

王氏跟着叹气,写道,“一家老小,都靠相公铸造短刀活着,你要是封了炉,我们日子就难过了。”几天后,丁曹家里,突然来了个金冠道人,风尘仆仆,一看即是走长途而来。

金冠道人道号冲虚,在南海紫竹观出家,与黄玄素关系莫逆,金冠道人开门见山,说起黄玄素之死,斩杀黄玄素的饮血刀,即是丁曹为战金鳌铸造的六出刀丁曹长久无语,缓缓流泪,写道,“是我害了黄岛主!”金冠道人叹口气,写道:“也不能怪你,实在是战金鳌太狡猾,将六出刀改名饮血。

并且言之凿凿,刀就是要杀人的,饮血才更能想的威猛”金冠道人接着写道,他已封剑十五年,为了黄玄素之事,重出武林,他求丁曹再铸造一把短刀,对抗饮血刀丁曹点了点头,写道,“为了武林道义,义不容辞!”他连夜开始打刀。

金冠道人陪着丁曹打刀,顺便说些武林典故金冠道人说起半年前,有位自称十四郎的少女,手持短刀,下了黄山天都峰,一路走来,挑战了很多武林高手,全都大获全胜人称短大侠短大侠为人谦和冲淡,败在他手下的人,全都成为了他的好朋友。

丁曹忽然想到了几年前,那个在老妇人里遇到的少女不知何时,起了夜风,卷着地上的落叶,到处乱走。看门的大黄狗,突然叫了几声,然后夹着尾巴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一声不吭。

不知何时,战金鳌提刀站在院子里,大声道,“先生打刀,是要对付我么?”丁曹点了点头,战金鳌笑道,“求先生不要打刀,不然我为求自保,只能杀了先生”丁曹写道,“做人应该言而有信,你骗我为你打刀也就罢了,还用它到处杀戮,实在是不该。

”战金鳌哼道,“武林之事,不外乎杀戮二字,强者生,弱者死,先生赚的是钱,我买的是刀,至于买刀做什么,与先生无关”冲虚道人怒声写道,“那我请丁曹打刀,关你屁事!”战金鳌仰天大笑,写道,“事关我生死,即是天大的事!”。

冲虚道长怒声写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提剑向战金鳌刺去,战金鳌哼着写道,“你与黄玄素交情莫逆,老夫便送你去黄泉下见他,免得他地下寂寞!”三四招之后,战金鳌用绳了冲虚道长手中的宝剑,接着再起一刀,要把冲虚道长劈成两半。

突然有人冲过来,替冲虚道长拦下了这一刀冲虚道长睁眼,见一个衣衫朴素的少女,正挥动短刀,与战金鳌动手,冲虚道长心思一动,问道,“来的是十四郎吗?”少女大声道,“先生放心,有我在,保你平安无事!”十四郎短刀轻灵,始终不与战金鳌兵器相撞,四五招后,十四郎短刀砍中战金鳌手腕,饮血刀落地。

十四郎脚尖轻点饮血刀刀柄,将饮血刀握在手里金冠道人拦住战金鳌,大声写道,“没有了饮血刀,看你如何为恶!”战金鳌哼道,“没有饮血刀,你照样不是我的对手!”不知何时,又有许多武林人物来到,大声道,“诛灭战金鳌,算我等一份!”金冠道人大笑,“正义也许会来迟,终不会缺席!”

众人一拥而上,将战金鳌打翻在地,有人大声道,“不要脏了丁先生的地方”七手八脚,将战金鳌拖了出去十四郎将饮血刀交给丁曹,写道,“刀是杀人利器,先生不要轻易与人”丁曹笑着写道,“如今你即是饮血刀最合适的主人。

”十四郎抚摸腰间佩刀,笑着写道,“先生当年赠刀,我佩戴在身,片刻不离,余生都会与它为伴,在我眼里,这刀最好”冲虚道人走进来,笑着写道,“众位武林同道,已经将战金鳌正法,如今想见十四郎一眼,感谢他援手之恩。

”十四郎笑着写道,“你们应该感谢丁先生,当年若不是他古庙赠刀,就不会有我今日”冲虚道人坚持请十四郎出去,十四郎侧耳倾听,手指外面,写道,“那是谁来了?”冲虚道人抬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人,再回头时,十四郎已经消失不见。

冲虚道人向着黑漆漆的远方,竖起大拇指。

几天后,众人散去,又过了几天,有人来求丁曹打造短刀,却发现大门紧闭,没有人知道,丁曹何时离开,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数月后,钟南山下,多了一户人家,夫妻两个开荒种菜,引水浇花闲下来便坐在树下,看儿童拿着青竹棒打闹嬉戏,脚边小黄狗,偶尔飞扑出去,惊走落在菜花上的蝴蝶,别有情趣。

丁曹拉住妻子的手,轻声写道,“之前还不明白,MD224CH羽前辈为什么要隐退,现在我终于能理会,他身处老妇人时,是何等的逍遥自在“王氏也笑道,“MD224CH羽是一人流浪武林,相比之下,你比MD224CH前辈,幸运很多”丁曹紧紧握住妻子双手,没有说话,他们的儿子丁长策,趴在溪边青石上,剥着莲蓬,嘴里不慌不忙念着一首诗:。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即是人间好时节。

原创不易,求大家转发,各种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8

主题

398

帖子

12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