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唐朝侠客传奇免费听

[复制链接]
查看47 | 回复0 | 2022-10-2 10: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朝开元年间,苏州有个书生,名叫许度庐他出生书香门第,从小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十岁时,以才气名动乡邻四野十八岁那年,许度庐去杭州,拜访他的好朋友,当地的名士董寒柳董寒柳非常高兴,在一个环柳傍水的酒楼,宴请许度庐,两人边喝酒,边高谈阔论。

人们纷纷凑到窗户边偷听,还有人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名士见解,果然与众不同”人群中突然有人冷笑,说道,“所谓的名士,不过如此,他们所说,也不过是书生意气,清谈罢了!”许度庐非常惊讶,叫来伙计询问,伙计笑着说道,“那是个疯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平日里还算安静,只是捡些客人们的剩饭剩菜,听到客人们谈论诗词,就会按奈不住,说的话非常狂傲。

耽误了客人们喝酒,实在是抱歉,小人这就把他赶走”只听那人对伙计冷笑道,“你这只小麻雀,如何能听懂鸿雁的叫声?不用你赶,我走就是!”

许度庐心里一动,走到门口,笑着说道,“你刚才所说,难道不是化用了史迁陈涉世家中的话吗?”董寒柳跟着说道,“是我们失礼了,请进来说话”那人昂首进屋,衣衫褴褛,却非常干净,他向许度庐两人抱拳,说道,“刚才说话难听,你们若是想动手打我,悉听尊便,便是将我打死,我也不会赔礼,本性便是如此。

”许度庐笑着说道,“世上大能,多有惊人之语我们若是生气,就不会请你进来”董寒柳请那人上座,那人喝酒吃肉,毫不拘束,说话谈吐,有很多过人之处,许度庐两人静静听着,涨了很多见识许度庐暗暗摇头感叹,“都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闹市,今日看来,果然不假。

与他谈话,胜过十年苦读”两人对那人愈发敬佩,问起他的名字,那人笑着说道,“离家多年,很少对人说起名字,如今已经忘了,我喜爱喝酒吃肉,就叫我酒肉客好了。”

酒足饭饱之后,董寒柳想请那人去家里住下,酒肉客笑着说道,“能在一起喝酒吃肉,已经是莫大的缘分,怎么还敢打扰呢”转身离开了,他边走边摸着肚子,说道,“肚子呀肚子,这样的好酒好肉,你多久没吃到了?”许度庐回去之后,对酒肉客念念不忘,第二天又去酒楼找他,却不见踪影,酒楼伙计笑着说道,“那就是个骗吃骗喝的家伙,骗了你们一顿好酒,早就躲得远远地了。

”许度庐摇了摇头,对伙计说道,“那是个有才华的人,完全可以过得很好,不知为何如此落魄”伙计笑着说道,“就算如客人所言,那个酒肉客满腹才华,却到处要饭,要才华又有什么用呢?我至少衣食无忧,不会羡慕他”许度庐摇摇头,说道,“酒肉客不可能做伙计,你也永远不能做酒肉客。

”伙计又开始忙碌,低声道,“我可不想做乞丐”许度庐叹了口气,慢慢走远

有个小孩子,对许度庐说道,“公子要找的人,我知道在哪里”带领许度庐,来到一处河堤,树荫下好几名孩童席地而坐,正在听酒肉客侃侃而谈酒肉客看到许度庐来到,将孩子们打发走了,他笑着说道,“大人被利欲蒙住双眼,心智冥顽,极难教化。

这些娃娃心思简单,非黑即白,此时教他们些做人道理,将来便会少走弯路”许度庐拱手说道,“先生的情怀,真的让人敬佩”酒肉客摆摆手,说道,“我刚才说的冠冕堂皇,其实不过是闲着无聊,哄他们陪我玩罢了”许度庐说道,“以先生的学识,开馆收徒,至少可保衣食无忧,您为何要过如今的生活呢。

”酒肉客眼望远处河水,叹了口气,说道,“以你的本事,考取个功名,应该也不是难事,为何也不去呢?”许度庐再次哑口无言远处玩耍的孩子,突然惊叫起来,原来有个孩子失足落水,越是挣扎,越是向里,此处偏僻,少有人来,除了酒肉客和许度庐,便再无大人。

许度庐来不及多想,跳进水里,河水涌到嘴边,这才想起,并不会游泳,喝了几口水之后,身子下沉,酒肉客突然跳入河中,单手托住许度庐腋下,另一手拉起落水孩子,游到岸边许度庐躺在地上,看酒肉客将落水孩子倒转,连拍带打之后,那孩子吐出好多水,然后哇的哭出声来。

此时落水的孩子父母,闻声而来,父亲身材高大,满身油光,好像是个卖肉的屠户大声向酒肉客说道,“你这恶人,我没给你肉吃,你便推我儿子下水,如今还做好人,我打死你!”挥拳向酒肉客打去酒肉客抓住屠户手腕,将他扔到河里,冷声道,“我不指望你谢我救命之恩,却决不能容你污蔑我!”屠户一步步走上岸边,远远地看着酒肉客,再也不敢过来。

许度庐见酒肉客身手敏捷,显然是有武功在身,他惊讶万分,正要向酒肉客说话,却发现他走得很远了。

董寒柳见许度庐满身水淋淋回来,惊讶的问起缘由许度庐笑着说了董寒柳惊讶的说道,“听你所说,那挨打的屠户,应该姓郑,是本地有名恶人,常年杀猪,练得心狠手辣,而且力大过人,一般人不是他对手,酒肉客能举重若轻,将他扔进河里,肯定不是一般人,真没想到,就在我身边,还藏着如此高人。

”董寒柳对侠义之人,向来钦佩,特意沐浴更衣,赶了车马,去迎接酒肉客先前那名孩童,告诉许度庐两人,酒肉客已经离开,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找到酒肉客居住的地方,竟然只是一个荒废的桥洞,但里面收拾得非常整齐许度庐看着空荡荡的桥洞,叹息了一声,对董寒柳说道,“我与酒肉客的缘分,也许就止于此了。

”董寒柳也叹息了一声,说道,“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呀”许度庐颇有感悟,说道,“以前以为,把书读好,就可以做好很多事,今日才知道,有时候,拳头比嘴更好用,回去之后,我打算习武”

许度庐回到苏州之后,去拜访当地有名拳师丁白眉,说道,“我已经十八岁,练武是不是晚了?”丁白眉笑着说道,“公子资质很好,脑子又聪明,练武是轻而易举的事我只是很奇怪,公子为何想起习武了呢?”许度庐笑着说道,“艺不压身,多学点本事,总归不是坏事。

”许度庐舍得吃苦,练武时兢兢业业,进步很快,别人需要三年才能练成的本事,他只用了一年丁白眉笑着对许度庐说道,“我的本事,你已经都学会了,以后就不用来了”许度庐感叹着对丁白眉说道,“练武一年,我却觉得自己更加浅薄。

求老师再帮我推荐个好点的师父”丁白眉笑着说道,“当初你找到我,学习武功,还以为你是一时好奇,不想你坚持下来有这份坚持,做什么都容易我有个师兄,名叫李讷言,现住江州,他武艺比我强万倍,你若是想学,我可以写信,向他推荐你。

”许度庐回家,向父亲许饶州请假远游许饶州生气的说道,“练武是末流之技,我们是书香门第,让你习武一年,已经是破例了,你居然要远游学武,这有辱门庭,我无法向列祖列宗交代!”许度庐认真的说道,“之前我的想法,也同父亲一样,但杭州之行,让我改变了想法。

对付恶人,说话千遍,不如挥舞拳头,在他家门口走一次”许饶州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希望你快去快回,我们许家,务必以读书为根本。”

许度庐辞别父亲,到了江州,找到李讷言的家,看到大门歪在一边,庭院里长满了荒草,一只以此为家的老狗,对着许度庐狂吠邻居闻声出门,向许度庐说道,“李讷言得罪了江湖仇家,家里尽数灭门,只有他侥幸逃脱,如今已经许多年不回家了。

”许度庐问道:“您知道他在哪儿吗?”邻居摇了摇头说道,“他如今自身难保,怎么会有时间教你武功呢?”许度庐怅然所失回去的路上遇到急雨,淋湿了衣服,看路边有座荒废的房子,便走进去避雨有个戴斗笠的女子,也在屋檐下避雨,看了许度庐一眼,并没说话,只是将斗笠压了压,遮住了脸。

许度庐目不斜视,看着前面。雨越下越大,并没有停的意思,许度庐暗暗着急,就在这时,外面马蹄声响起,又有个头戴鲜花的年轻人,进来避雨。本就逼仄的屋檐,变得更加拥挤。

那少年看了眼许度庐,眼神落在女子身上,再也不曾移开,女子将斗笠又向下拉了拉,遮住了大半张脸戴花少年突然很放浪的笑着,说道,“如此漂亮的脸,为何要遮挡起来呢?简直是暴殄天物”女子转过头去,并不看她,戴花少年更加放荡,上前去拉女子斗笠。

许度庐轻拍戴花少年肩头,说道,“大家只是同屋檐避雨,仅此而已,彼此不认识,你这样做,未免太不自重”戴花少年突然拔剑,冷笑道,“你难道不知道,探花郎的厉害吗?想活命,就滚到门口,帮大爷放风,我快活完了,还能让你快活。

”许度庐冷笑道,“言如其人,我知道你不是好东西,探花郎的名字,更印证我的想法。”抽出宝剑,向探花郎刺去。探花郎的剑法,飘忽精妙,又充满暴戾之气,很难防备,动手不久,许度庐身上连中几剑,鲜血直流。

戴斗笠女子,大喊救命突然有好几个人,冲进大门,斗笠女子手指探花郎,说道,“这人自称探花郎,意图无礼,被那位公子拦下了”为首一名青衣老人,大步走上去探花郎挺剑急刺,老人侧身避开,手掌竖劈在探花郎手掌,将他宝剑击落。

探花郎转身要走,青衣老人飞起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另外几个人一拥而上,将探花郎绑了青衣老人冷声道,“探花郎是飞贼,将他脚筋挑了,然后送到官府”青衣老人上前,对许度庐说道,“感谢公子出手,保全我家小姐清白”许度庐局促的说道,“是我要感谢你们,没有老丈出手,我只怕自身难保。

”戴斗笠女子此时笑道,“武功不够,还能挺身而出,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当然,要是武功好一点,就更不错了”许度庐羞红了脸女子笑道,“公子如此羞赧,若不是刚才亲见,真不能当成是同一人”少女手指前方,说道,“距离此处四十里,便是我的家,公子不嫌弃,便请去家里小住,顺便把伤治好了。

女子自称厉青樱,而青衣老者,名叫贝川穹厉青樱父亲厉无畏,听到贝川穹讲述事情经过,亲自向许度庐感谢,许度庐笑着说道,“如果您真的要谢我,就请您答应,让我向贝先生学武”厉无畏哈哈大笑,说道,“这样的要求,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贝先生与我,名义上是主仆,其实是兄弟,他的事情,还要他做主。

”贝川穹说道,“师父是不敢做的,但相互切磋武功,还是可以的”贝川穹的武功和江湖见识,远比丁白眉厉害许度庐感叹了好久,说道,“我没有寻访到李讷言,能遇到您,也是值得了”贝川穹笑了笑,说道,“我与李讷言,曾有一面之缘,我们也曾切磋过,彼此相差不大。

”许度庐悠然神往,说道,“不知何时,我才能见到李讷言呢?”贝川穹教授许度庐武功时,厉青樱经常在一边观看,却从不说话。她略施脂粉,却比当初在破屋子里,惊艳了许多。

许度庐悄悄对贝川穹说道,“小姐这样的绝色姿容,要怎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呢?”贝川穹笑着说道,“公子若是心动了,我可以做个媒人”许度庐连连摆手,拒绝了过了两天,厉青樱突然叫住许度庐,说道,“你对贝先生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若是愿意嫁你,你敢娶我吗?”许度庐挺直胸膛,说道,“能娶到小姐这样神仙般的女子,是我的福气,更是许家的福气。

我又如何不愿意呢只是小姐是武林世家,我只不过是个读书人,恐怕高攀不起”厉青樱笑着说道,“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只要情投意合就可以,谈什么高攀呢?我家世代习武,你是书香门第,一文一武,相辅相成,是最好不过了何况世间,都说练武人粗鲁,细究起来,还是我们高攀了。

”厉无畏专门与许度庐,面谈了一次,他说道,“习武看起来风光无限,过得却是刀口舔血的生涯,我不希望女儿将来,也如我这样,担惊受怕我同意贝先生教你武功,也是为了将来,你可以更好的保护她,若是你做不到,这门婚事,我便不同意。

”许度庐认真的说道,“当初我与小姐不相识,还能拼死保护,如果做了她的丈夫,必定不离不弃。”厉无畏点了点头。

中秋节前,许度庐带着厉青樱,回到了苏州家里父母听许度庐说完经过,都非常惊喜,但心里还有些隐忧,对许度庐说道,“我们家世代读书,只有你粗通拳脚,若是与武林世家结成姻缘,日后争吵起来,岂会有我们的便宜?‘许度庐笑着说道,“天下父母,哪有你们这样的,我们还没有成婚,就盼着我们吵架。

你们与厉姑娘共处一段时间,就知道她的好了”厉青樱在许家住下,就如同大家闺秀一样,温良贤德,女红刺绣,样样精通,许饶州夫妻,非常满意一个月后,许度庐送厉青樱回去,见到了厉无畏,两家订下来年,为他们举办婚礼。

许度庐抽空,去见师父丁白眉,说起李讷言家里的事情,丁白眉沉吟不语,过了好久,这才说道,“我师兄武艺超群,要怎样的人,才能将他全家灭门,又逼得他退隐江湖呢?”许度庐摇了摇头,丁白眉看着许度庐,说道,“我年纪大了,很多事做起来不方便,你将来的岳丈,是江湖中人,应知江湖事,这件事情,就麻烦你关注下。

”许度庐点了点头

许度庐回家之后,接到了董寒柳的来信,说道他已经找到了酒肉客,并且把他接到了家里,许度庐非常高兴,马上赶到杭州,与董寒柳见面酒肉客还是之前的样子,许度庐故意讲起之前的事情,酒肉客微微一笑,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好了,为什么要屡次提及呢。

”许度庐虚心的向他请教武功,酒肉客连连摆手,说道,“我当时打败屠户,只是力气大些而已,怎么懂得武功呢?”许度庐便不再坚持,当着酒肉客的面,向董寒柳演练了新学的武功,酒肉客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讶,随即恢复如常。

董寒柳笑着说道,“我并不懂武功,但见许兄的剑法,轻灵飘逸,似乎得到了高人的指点”许度庐笑着说道,“我有两个师父,第一个师父,便是当地有名高手,丁白眉,另一个师父,就是我岳父的好兄弟,贝先生”酒肉客犹豫了一下,这才问道,“你说的丁白眉,可是高高大大,面如喷血,却有两道白眉,本名丁敬真?”许度庐惊喜的说道,“一点不错,您认识我师父吗?”。

酒肉客笑了笑,说道,“曾经见过几次”许度庐惊喜的说道,“师父如今老了,非常想念当初的朋友,您能跟他去见个面吗?”酒肉客笑了笑,说道,“换成当初,我是不肯的,现在年纪大了,就算见个面,也没什么,你告诉他,李讷言要见他。

”许度庐瞪大双眼,说道,“您是江州人,是不是?”酒肉客点了点头许度庐跪在地上,给酒肉客磕头,说道,“当初我带着师父的书信,去江州找您,只见到荒废的宅院,您却没在家里不想在这里见到了”酒肉客沉默好久,眼中有了些许泪水,说道,“过去的事情,我已经忘了很多,唯独这件事,无法忘怀,我几十年在外,就是为了躲避仇家。

如今年纪渐大,仇恨之心更加强烈,见过师弟之后,我就可以放心报仇了”许度庐陪着酒肉客,回到了苏州,路上他偶尔问起仇家的事情,李讷言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许度庐便不再问。

丁白眉见到酒肉客,当即跪在地上,说道,“惊闻师兄家里,发生了大变故,小弟非常着急,还好您还安在”李讷言扶起丁白眉,感叹着说道,“当初你只是白眉,如今头发都白了,我们都老了”两人彻夜长谈,酒肉客李讷言,就在丁白眉家住下来。

许度庐经常过来,向师父丁白眉请安,李讷言有时候,便会指点许度庐武功,他的武功,与丁白眉截然不同,全部是一招毙命的杀招李讷言说道,“原本当初,我们学的武功,相差不大,家里出现变故之后,我潜心钻研,将招式中华丽却无用地去掉,全部变成杀招。

”许度庐点头说道,“武功本就是杀人技,师父这样做,也无可厚非”李讷言惊讶的说道,“这句话,是你想出来的吗?”许度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是贝先生经常说的”李讷言点了点头,“能说出这话的,武艺一般不会太差。

入冬之后,下第一场雪时,许度庐去看望李讷言和丁白眉,发现李讷言正在雪中练剑,招式狠辣凌厉,用的都是短平快的招数李讷言对许度庐说道,“这些招式,是丁师弟跟我一起研制出来,准备报仇时用的”许度庐武道见识,已经超过常人很多,此时见了,也不住点头称赞。

这种凶狠剑招,一旦面世,必将引起轰动转过年来,许家忙着准备许度庐的婚事,许度庐去师父家里的次数,少了很多过了些日子,许度庐去师父家里送请帖,却发现李讷言已经离开了丁白眉叹口气,说道,“他已经找到了仇家,前去报仇了。

”许度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厉青樱提前来到,准备大婚许度庐问起贝先生的近况,厉青樱叹了一口气,说道,“贝先生前些日子,说是去见个朋友,就再也没回来父亲派了好多人找他,还没有消息”许度庐摇头叹息着,说道,“希望成婚之时,贝先生能来喝杯喜酒。

”厉青樱不住点头,说道,“我从小跟贝先生长大,在我心里,便与我的父母,一样对待。他离开,我心里也很焦急。”夫妻两个翘首以盼,但贝先生并没出现。丁白眉出现在婚宴上,喝得大醉而归。

按照惯例,结婚后第三日,厉青樱应该回娘家,但距离太远,并未成行一个月后,许度庐陪着厉青樱回了江州两人刚进家门,就觉得满满悲凉,厉无畏满脸严肃,告诉厉青樱,在一处绝谷,找到了贝先生尸体,已经被野兽啃食,面目全非,依靠衣服配饰,才认出是贝川穹。

两人来到贝先生坟头烧纸,回去的路上,都没有说话晚上继续说起这件事,厉无畏说道,“贝先生应该死于一种快剑之下,那种剑法,应该是初次出现江湖”许度庐心里没来由一动,想到了李讷言厉无畏继续说道,“贝先生最心爱的佩剑紫电,也不见踪影,若是能找到紫电,便能找到凶手。

”第二天早上,突然有人进来报告,发现了紫电剑的下落。

厉青樱拔剑而起,跟着那人走了出去,许度庐害怕出事,紧紧跟随,他们快马加鞭,最终在几座坟茔前停下贝先生的紫电剑,就放在最大的坟茔前面一个人,缓缓转身,看着许度庐那人正是李讷言数月不见,李讷言苍老许多,他一手一足,都已残废。

他笑着说道,“贝川穹当初灭我全家,我如今只杀了他一人抵债,你们为何还要赶来,准备为他报仇吗?”厉青樱握剑上前,却被许度庐拦住李讷言看着许度庐,笑着说道,“当初在杭州,你在董寒柳面前,施展剑法,我便见到了仇人的影子,我隐忍不说,就是为了今日。

从你剑法中,我揣摩出贝川穹武功造诣,与丁师弟苦心钻研,克制他的剑法”说到这里,李讷言叹一口气,说道,“尽管如此,我还是低估了他的本事,拼着被他废掉一手一足,这才将他杀了”他指了指许度庐,笑着说道,“如此说起来,我能杀了贝川穹,你功不可没,我原本磨灭了复仇心,是你重新让我见到了希望。

”许度庐看向厉青樱,说道,“事情不是这样”李讷言笑了笑,指了指厉青樱,说道,“如今你与她成为夫妻,便要帮她做事,这个人情,我留给你。你过来用紫电剑杀我,我绝不还手。”

许度庐拿起紫电剑,眼望厉青樱,宝剑微微颤抖,说道,“娘子,这一剑,我要不要刺出去?”厉青樱紧咬下唇,过了好久,手指李讷言,说道,“你们上一辈的恩怨,为什么不了结干净,要为我们留下难题?”李讷言笑了笑,仅剩的左手,翻出一把短刀,快如电光石火,插入自己的胸膛。

许度庐紫电剑落地,他冲过去扶起李讷言,发现他已经气绝而死过了许多天,许度庐才想明白,李讷言杀死贝川穹之后,其实心已经死了,他在坟前苦等,只是为了再见许度庐一面,让许度庐亲手杀死他他不想许度庐与厉青樱,因为自己的事情,过得不开心。

因为李讷言这一生,已经很苦了当然,这只是许度庐一厢情愿的猜测,事实如何,已经无人知道。

依然是个大章。原创不易,请大家继续支持,多多关注,多多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8

主题

398

帖子

128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