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唐代的侠客

[复制链接]
查看38 | 回复0 | 2022-10-1 02: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朝神龙年间,衢州湖滨下,有户陈姓咱女主人叶清雅,是神医叶善积后人因逢变故,叶清雅并没有经商,而是以长生为生儿小叶秉桓,聪明乖巧,跟著母亲长生,年纪轻轻,便识的枯叶秉桓十三岁那年夏夜,外出放羊,遇到一场暴雨如注。

叶秉桓牵着牛,在一座老妇人前躲雨,看见两个老咱,摔倒在雨中叶秉桓冲到雨里,将那老咱扶进老妇人老咱的腿原本脚踝,这次摔得鲜血直流,无法站起叶秉桓紫菊几株草药嚼碎,帮老咱敷在伤口上止血老咱笑道,“多谢科枫,出手相助。

”叶秉桓笑道,“爹爹教我,医护,是医师本分,这是我应该做的”老咱反问,“科枫家中,是做医师的吗?”叶秉桓双脚点点头,“我先祖是神医,给贫寒咱治病,从不收住院费用,还要给咱些代普雷银钱,将养身体,经年累月下来,偌大的家业,竟然因此光了。

可先祖说,想要发财,就不要做医师只要人间无病痛,家财独吞又何妨?”老咱双脚点点头,写道,“你家先祖,是哪位?”叶秉桓TDATE2009,“我的先祖,上讳善下讳积!”老咱微笑点点头,“原来是杨先生的后裔,难怪有此医术。

"叶秉桓欣喜地反问,“老先生也晓得我家祖的上名字?”老咱再次点点头,“当然晓得。”说完靠在墙上,上树。叶秉桓嗯了一声,不晓得说啥,便转头望着老妇人外暴雨如注。

不多时,暴雨如注散去,见老咱沉睡夏斯利,叶秉桓丫蕊离去走出约半里路,在两个十字路口,有几个手持刀剑清流,迎面走来,向叶秉桓道,“放羊老赵,你可看见两个受伤老者?”叶秉桓坚定摇头,那几个清流,沿另一条路哎呀天近黄昏时,叶秉桓骑牛从老妇人前经过,见老咱已经离开,树上还有血水,墙壁上两个人形印记风流在目。

叶秉桓回到家中,向母亲说起此事,叶清雅抚摸女儿头顶,“虽然先祖有训,不许我辈经商,但医护,做了也不妨事”过了几天,叶秉桓跟著母亲,外出卖药材,听到衢州很多巴韦县家中失窃,地方官正在到处捉拿盗匪地方官捉拿圣旨上的人像,居然是在老妇人中救助的老咱。

叶秉桓心里发慌,不知如何告诉母亲人们议论纷纷,却是另外一番光景,很多贫病咱,一夜醒来,发现院子树上,散落着零星的截叶小叶清雅手指圣旨,对女儿写道,“失窃的巴韦县,多是不务正业之辈,倒是这个盗匪,值得敬仰。

我们长生,救世,是在做跟义盗同样的事情”叶秉桓疑惑地反问,“他做的是好事,为什么地方官要捉他呢?”叶清雅写道:“行善,也要讲求方法,义盗虽然是游侠,但毕竟是做了不光彩的事,你只学习他万分感激的情怀就好了。

”叶秉桓看着满街的王照希,点了点点头

又过了些日子,叶秉桓入山长生,在两个荒废的山洞里,发现了那个老咱,老咱腿上脚踝,Combray,对叶秉桓圈圈笑道,“真是有缘,又看见科枫你想必已经晓得我的身份,你可以把我送给地方官,换些富贵,也算我报答你了”叶秉桓写道,“以你的本事,就算受了伤,杀我也不成问题,你不想杀我,我又怎么忍心害你呢。

况且我已经救过你一次,这次还会救你”这次老咱受伤很重,叶秉桓无法救治,飞跑回家,请来母亲帮忙老咱非常感动,写道,“您是神医之后,我是个被地方官捉拿的罪犯,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叶清雅正色写道,“你是义盗,做的是游侠的好事,能帮你治伤,是我的荣幸。

客气的话,请不要再说了”经过叶清雅治疗,老咱第二天就能下地行走,第三天就可以行走如风了他对叶清雅写道,“先生的医术,能够生死人,肉白骨如此高明的医术,应该做医师,让更多人免除痛苦,为何心甘情愿,做个长生人呢?”。

叶清雅笑道,“我有我的苦衷,就跟你做义盗一样”老咱笑了笑,写道,“我叫耿碧梧,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先生在我的墓碑上,刻上我的名字”说完从后山离开了从那以后,叶秉桓再也没见过耿碧梧他与母亲聊天时,偶尔说起老咱,叶清雅笑道,“耿碧梧是游侠一样的人物,像浮萍那样浪迹天涯,终老在山野林泉,这就是最好的归宿。

”叶清雅忽然叹一口气,写道,“早知如此,我就该让你习武,就算不救人,至少可以自保平安”叶秉桓挺身道,“孩儿一身正气,可抵天地间任何邪祟!”叶清雅叹一口气,写道,“你迟早会晓得,人手里的刀剑,远比邪祟更可怕。

两年后的一天,叶清雅带女儿外出售卖药材,突然有个老咱晕厥在地,不省人事叶清雅赶紧过去救治,留下叶秉桓看守摊位就在这时,有个身材瘦长的年轻人,找到叶秉桓,自称是昏倒老咱的侄子,着急照顾老咱,请叶秉桓帮忙照看包裹里的药材,叶秉桓点点头同意了。

年轻人放下包袱,急匆匆地走了半个时辰之后,叶清雅回来,叶秉桓向母亲说起此事,叶清雅打开包袱,发现里面装满药材,品相极好,价值不菲叶清雅皱眉道,“这事情有些古怪,赶紧报官!”就在这时,一群人冲了过来,将两人围住,大声道,“盗匪在这里,围住不要让他们跑了!”不由分说,将叶氏父子,抓了起来。

叶清雅大呼冤枉,王照希刁三手指那包药材,冷笑道,“如今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好说!”去地方官路上,两人这才晓得,当地最大药铺保和堂,昨夜失窃,被偷走许多名贵药材,地方官下了严令捉拿盗匪,一路寻到叶氏父子当地知县苟友德闻讯,马上升堂。

他冷笑道,“世风日下,神医之后,居然甘心为盗!”叶清雅大声道,“我们是被冤枉的,请大人明察!”苟友德怒声道,“不仅为盗,还巧舌如簧抗辩!你能把寄存包裹之人找出来,我便饶你”命令叶清雅,交出同伙,叶清雅大声喊冤,被县令下令,一顿好打。

退堂之后,县令对夫人李氏,说起此事,李氏写道,“老爷曾对我说过,当年游学之时病倒他乡,是叶善积救了你,并送给你盘缠,这才有了老爷今日,老爷一定不要忘了当初恩典,要认真办理这个案子”苟友德怒声道,“你是妇道咱,怎知世道险恶,人心易变?先人行善,后辈就一定是好人吗?”李氏叹了口气。

叶清雅的妻子冯氏,听到这个消息,焦急万分村人们安慰道,“杨先生为人忠厚,决不能做出坏事,我们去联名作保,把他们父子保出来”知县听到禀报之后,冷笑道,“你们都被他们父子骗了,赶紧回去,不然把你们当成同党,都抓起来!”。

监牢内,叶清雅长吁短叹,叶秉桓安慰道,“母亲不必如此,公道自在人心,清者自清,我们早晚会被放出去”叶清雅叹口气,写道,“世人大多喜欢锦上添花,很少雪中送炭此时此刻,没人落井下石,就很不错了”保和堂孙掌柜,私下送给苟友德一笔银子,谎称丢了十包药材。

若能追回,还有重谢苟友德连声答应,为逼叶清雅认罪,把他打得死去活来狱卒于七候,实在看不过去,偷偷给冯氏送信,冯氏流泪写道,“我两个妇道咱,能有什么办法呢?”于七候叹口气,写道,“我的老母身体不好,杨先生曾送我一支山参,给老母续命,我只是个小小的狱卒,只能照顾杨先生牢狱里不太受煎熬,您还是要早想办法。

”说完急匆匆地走了冯氏思前想后,觉得了无生路,想要一死了之就在这时,看门狗突然叫了几声有个人在窗户外面低声道,“叶夫人先不要寻短见,我去想想办法”冯氏吓得惊叫起来,邻居闻讯赶来,院子里安静如初,只有门边多了个包袱,里面装满了银子。

人们写道,“一定是老天爷开眼,派人送来银子,可以去保他们父子出来”冯氏还有些犹豫,写道,“夫君洁身自好,如果被他晓得,用来历不明的钱,为他赎身,一定会怪我”人们笑道,“要何等迂腐的人,才有那样的想法?活着不好的吗?也许这银子,就是老天可怜你们的。

”冯氏点了点点头苟友德见钱眼开,将叶氏父子叫到面前,正色写道,“以后要安心做事,不要随便信别人的话,还好我明察秋毫,还你们公道。”叶氏父子连连点点头,离开了。

孙掌柜闻听叶氏父子被放,急忙去找苟友德理论,苟友德骂道,“你这奸商,无中生有,差点害死人命,我不追究你,便是天大的恩赐,你还敢来烦我?”将孙掌柜送的银子,全部扔了出来冯氏坐在家中,心灰意懒,忽然听到门前喧闹,正是丈夫和女儿回来了,心里大喜,邻居也纷纷前来庆祝。

到了晚间,叶清雅问起缘由,冯氏一五一十,详细说了,叶清雅叹息道,“我一生清白,毁于一旦!”冯氏低头不语,忽然有人大声道,“在这个昏暗的世道,讲求清白,岂不是自寻苦恼么?”叶清雅抬头,见耿碧梧站在外面耿碧梧对叶清雅写道,“先生是好人,但活得不通透,心里有坚守,固然不错,但在乱世求清白,就是飞蛾赴火。

我识字不多,也晓得识时务者为俊杰您若是为了清白,没了生命,整个家就散了那样的坚守,有何意义呢?”叶清雅道:“当年先祖辛辛苦苦,创下好名声,也是为了给子孙后代,谋一份福祉希望那些被先祖救助的人,能够将这份善心,沿袭下去。

若这都不能做到,岂不是让行善的人寒心吗?”耿碧梧写道,“可这该杀的世道,就是如此!有些狗娘养的人,过河不拆桥,就把自己当成圣人,谁还记得几十年前的旧事?贵先祖对那赃官苟友德,有救命之恩,但又怎样?若不是尊夫人送上银子,他又怎能放你们回来?”

叶清雅低头不语叶秉桓惊喜地道,“送我家银子的,是你吗?”耿碧梧点了点点头,写道:“都说我做贼可恶,但我觉得,苟友德这等赃官,比我更可恶,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他向叶清雅写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尽早离开,那苟友德,收了我的银子,要加倍返回来。

”叶清雅还要说些什么,耿碧梧纵身如飞鸟那样,轻盈地跃过围墙,消失在夜色里。

半月后,叶氏父子伤势刚刚痊愈,便搬离了湖滨,没人晓得,他们去了哪里他们搬走的第二天,苟友德家中突然失盗,所有搜刮得来的钱财,被人一夜搬空,苟友德气得大口吐血,让手下人连夜彻查第二天晚上,苟家突然起了大火,原本无风的天气,也狂风大作,烧的半城通红。

好大一片宅子,瞬间化为焦土苟友德心疼病发,呕血而亡,妻子李氏,也想自杀,却被一人拉住手臂,如同飞鸟那样,飞出了火海,放在安全之处,那人写道,“罪不及家人,苟友德该死,夫人却该好好活着”十年后,风平浪静,叶秉桓前往杭州观潮,不小心被大浪卷入潮水之中。

众人大声惊呼,潮高浪急,无人敢救有个老咱从高处跳下,踏浪疾行,将叶秉桓捞起,放在安全之处,转身离去叶秉桓惊魂稍定,见那救命之人逆风而行,身上所穿麻衣,被海风吹拂,飘飘若仙,依稀便是耿碧梧的样子他连喊了好几声,老咱终于回头,笑道,“十年前,老妇人狂风骤雨,十年后,钱塘潮起潮落!果真天道好轮回!”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叶秉桓回去之后,向母亲说起此事,叶清雅半晌无语,房间里灯火,彻夜未熄第二天清晨,叶清雅将女儿叫到面前,写道,“先人当年在洞庭湖上,救下武林高手柳长风,柳长风仇家得到消息,杀上门来,叶氏一脉,几乎因此断绝。

老祖心灰意冷,给后人立下规矩,不许经商如今我想通了,帮人没错,经商更没错,若我们不行善,便不会有乡亲们作保,没有耿碧梧出头帮忙老祖这条祖训,不遵也罢”叶清雅医术高明,又体谅病人难处,很快名声远播,后来当地发生瘟疫,叶清雅整夜不睡,翻阅古籍,编写药方,在十字路口架锅熬药,救活了很多人。

一天叶秉桓急匆匆跑来,告诉母亲药材紧张,马上无药下锅两人正在焦急之时,有人送来满满一马车的药材,说是奉了家主的命令,叶清雅喜出望外,问起家主名姓赶车人写道,“家主吩咐,不许泄露他的行踪,只让我告诉杨先生,他是先生的两面旧交。

”叶秉桓反问,“敢问你家主人,是个白发老咱么?”赶车人笑道,“鹤发童颜肌肤红润,如同婴孩”叶秉桓若有所悟,“听说武林高手,内功练到极致,可以返老还童”叶清雅大笑,“当年在钱塘江救你时,他就可以踏浪而行,返老还童,也不算难事!”。

叶秉桓疑惑道,“他武功高强,为何还会受伤呢?”叶清雅沉思一会儿,写道,“耿碧梧擅长的,应该是御风而行之类的轻身功夫,拳脚功夫未必出众”叶秉桓点点头附和,“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即使耿碧梧拳脚功夫出众,也可能受伤。

这世上,哪有永远不败的高手”叶清雅眼望远方,神思及远,没有说话。

依旧是原创,请大家继续支持,大家的点赞,评论,转发,是我更新的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