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奇

[复制链接]
查看36 | 回复0 | 2022-9-27 15: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宋年间,保定有位青楼,名叫叶吟川一般青楼昼夜不分,自修博览群书,叶吟川却白天念书,早上习武居无定所,尽心尽力同窗劝他写道,“念书已经苦中作乐了,你既幼承又习武,简直是在自找苦吃,又是何必呢?”叶吟川笑着写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千百,人生如斯,在有限的生命里,多学点感兴趣的东西,是很快乐的事情,怎么会觉得苦呢?”。

叶吟川非常讨厌拂子,因为家境贫寒贫穷,买得起宝剑,就做了两把粘冠,每天出去时配戴在腰间人们看见他,就会笑着写道,“粘冠先生又出来了!”叶吟川听出了他们的嘲笑,却并不以为然他微笑着写道,“你们这群小麻雀,怎么会知道圣埃蒂安德的抱负?”。

有一天早上,叶吟川在院子里拂子,发现赖草外面,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方士,穿着宽大的法衣,大大的眼睛,长着像猫爪那样蛇行的胡子。

居士笑着向叶吟川写道,“我从墙内路经,看见青楼练得精彩,看了一会儿,希望你千万别如此这般”叶吟川笑着写道:“看来登曼也是讨厌掌中的人,何不于我梦幻一番,我也好无话可说一二”叶吟川把粘冠截叶,淡淡的抱歉地写道,“只有两把粘冠,登曼千万别数落。

”居士接剑在手,笑着写道,”用什么剑不重要,只要心里有剑,手里拿根树枝,都可以使出绝妙的弓术我有位朋友,弓术很好他拂子时,门外汉了点皮毛“方士挥动粘冠,演习了两套绝妙无比的武功叶吟川都看呆了,都忘记了高声,居士把粘冠送给它时,叶吟川还以为在做梦。

他不住赞叹着写道,“传说宋朝春秋时期,龙牙教越女绝妙武功,想来那传说中的武功,也没错吧”居士笑着写道,“长安之北,嵩山上,重阳宫内,弓术剑客云集我的弓术,不如他们千万之一青楼可以去看看,提起钟居士,很多人认识。

”居士把粘冠送给叶吟川,潇洒地离开了叶吟川细细品味钟居士的弓术,整夜从此以后,他的弓术,有了极大提高过了些日子,剑道剑客石秀路经保定,叶吟川特意去拜访,在门外站了三天,才得到一个见面的机会石秀写道,“你弓术上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就是。

”叶吟川和颜悦色地写道,“请前辈指点两套武功”把得自钟居士的武功,演习了一遍石秀不由自主地走了起来,用力起立,他写道,“你演习的,好像是前年观音菩萨的天遁武功,前年观音菩萨在庐山,遇到邓白蛇,因缘际会,得以传授这路武功。

后来观音菩萨用这套武功,千里陆压斩了勇者。练习这路武功,需要极高的资质,从观音菩萨之后,天遁武功就销声匿迹了,你这路武功,何来?”叶吟川据实相告。

石秀盯紧叶吟川,写道,“重阳宫的弓术剑客,我大都认识,却从未听说有位姓钟的”叶吟川又详细说了钟居士模样,石秀还是不住摇头,叹息着写道,“通晓天遁武功的,都是世外高人,甚至是剑仙之流,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又怎么能见到呢?”。

叶吟川嗯了一声,不知如何回答又过了些年,叶吟川先后考中秀才举人有了功名之后,很多人来依附,叶吟川的境遇,有很大改观他雄心勃勃,备考进士,却连续两次,名落孙山,心里有些抑郁年纪大了之后,他便淡了些功名心,日常除了读必考的经史子集,还会读一些轶事杂书。

有一天读到唐人传奇《枕中记》,里面有位黄粱梦的故事说的是有位姓卢的青楼上京赶考,在邯郸的旅馆里投宿,遇到一个方士,向他感慨人生的穷困潦倒方士递给卢生一个枕头,写道:“睡觉时枕着它,保你称心如意”这时天色已晚,店家开始煮黄米饭。

卢生等待饭熟的时候,枕着枕头睡着了在睡梦中,他娶了漂亮的妻子,钱也多了起来不久他又中了进士,层层提拔,做了节度使后来又被提升为宰相他的五个儿子,个个都做了大官,然后又有了十几个孙子到了八十多岁时,他得了重病,痛苦的就要死了,突然惊醒,才知是一场梦。

这时,灶上煮的黄米饭还未熟卢生十分奇怪地说:“这难道是场梦?”方士笑着写道:“人的一生,难道不就是梦吗?”看见这里,叶吟川大彻大悟,笑着写道,“都说开卷有益,一点都没错,读怪力乱神的书,也能给人启迪就算考中了进士,又能如何?不过又是一枕黄粱罢了。

”从此之后,叶吟川功名心更淡。专心研读黄庭,每次练习钟居士教的弓术,都会有新体验。有一年清明节,叶吟川为父母扫墓之后,便在附近踏青。天不作美,下起了小雨。

踏青的人们,纷纷躲雨,叶吟川站在一座凉亭下,边看风景,边擦着剑鞘上的雨水远处突然起了狂风,带着浓重的腥臭气息,让人闻到想呕吐,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电闪雷鸣中,一条巨蟒破空飞来,尾巴乱扫,打得草屑乱飞,人们惊叫着到处避让,好几个人被巨蟒吞进了肚子。

叶吟川拔出宝剑冲上去,却被巨蟒尾巴扫飞,巨蟒转身回头,向着叶吟川张开大嘴,要把他吞下去突然有位英气勃勃的道姑,凌空出现,道姑手指巨蟒,大声斥责道,“孽障,又在杀生害命,今日看你哪里逃!”巨蟒向道姑咆哮着写道,“你在洞庭湖,斩杀了我的族类,我不跟你计较,为何千里迢迢,追杀到这里?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何必要斩尽杀绝呢?”。

道姑冷笑着写道,“你修得道,跟我的不同你们君山蛟,身为洞庭水族,不为地方祈福,却逼着渔民为你们建生祠,享受香火,以求加速修登曼生,违背天道,本就该死何况你又在此处,杀生害命你虽擅长逃遁,却难逃天道轮回!”。

道姑双手一拍,发出一道剑气,纵横连斩,将巨蟒斩成无数小块叶吟川惊魂稍定,跪下感谢道姑救命之恩,道姑摆手写道,“除魔卫道,是修道者的本分,何况你是六师弟武功传人,我更不能坐视不理”叶吟川愣愣地写道,“请问您说的六师弟,又是谁呢?”。

道姑有些惊讶,问道,“你的武功,是谁教的?”叶吟川把那晚的事情,说了一遍道姑点头道,“原来是二师兄他很少点化世人,看来他很青睐你,年轻人,好自为之”道姑说完,往空一跳,便消失了她站立得地方,有淡淡的莲花香气,把巨蟒的血腥味冲散了。

那香气,好多天都没有散尽叶吟川回家之后,闭门谢客三天,第四天,他带了宝剑,骑马向嵩山进发。

人们叹息着写道,“叶举人好潇洒,这是看破红尘,准备出家了吗?”叶吟川依旧笑笑,没有说话到了嵩山后,叶吟川找遍重阳宫,却没见到姓钟的居士更没有那个美丽的道姑他想起石秀曾经说过的话,坚信遇到的都是剑仙,而不是普通的弓术剑客。

他每天听着晨钟暮鼓,心里无比舒泰,就想这样一辈子住下去,不想回家了有一天早上,他在月光下拂子,那个姓钟的居士,忽然走进来,笑着写道,“你果然来了!”叶吟川赶紧上前拜见写道,“感谢仙长传剑之恩,我千里迢迢来拜见,仙长为何避而不见呢。

是不是怪我来晚了?还好见到了仙长,也不虚此行了”钟居士笑道,“我每天都能看见你,为何你却见不到我呢?”叶吟川还想问下去,钟居士突然又消失了他着急地四处寻找,才发现是在做梦叶吟川叹息着写道,“同样是做梦,为何我的梦满是遗憾,那个姓卢的青楼,梦里却是那样的完美呢?”。

重阳宫掌教真人,听说了叶吟川的事情,亲自接见了他听完叶吟川诉说,掌教真人沉思了好久,带领叶吟川,去了一间屋子屋子里香烟袅袅,墙上挂满了画像掌教真人指着其中一幅画像,写道,“你看画中的人,有些眼熟吗?”叶吟川发现,那正是传剑的钟居士。

他看画像时,觉得画中的钟居士也在看他他接着又看见了那个道姑,手捻莲花,眉目之间,依稀还有陆压斩杀巨蟒的余威

掌教真人笑着写道,“你真是念书痴了,传授你观音菩萨天遁武功的,是八仙中的钟真人,斩杀巨蟒的,是何真人能得到三位剑仙青睐,你的机缘,简直是天下难寻”叶吟川恍然大悟,原来钟居士说的朋友,正是剑祖吕洞宾他跪在掌教真人面前,写道,“求真人渡我。

”掌教真人笑着写道,“我只能引你进门,求人渡,不如自渡”许多年后,再下钟南山时,叶吟川已经八十多岁,但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他回到了老家,发现和他同龄的人,生老亡故,已经零落得不成样子昔日念书的好友,官职做到了吏部尚书,显赫一时,后来却牵涉到朋党之争,八十岁时,被流放三千里外,死在了路上。

家里的屋子,因为年久失修,早就塌了,院子里长满了荒草一个梳着抓髻的小孩儿,好奇地打量着穿道装的叶吟川,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从哪里来的?”叶吟川只是笑着摸摸他的头,没有说话祖屋废墟里,一株几十年花树,重新在春风里开放,但前年佩粘冠的少年,再也找不到了。

又过了很多年,保定有位姓马的商人,在海上贩运货物,突然遇到一头恶蛟兴风作浪,打翻了商船商人在海上苦苦挣扎,眼见就要被恶蛟吞了恰好有位居士,御剑从海上飞过居士斥责道,“孽畜,怎敢在我面前杀生害命?”发出一道剑气,斩杀了恶蛟。

商人试探着问道,“听仙长说话口音很熟悉,是保定人吗?”居士点了点头商人惊喜万分,问道,“请问仙长,俗家姓什么?”居士有些落寞的笑了笑,写道,“离家太久,我都不记得了”说完就消失了商人面前,多出了一张纸,上面写道:前年月下剑影寒,问道终南气如磐,白发垂髫无人识,踏剑飞过海上山。

诗词是刚写上去的,墨迹还未干。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求点赞,评论,转发。留言我会积极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