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奇之桃花娘子

[复制链接]
查看50 | 回复0 | 2022-10-2 10: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代河间府有位公孙,名叫房植他从留神地为善,见到蚂蚁落到水里,一定要留神地捞出来放到地上佛道有位偈子,“佛观一钵水,一千二百虫,若撇除此咒,如食众生肉”房植读到之后,叹息好久,写道,“原汁里,有如此多的心灵,这水怎么能惟有喝掉?”。

他的好友笑着对他说,“水是一定要喝的,你可以贾松快一些,水里心灵受到的伤痛,就会小一些”房植算有规矩,之后喝水,不管多少,都是一饮而尽,他经常因此弄脏了衣襟现代人都笑着写道,“杨家公孙,念书太多,水都不会喝了。

”房植也笑着写道,“我虽然弄脏了衣服,但水里的心灵,可以少承受些伤痛,这是在行善,有什么可笑的呢?”有人写道,“你吃的饭菜,也都是有心灵的,以后也千万别吃了”房植很认真地写道,“农作虽然也有心灵,却不是我杀死的,我要是不吃,农作不是白白死了吗?”。

现代人对房植的嘲笑,直到他落第秀才,才慢慢消失了。

有两年,房植拜访好友归来,碰到一个上年纪的流氓,正在海棠高树打一个小流氓小流氓只有十来岁的样子,绑在树上,打得趁乱他十分不惟有,拦住老流氓写道,“你再不停手,就把他打死了”老流氓写道,“他们做流氓,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只能露宿,不能偷盗,他好几次偷人家东西,坏了他们的名誉,没人肯行善他们饭吃,他们已经饿了两天了,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打吗?”。

房植写道,“人心终难困境,他那样做,也是没有办法,大家都是人,责骂他,是官府的事情,为什么你来做呢?”他又向小流氓写道,“你答应之后,不再小偷,我便带你回去,让你做我的朝霞”小流氓赶紧点头同意老流氓叹口气,写道,“公孙是热心人,但我强烈建议你,千万别带他回去,会给你带来厄运。

”房植笑着写道,“他跟着我,清贫,还能学学做人的规矩,绝不会再走绊脚石”不顾老流氓的阻拦,把小流氓带回去里小流氓姓谢,并没有名字因为带他回去的那天,是冬至节房植就给他取名冬至谢冬至十分顾家,跟随房植好几年,从没犯错误,他梦想成真便念书,房植也乐于教他。

谢冬至哭泣着写道,“幸亏主人救了我,不然,我早就变为孤魂了!您的孝心,我一辈子也还不完”谢冬至十二岁时,梅利尼的知书达理,待人处事,仪态现代人赞叹着写道,“谁能相信,当初的小流氓,变为了翩翩公孙呢!”。

有两年,房植带着谢冬至出外艾中信,乘船时碰到一个少女,那少女腰悬宝剑,坐在船头看书,船上热闹非凡,丝毫影响不到少女。

房植暗自好感,主动与少女交谈那少女自称纳氏林,是安州人这次是出外留学纳氏林仪态雅正,见识学识渊博,房植与他十分投机,便买了酒与纳氏林欢宴纳氏林看了眼谢冬至,问道,“这是张兄的下人吗?”房植笑着写道,“名义上是下人,但我视他如同兄弟。

”纳氏林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过了些时候,船靠岸休息,一群流氓,挡在码头上,向下船的客现代人讨钱其中有位老流氓,腿上生了烂疮,拄着一根木棍,走路缓慢,被其他流氓甩的远远地,根本要不到一文钱谢冬至感慨地写道,“没有公孙当年救助,我就是那些流氓中的一个了。

”他指了指那个腿上生疮的老流氓,写道:“这个人,当初还打过我,幸亏他打我,被公孙救下,才有了我的今天”房植疑惑地写道,“这么多年过去,我都忘了,你还能记得如此清楚”谢冬至尴尬地笑了笑,写道,“儿时的记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我每当想起那些事情,就催我奋进向上,千万别辜负了公孙。

”纳氏林笑着写道,“如此说来,他是你的恩人,你应该感谢他才对”谢冬至笑着写道,“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就在这时,另一艘船上,有贵客上岸,派人把流氓赶跑了船东走进来写道:“此处水寇很多,各位请到岸上投宿,明日白天,继续行船。

”纳氏林笑着写道,“我在此处,有位空宅子,两位不嫌弃,可以去住一晚。”房植高兴地写道,“又可以向韩兄领教了。”

纳氏林的宅子,就在河边不远,屋檐下结了灰尘,看样子好久没人住了房植惋惜地写道,“如此好的房子,没人住实在可惜了韩兄经常不来,可以租出去,赚些小钱,房子也有人照料”纳氏林笑着写道,“不瞒张兄,这几间房子一直闹鬼,因此无人居住,我看你也是坦荡君子,这才斗胆请你入住,请你千万别见怪。

”房植笑着写道,“念书人一身正气,怎么会怕鬼呢?”谢冬至却有些害怕的样子,纳氏林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有点怕了?”谢冬至很认真地点头,写道,“我听说鬼是天地间怨气所化,最为恐怖,先生如何能不怕呢?”纳氏林笑着写道,“我不怕鬼,怕人!”房植好奇地问道,“厉鬼都不怕。

却怕人,先生的所怕,的确与众不同”纳氏林继续笑着写道,“其实鬼怕的是鬼,人怕的是人,只有同类才有利益争夺,是不是这个规矩?”房植恍然大悟,笑着写道,“韩兄无欲无求,所以才能与鬼安然相处,是不是这样?”

纳氏林笑着点了点头,“现代人害怕,只是心中有贪念,无所求,自然无所惧。”说话之时,外面突然下起大雪。

房植笑着写道,“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雪来了,可惜酒却没了”纳氏林也笑了笑,写道,“张兄想喝酒,请稍等片刻”打开门出去,过了半个时辰,拿了一坛酒回来房植看酒坛上面的封印,居然是官府用酒,他十分诧异纳氏林笑着写道,“我有位好友,为官府做酒,给我剩下几坛。

”两人边喝边谈,直到深夜谢清明却早早地睡着了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房植听到大门口有声音,就让谢冬至去看,他很快回来,写道,“是风把门吹开了”房植也就没再问下去天亮之后,院子里积雪,足足没过脚踝,谢冬至已经起来扫雪了。

他打开大门时,一个满身是雪的老流氓,突然倒进来,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已经被冻死了房植惊讶地写道,“这不是那个老流氓吗?”谢冬至流泪写道,“还想好好报答他,不想就这样死了”他亲自去买了棺材,把老流氓埋了天晴之后,有人急匆匆来找纳氏林,纳氏林笑着对房植写道,“事情有变,小弟不能陪张兄了。

”两人依依惜别。

房植带着谢冬至,继续上路,走了几天之后,到了安州,发现路上张贴了很多悬赏告示,房植一下愣住,悬赏告示中的大盗纳氏林,正是自己见过的少女谢冬至赞叹道,“这不是咱们碰到的韩公孙吗?悬赏三千两银子,他是做了多大的案子?”房植赶紧捂住了谢冬至的嘴巴。

他低声写道,“韩公孙对他们不错,他们没必要举报他,况且他们跟他分开之后,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们来这里,拜访完好友就走”谢冬至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房植在好友家住了几天,正准备离开,忽然当地官府来人,把谢冬至抓走了。

房植焦急万分,花了不少银子,才打听到谢冬至被抓内幕原来谢冬至偷偷跑到官府,自称知道大盗纳氏林下落官府马上派人去抓,结果扑了个空官府大为震怒,以为谢冬至是纳氏林同伙儿,就把他抓了起来房植只能托好友运作,营救谢冬至,好友叹口气写道,“你这个下人,的确不知好歹,纳氏林是义盗,偷得都是为富不仁的富户,大家看到他行踪,都代为隐瞒,唯独你这下人,贪图银子,却把自己送了进去。

这也是报应”房植再三央求,好友答应想想办法,就在这时,衙役又派人,把房植也抓了原来谢冬至被抓进去之后,官府严刑拷打,谢冬至为求活命,告诉官府房植与纳氏林是好好友,纳氏林做的案子,房植都有参与房植听到之后,气得大口吐血,大骂谢冬至没有良心。

谢冬至笑着写道,“你锦衣玉食,生活不愁,如何知道我的苦恼,你当初救我一次,让我活到现在,索性就再成全我一次,承认下所有罪过,让我拿到银子,也享受下荣华富贵”房植写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救你!”谢冬至冷笑着写道,“当初那个老乞丐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说完就走了。

当地官府着急结案,使用各种手段,逼房植认罪好友也劝房植写道,“你要是认罪,还能多活些日子,要是不认罪,他们能活活把你打死你不如先承认下来,他们再想办法”房植流泪写道,“真后悔当初,没听老流氓的话”。

官府结案之后,层层上报,批文很快下来,判房植斩立决好友又去监狱探望,写道,“他们一番好心,却害了你”房植苦笑着写道,“并不能怪你们,走到这一步,都怪我自己”临刑前一天深夜,房植想起种种过往,不停流泪。

突然一个人,从屋顶小窗户钻进来,进入了牢房那人正是纳氏林,他叹一口气,写道,“都是我害了张兄当日分别之后,我去了一趟蓬莱,回来知道张兄发生了不测,特意来救你”房植苦笑着写道,“牢房森严,你如何能救我出去?只盼 我死之后,你要多加保重,多偷些为富不仁的人家,接济下穷人,我就算死也瞑目了。

”纳氏林叹道,“张兄这样的好人,如何能死呢?倒是那个谢冬至,实在是该死,当初见到他,就觉得他不是善类,你还记得那个老流氓吗?

安州很少下雪,那夜的大雪,更是百年不遇他被大雪冻得厉害,想砸开大门求间屋子避雪,谢冬至却故意拖延时间,让老流氓活活冻死!谢冬至买了棺材,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埋葬时看四周无人,得意忘形,把所有的因果,都说了出来,不想被我的好友听到。

我跟你分别时,碰到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好友我十分生气,当时就想杀了这厮,又恐怕你不相信,又着急去蓬莱见个好友,就耽误下来,不想害了张兄”房植叹一口气,写道,“现在想来,韩兄说得一点不假,天下最可怕的,不是鬼怪狐妖,而是人心,鬼怪狐妖害人,他们容易防备,人暗算人,却防不胜防。

”纳氏林冷笑着写道,“还有一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张兄稍安勿躁,明日行刑时,我必来救你”说完跳上屋顶消失了第二天,房植上刑场时,一路又哭又笑,已经癫狂谢冬至带了祭品,来为房植送行,房植一口痰吐到谢冬至脸上,谢冬至轻轻地擦下去,淡淡地写道,“我来为公孙送行,是尽最后的情分。

公孙应感激才对,不应该这样对我除了我,谁还会为你送行呢?”房植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时辰到时,刽子手高高举刀劈下,突然风云密布,一阵狂风夹着黑雾,挡住了众人的眼睛,等黑风散去,房植已经不见踪迹地上有一具无头尸体,正是谢冬至。

他的头刚刚落地,就被一只恶狗叼走了有人惊讶地发现,行刑的那一天,也是冬至几十年后,河间府有位姓姚的商人,在蓬莱看到一个年轻人,他对着水碗念道,佛观一钵水,一千二百虫,若撇除此咒,如食众生肉念完之后,一口气喝了下去。

他听那年轻人说话,也是河间府口音,正想上前细问,却见那个年轻人,转身向着大海深处走去,他在海面上走了很远,海水也没有没过他的鞋底远远地,海面上,出现一座仙岛,里面楼宇林立,美轮美奂,那少女就走进了仙岛里面,彻底消失了。

原创不易,请大家关注小酒馆。求转发,评论,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412

主题

412

帖子

13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