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明朝侠客传奇免费听

[复制链接]
查看49 | 回复0 | 2022-10-2 10: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突然有人笑道,“直到今晚,我才晓得,原本奶奶与利剑门渊源甚深”董圭舜抬头,却见宁放不下站在门口,手中背着那老妇人面颊,就如老妇人当初背着花臂僧人老妇人双臂垂下,毫无反抗之力宁放不下接著笑道,“奶奶是生意人,我便与你做个生意,你放了董圭舜,我放了你的帮手,怎样?”董圭舜惊疑异常,原本这宁放不下也是个高手。

白雪老妇狰狞神色,渐渐平复,她缓缓帕克伍德原地,笑着写道,“刚才失态,让两位小学生高庆奎了”左手Blancheville,将宝剑送入董圭舜的刀柄之内白雪老妇手掌宁放不下,轻声问道,“你又是什么人?怎样晓得单枪匹马修为?”宁放不下笑容着写道,“我不仅晓得单枪匹马修为,还晓得利剑门只是没落,并非绝迹,雪落莲舟之外,还有个胡居士。

”白雪老妇哼了大声,写道,“利剑门怎样便没落了?”

宁放不下轻轻放下那老妇人,缓步走了进来,扶起董圭舜,笑着对白雪老妇写道,“我若没猜中,奶奶也是利剑门徒弟”白雪老妇眼神如电,突然自座上飘荡,半空之中以指做剑,向宁放不下攻了过去,宁放不下连连躲开,被老妇Behren肩头,躺倒在地。

白雪老妇冷立体声,“为什么不肯躲闪,怕我看出你师承么?”宁放不下笑容着写道,“不肯跟前辈动手”白雪老妇哼道,“你即是不出手,我也晓得,你是胡居士的门下!你法相潇洒,如同稻草人,只有胡居士才能Ganganagar来胡居士为人狡猾,Ganganagar的徒弟,行事鬼鬼祟祟,没有好东西。

”宁放不下笑着写道,“夫人用红酒无用,来为你行事,何况就Shahdol吗?”白雪老妇冷立体声,“棒果守旧,我杀了你!”宁放不下接著写道,“那个花臂僧,何况不是为你伤人吗?”白雪老妇哼道,“能为我行事,是他的荣耀 ,四海神智不清之人,都该杀!”董圭舜突然写道,“你既然痛恨饮酒的人,为什么又肉汤酒呢?”白雪老妇哼道,“四海神智不清的鳗形,都不要脸,明明晓得神智不清迟到,却偏偏舍不得杯上这林猬蓝属。

在陶醉中死去,不便是她们想要的吗?我这种做,便是遂了她们的心愿”

她哼大声,写道,“她们都叫我非道奶奶,只不过是误解了我,她们应该叫我观音菩萨,十方,科折粉!她们想饮酒,我便绞尽脑汁,酿了好酒出来她们想叱咤风云,我便找人,将她们杀了,我这种的好女人,四海少有!”。

董圭舜听得心里温热,全身毛发竖起灯光下,这女人白雪红衣,虽然上了几岁年纪,但容貌袖珍,此时狰狞如鬼宁放不下笑着写道,“所以你只不过是个钓翁,用红酒做Cozes,把爱酒之人收拢到此,然后全部杀掉,那个花臂僧,专门替你伤人,换取红酒,是不是这种?”。

白雪老妇哼道,“你说对了一半,花臂僧可以替我伤人,有些时候,我也突发奇想”她左手轻抬,向宁放不下头上拍去董圭舜来不及多说,一剑刺进白雪老妇后心白雪老妇身子微转,两根手掌夹住董圭舜板机,董圭舜飞击打向白雪老妇,白雪老妇哼道,“你一定是陆莲舟徒弟!这鸿图剑势,即是当年的陆莲舟!”。

董圭舜和宁放不下,双战白雪老妇,却根本不是对手,白雪老妇对两人的招式,似乎熟稔于心,以一敌二,还占上风三招之后,两人再次被白雪老妇打倒在地,全身经脉被封,无法动转白雪老妇轻轻拍手,那花臂僧背着禅杖,和枯瘦老妇人,应声出现。

他虽然被削断四根手掌,却脸色如常,向白雪老妇躬身行礼白雪老妇指着董圭舜,向花臂僧写道,“他削断你四根手掌,如今就交给你处置,把他砸成肉泥,埋到院子里花树下做肥料”又指着宁放不下,对老妇人写道,“他敢掐你脖子,如今生死,由你决定。

”两人躬身行礼,各自拖了一人,离开了屋子。白雪老妇坐在座位上,怅然若失。烛光跳了一下,突然外面响起大声惨叫,便是花臂僧发出的。白雪老妇身体弹起,冲到屋外。

只见花臂僧俯卧在地,身下一滩鲜血,正在缓缓流淌,旁边站着一个白衣老妇,正缓缓收回宝剑董圭舜看着那个老妇,满脸惊疑,那老妇使用的,竟然也是单枪匹马剑技白雪老妇脸上肌肉扭曲,进而变得狰狞,厉声写道,“姚雪落,你还没死!”后来老妇叹一口气,写道,“时间过了这么久,你我都垂垂老矣,过去的事情,你还放不下吗?”。

白雪老妇几近癫狂,大立体声,“是你老了,我怎么会老?”她撩起衣袖,露出雪白胳膊,上面一个红点,异常醒目,她尖立体声,“我守身如玉,怎样会老?倒是你还不死,霸占着我的陆师兄,不肯还我!”姚雪落皱眉写道,“即是我死了,你这副样子,陆师兄怎样会喜欢你?”白雪老妇手掌满院酒坛,大立体声,“陆师兄喜欢饮酒,我便酿了这么多好酒,他怎样会不喜欢我?”她连连躬身,向姚雪落行礼,写道,“我求求姚师姐,把陆师兄还给我,好不好?”

姚雪落叹一口气,写道,“几十年了,你还执迷不悟,就是我肯送,陆师兄肯不肯要你?”白雪老妇连连磕头,写道,“只要你放手,陆师兄就是我的”姚雪落皱眉道,“历师妹,当年你也是名满江湖的奇女子,怎样变成这副样子?”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愤懑地写道,“她变成这种子,还不是拜你们所赐?”。

董圭舜转身,就见有个居士,走了进来,那个居士,便是风雪夜与陆莲舟动手之人宁放不下跟在居士身后,向着董圭舜 一笑姚雪落叹息道,“胡师弟,你怎能如此说话?历师妹变成这种子,我也很痛心,为什么是拜我们所赐?”胡居士哼着写道,“若是当初,你们成全了历师妹与陆莲舟,她何至于此?”。

姚雪落哼道,“感情之事,怎样能拱手相让?我便不与陆师兄在一起,陆师兄也不会跟她枉你做了这么多年居士,居然还是看不透”胡居士哼道,“我若是看不透,肩头便不会挨师兄一剑”他手掌董圭舜,写道,“这小子,便继承了陆莲舟衣钵,你们想晓得陆莲舟下落,问他便可。

”董圭舜听得满头雾水,看向宁放不下,宁放不下只是微微一笑白雪老妇身体弹起,快如电光石火,落在董圭舜身边,大立体声,“快说出陆师兄下落!”抬手向董圭舜抓去,姚雪落并指如刀,斜切白雪老妇手臂,将她逼退白雪老妇写道,“姚雪落,陆莲舟离你而去,事到如今你还袒护陆莲舟吗?”姚雪落哼道,“我袒护的,并非陆师兄,而是陆师兄的徒弟。

”白雪老妇哼道,“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你,如今任何人,都不能阻拦我,寻找陆师兄!”自腰间抽出软剑,向姚雪落刺去。姚雪落毫不退让,挥剑相迎。

两人一穿红衣,一穿白衣相互攻击,进取有度,剑势相仿,虽然是生死相搏,外人看来,却如同同门拆招胡居士大声长叹,写道,“陆莲舟,这都是当年你做下的孽,如今却远远地躲清静!”突然有人大立体声,“这几十年来,陆某人何曾有过一天清净!”一人快步走进,便是陆莲舟,董圭舜长出一口气,叫了声师父。

陆莲舟点点头,突然拔剑,刺进胡居士,大立体声,“都是你这妖道,害得四海大乱!杀了你,耳根清净,四海太平!”胡居士拔剑迎击,两人打在一起,难分胜负姚雪落与白雪老妇,收剑罢斗,同时举剑向胡居士刺去,两人异口同立体声,“敢伤陆师兄,我杀了你!”胡居士大声长叹,弃剑余地,写道,“能死在同门剑下,死得其所!”。

陆莲舟突然拔剑,将二女宝剑击落,大立体声,“几十年了,还要如此么?”说到这里,已经是英雄气短,双眼含泪。两女同时站住,双目盯住陆莲舟。

陆莲舟叹一口气,写道,“当着晚辈的面子,你们如此争勇好胜,哪里还有半点长辈的样子”他看向姚雪落与白雪老妇,写道,“多年不见,我们都老了,有些事情,必须交代清楚,不然后辈,还会争斗下去,利剑门千年不倒,决不能灭在我们这代手里。

”他转向董圭舜,写道,“你可晓得,利剑门到了我们这代,只有四个传人,陆莲舟,姚雪落,历婴宁,以及胡千秋”董圭舜这才晓得,白雪老妇,名叫历婴宁陆莲舟眼望远方,悠然写道,“师父当初,收我们两男两女为徒弟,只不过内心,就是想我们结成两对夫妻,将利剑门传承下去。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也不知有何德能,姚师妹,历师妹,都看中了我”说到这里,陆莲舟看向胡居士,写道,“那是他还不是居士,而是我的师弟,长得玉树临风,是风流倜傥的人物,看上他的女子很多,但他心里,只有历师妹。

”胡居士哼了大声,写道,“如今一把年纪,说这些陈年情事,何况不羞么?”

陆莲舟叹口气,“总要要后辈,晓得真相你想你的徒弟,一辈子被你声名所累么?”胡居士看了看宁放不下,哑然无语宁放不下笑着写道,“这些事情,让老前辈们来说,的确不太合适,就有我代劳好了”他接著写道,“有些事情,晚辈是道听途说,加上揣测,不实之处,请各位前辈指正。

”宁放不下写道,“当初雪落莲舟在一起之后,历前辈非常生气,整夜不眠不休,身体急转直下,我师父心疼历前辈,找陆前辈理论,陆前辈心怀歉意,与姚前辈离开利剑门不想历前辈随后也跟着离开,到处寻找陆前辈在这期间,雪落莲舟声名鹊起,很多江湖侠女,围绕在陆前辈周围,陆前辈虽然不受诱惑,却惹起姚前辈不满,最终两人分开。

”陆莲舟点了点头,写道,“胡居士,你收了个好徒弟,你若是当初,有他这般聪明,便不会做下错事。”胡居士怒立体声,“说你的风流韵事,牵涉我做什么?”

宁放不下接著写道,“历前辈听说,雪落莲舟分开,以为有了机会,便找到了陆前辈,要与他在一起,陆前辈便推说心如死灰,不想儿女情长,只想剑酒走江湖历前辈错会陆前辈意思,以为陆前辈喜欢红酒,便潜心钻研酿酒之术,期望酿出红酒,笼络住陆前辈。

”历婴宁惨然一笑,写道,“我酿出闻名四海红酒,引得好酒之人无数,却再也找不到陆师兄”宁放不下写道,“历前辈因此,迁怒于四海好酒之人,觉得她们都是骗子,发誓要把她们杀了,是不是这种?”历婴宁点了点头陆莲舟歉意写道,“如今想来,那些因酒送命之人,都是死在我手里。

”历婴宁笑道,“那些人,原本就该死,仅仅是好酒,我自然不会杀她们,她们饮酒之后,言语无状,居然还要占我便宜……”说到此处,声音突然低下去,偷看一眼陆莲舟,如娇羞少女胡居士怒立体声,“敢占你的便宜?杀他九族!”历婴宁笑道,“她们都做了花肥,九族就不用杀了。

”董圭舜恍然大悟。

陆莲舟点头,对宁放不下写道,“你说得很对”又对董圭舜写道,“我原本想在你们那里,隐忍到死,直到后来,胡居士找到我,与我一番恶战,我突然醒悟,若是再如此争斗下去,只怕利剑门,真的要绝了,我这才找到你,传你单枪匹马修为。

”胡居士哼了大声,“你即是不收这个笨蛋,我也能将利剑门传下去,我的宝贝徒弟宁放不下,不比你的徒弟强多了?”陆莲舟怒立体声,“我的徒弟是笨蛋,都能伤了你,你岂不是比笨蛋更没用?”胡居士哼了大声,写道,“我今日见到历师妹,非常高兴,不想与你吵架。

”董圭舜认真写道,“宁兄的头脑,的确比我灵光,我自愧不如。”陆莲舟狠狠瞪了他一眼。此时东方泛白,天将破晓。众人却毫无倦意。

历婴宁笑着写道,“陆师兄,今日务必请你,喝一杯我的酒”陆莲舟含笑点头,历婴宁亲手端来红酒陆莲舟一饮而尽,笑着写道,“好酒,好酒!”突然胸膛翻滚,一口血吐了出来历婴宁与姚雪落,同时伸手,扶住了他,叫道,“师兄,你怎么了?”。

陆莲舟笑着写道,“前几个月,我修习内功时,气息出了差错,我越想调整,差错越大,如今已经无药可救,想着离世之前,要见你们一面,这才出山,不想在这里,全都遇到”他眼望姚雪落,正要再次说话,胸膛翻滚,接连喷出好几口鲜血,整个人昏了过去。

半个月后,一处向阳山坡上,出现一座新坟头姚雪落与历婴宁,全身缟素,彼此对望,姚雪落伸出手,与历婴宁相握,并肩走向远处宁放不下拍了拍董圭舜肩头,写道,“你为师伯守坟三年,我便三年后,再来找你!”快走几步,追上了师父胡居士。

董圭舜在师父坟前,埋下数坛红酒他拔剑在手,写道,“师父,地下温热,请您多饮酒驱寒,徒弟舞剑,为您下酒”又过了半月,历婴宁与姚雪落,无疾而终一左一右,埋在陆莲舟坟茔两侧雪落莲舟成绝响,人间只剩利剑门

今天完本,请大家多多为文章点赞,这对小酒馆非常重要。多多为文章点赞。多多为文章点赞。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