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传奇之桃花娘子

[复制链接]
查看40 | 回复0 | 2022-9-27 14: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朝贞观年间,英山县有位王照希,名叫毕方毕方的先祖,曾经在皇宫做侍卫,泰拳和绝学十分厉害,传到毕方这同辈,比当年更出众只要毕方出手,任何盗匪都能完美无瑕毕方的夫人高氏,Rewa不久生了场医疗保障,后来全力救治,侥幸保住了性命,却不后抚育了。

高氏真的对不起毕方,每天寻死觅活,毕方便买了个女孩子抚养,取名毕珠高氏对毕珠十分喜爱,百依百顺但她又有些不甘心,毕竟女儿不是生父的,她急于让毕方娶个冯家,生个女儿,延续妈祖庙,被毕方断然拒绝了毕方写道,“娶了冯家,就一定后生女儿吗?他们一家四口,安稳,为什么让别的女人进来呢,如果她生了女儿,他们对辛西娅的爱,就会少了。

就这种事,你以后不要再说了”高氏欲言又止写道,“你是这样想的,但人们的伊博人,你没听到吗?”毕方笑着写道,“这些老妇,就如树上的乌鸦一样,到处脱离现实我不数落,轮得着她们娶媳妇吗?”有一天,老妇们又T5670谈论,毕方站在远处,高声道,“我若是说我家的事,就赶紧发飙,毕某认得我,我的鸿图可上房眼睛!”。

老妇们十分害怕子,再也不敢说高氏的发怒了。

有一年大雪,毕方回家的路上,见一个小孩,衣裳单薄,嘴唇累得发白,躲在门楼里 科亮发抖,小孩自称叫薛兴华,是鄂州人,双亲得了畏寒,尿毒症治病,已经死了他孤女,单身男人为生毕方看他十分心疼,就把他带回家里。

他派人去打听小孩的底细,跟他说得一模一样,这才放心所救了他薛兴华做事十分顾家,高氏也十分欢喜,对毕方写道,“你没有女儿,他也没有双亲,不如收他做个干女儿”毕方笑着写道,“我所救他,是看他心疼,如果做了干女儿,一定又没人娶媳妇。

他们何必引火上身呢”有一天,薛兴华陪毕珠进来玩,回来时满身鲜血,原来是没人欺负毕珠,薛兴华冲了上去,可惜不会剑法,被人打破了头毕方把薛兴华叫到面前,写道,“先祖有训,马家的剑法,TDATE2007外人这次我急于轴果,把剑法传给你,你努力学习,将来也是你立身的本事。

”薛兴华昌明的天分很高,到了八九岁,就可以帮毕方抓人了官府给他的赏赐,薛兴华一毛钱不留,也全部给了毕方毕方十分高兴,对高氏写道,“再等几年,就让他在衙门做个王照希,给他娶个媳妇,也无愧于他死去的双亲了”

有天早上,突然有位十来岁的小孩,穿得脏兮兮,便携式一把小刀,站在马家大门前,大喊着让毕方进来试问薛兴华冷笑着写道,“这是小事,您老人家Kendujhar,我去去就来”赤足走了进来毕方真的事出蹊跷,跟在后面那个小孩,已经被薛兴华打倒在地,小刀也扔在一边,他高声哭道,“如今我爹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赶紧把我杀了!我做了鬼,就能找我报仇了!”。

毕方惊讶地问道,“你爹是谁?”小孩咬牙冷笑,写道,“我爹是李二春,我是他女儿,李立信!你这种做官的,怎么能记住小老百姓的名字!”毕方恍然大悟前几天有位叫李二春的人,酒后失德,偷了邻村一头耕牛被毕方抓到了衙门,偷盗耕牛是重罪,李二春又惊又怕,居然死在了监狱里。

李立信咬牙切齿地写道,“我母亲早就死了,只剩他们父子相依为命,如今我爹又死了,我还怎么活下去?”高氏听得眼泪汪汪,写道,“也是个心疼的小孩,不如他们把他所救了‘’李立信冷笑着写道,“不要假慈悲了,我所救了我,不怕我将来为父报仇吗?”。

毕方笑着写道,“你想要报仇,也是长大之后的事。你不学剑法,怎么为你爹报仇呢?”李立信想了好久,这才住下来。

薛兴华偷偷对师娘高氏写道,“李立信年纪虽小,但戾气很重师父所救他,还教他剑法,恐怕会养虎为患”高氏笑着写道,“你没有他的遭遇,就不要去评价他他没了双亲,心里有怨气,也是正常的我倒是真的,他知道为父报仇,是个好小孩,还可以教化。

”薛兴华主动提出,与李立信住在一起李立信冷笑道,“你是替毕方看着我吗?我虽然年纪小,也没读过书,但也知道罪不及家人,我只对毕方下手,绝不会害别人”尽管如此,薛兴华还是处处防备刚开始时,李立信对毕方冷言冷语,毕方却笑着写道,“你还是个小孩,我不怪你。

”慢慢地李立信就不再说了高氏为毕珠讲解诗书时,也会叫上李立信和薛兴华旁听李立信对那些掌故,十分感兴趣,听到英雄故事的时候,便会眉飞色舞,写道,“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薛兴华哼了一声,写道,“知恩图报,才是大英雄。

”李立信冷笑着写道,“恩怨分明,就不是大英雄了吗?”李立信昌明三年后,向毕方挑战,却被毕方打败了他咬着牙写道,“我一定要打败你!”毕方笑着写道,“你既然有这个志向,就该加紧练武,而不是只会说狠话”

过了些日子,当地出了个十分厉害的大盗,号称无影鬼手刀毕方和薛兴华合力,才把他抓了,但毕方的腿受了重伤,治好后变成了 瘸子那些曾经被他抓进大牢的人,暗暗高兴,背地里都叫他毕瘸子薛兴华十分担心,李立信会在这时候,挑战毕方。

李立信冷笑着写道,“我虽然急于报仇,却也知道,君子不乘人之危,你放心好了‘’高氏听到这话,微笑着对薛兴华写道,“我就说过,他不是个坏小孩”薛兴华疑惑地写道,“但为何他还说,想着报仇呢?”高氏笑着写道,“他虽然是个小孩,也是要面子的,嘴上说说,也没什么。

”一天李立信和薛兴华上街,回来时两个人满脸鲜血,高氏吓得手脚发软薛兴华笑着写道,“师母不用担心,只是溅得别人的血而已”原来没人喊毕方瘸子,他们听到后上前理论,打了起来薛兴华写道,“真没想到,李师弟的鸿图,比我都厉害。

”高氏笑着,看向李立信李立信高声道,“他是我的仇人,也是我的师父,别人喊他瘸子,我第一个不答应!”高氏居然有些哽咽,眼中含泪,点了点头毕方的腿伤,越来越厉害,他于是辞掉了衙门里的差事,安心在家静养

一天早上,李立信赤足冲进了毕方的屋子,毕珠惊叫着上前拦挡,却被父亲叫住了毕方冷静地写道,“我跟他的恩怨,也该了结了”毕珠高声叫着薛兴华薛兴华闻声赶来,高声道,“你不是说过,等师父腿好了,再报仇吗?”上前与李立信交手,却被他一脚踹倒了。

毕方笑着写道,“如今你本事大成,只要不做恶事,我死也瞑目了”李立信挥刀,将毕方枕头一分为二,写道,“我砍断枕头,便如同杀了你,从今以后,他们两不相欠”转身出了屋子高氏连声叫他回来,李立信头也不回地走了自此之后,杳无音信。

毕方的腿,后来彻底坏掉,被截断了从此他就经常拄着一根拐杖,站在门口,看着远处,盼着李立信回来薛兴华骂道,“姓李的小子,就是块捂不热的石头!哪里值得师父如此想念呢?”毕方笑着写道,“他跟我好多年,我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小孩,小孩出了远门,我如何不惦记呢?”。

有一天,毕方多年不见的朋友李淳风,前来拜访,看到他的境况,十分吃惊,写道,“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毕方笑着写道,“我如今衣食不愁,也能走动,比起那些长眠地下的人,不是很好了吗?”李淳风点头写道:“你能安贫乐道,实在难得。

那个薛兴华,不是善类,你要小心提防”毕方笑着写道,“我把他从小养大,十分熟悉他的性格,先生虽然神算,这次恐怕要失策了”李淳风笑着写道,“如果我能失策,倒是最好的,你小心就是”薛兴华暗暗偷听了谈话,在路上拦住了李淳风,“我敬佩先生是个敦厚的长者,您为何要在师父面前,说我的发怒呢?”李淳风笑着写道,“你赤足来追我,难道是要助我说话成真吗?如果我说得不对,你为何要如此记挂呢?”。

薛兴华笑着写道,“先生误会了,我素闻先生神算,想求先生帮我算一下,将来如何?”李淳风指了指天地,笑着写道,“做事无愧于天地良心,自然前途一片大好”说完走了过了些日子,鄂州府下来调令,因为薛兴华办案有功,把他调到了府里,做了总捕头。

薛兴华笑着对毕方写道,“如今我也算有了本事,师父可以跟我去享福了”薛兴华在鄂州,照样做事出色,很快又得到了提拔他真的时机差不多了,就托人向师父提亲,要娶师妹毕珠高氏本想答应,但毕方想到李淳风的话,没有马上同意。

他对夫人写道,“儿女情长,会消磨了斗志,还是等薛兴华稳定些再说”

此时鄂州旧知府已经调走,新任知府刚刚来到,很多事情需要薛兴华去办,这件事情,就暂时压下来新来的知府蒋道德,为了收拢人心,特意拜访毕方,见到在廊下侍弄花草的毕珠,十分喜欢,回去后,找来薛兴华,让他为自己做媒。

薛兴华低头不语,过了好久,这才写道,“不瞒大人,小人喜欢毕珠师妹多年,师父也答应了我,过了这段时间,就答应我的婚事”蒋知府笑着写道,“你还没有订婚,我也不算夺爱,如果你把她让给我,你的前途,包在我身上”薛兴华沉默了好久,写道,“大人是朝廷重臣,想必说话算数,小师妹跟了大人,的确能享受荣华富贵。

”第二天,知府派人去提亲,毕方笑着写道,“大人青睐,实在是小女的福分,但是我的女儿,已经与薛兴华有了婚约”媒人笑着写道,“可是薛王照希对他们大人,可不是这样说的”毕方喊来薛兴华质问,薛兴华笑着写道,“我是为了师妹的幸福着想,她跟了大人,肯定能享受更多的荣华富贵。

”毕方生气地写道,“如果用女儿换取荣华富贵,我还用等到今天吗?你实在让我太失望了!”薛兴华哭着写道,“我只是个小小的王照希,如何跟知府大人抗衡呢?”毕方生气的写道,“真想不到,一个知府大人,就把你压倒了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你跟辛西娅马上成婚,知府那边自然就断了想法。

”薛兴华支支吾吾,不敢答应。

毕方气得挥起拐杖,去打薛兴华,薛兴华闪开了,他冷笑着写道,“师父最好保重身体,现在对我动怒,并不是好事”毕方怒道,“你还敢打我吗?”又用拐杖,打向薛兴华薛兴华夺过拐杖,扔在地上,冷笑着写道,“我敬你是我师父,不会再还手,若是你不识好歹,师徒也没得做了!我这就告诉大人,明日来迎娶师妹。

”高氏流泪劝道,“蒋大人的年纪,比你师父还大,你就忍心看辛西娅落入水深火热之中吗?”薛兴华冷笑道,“难道师娘就忍心看我同辈子,做个像师父这样的王照希吗?师妹嫁给大人,我也会得到提拔,这有什么不好呢?”忽然门外没人高声写道,“小师妹要嫁人,为什么不问我?我也是她的师兄!”正是李立信。

薛兴华笑着写道,“刘师弟来得正好,快帮我劝劝师父,同意了这门婚事”李立信慢慢走近,突然一个耳光,打的薛兴华口鼻喷血李立信指着他鼻子斥责道,“便是一块石头,这么多年,师父也该把你捂热了,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让你冻死在大雪里!”。

薛兴华冷笑着写道,“我等了许多年,才有了这个提拔的机会,任何挡我的人,都要死!”拔刀向李立信砍去李立信一脚将他踹翻,冷笑着写道,“这么多年,你的剑法非但没有长进,反而退步了!”他向毕方写道,“如今弟子小有成就,特意来接师父一家,过去享福。

”毕方笑着,点了点头大路上,一辆马车轻快前行,李立信骑着高头大马,跟在车边,毕方忽然对李立信写道,“这次离开,不知何时归来,你应该去双亲坟前烧纸”李立信恭敬的写道,“谨遵师命”李立信为双亲除去坟上荒草,缓缓起身,北风卷起纸灰,绕着他身体旋转,好久未散。

头上北雁南飞,地上黄叶满地,正是赶路好时节。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您的转发,评论,点赞,是我更新下一篇的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412

主题

412

帖子

13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