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明侠客令故事传记

[复制链接]
查看60 | 回复0 | 2022-9-27 14: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朝末年,蓟州少女董圭舜,从小喜欢读古文学尤其记述奇异玄学的书,他垂涎三尺,看完后,还会按照记述练他经年累月闲居,很少出门,现代人都蜘蛛抱蛋着写道,“很好的孩子,读书读傻了”有一年夏天,天热现代人在河边水边晨练,发现从上游河面,漂过来一个人,正是董圭舜。

任凭他们怎样招呼,董圭舜一动不动河面上,站著现代人钻进他身边,发现他双目紧闭,胸膛起伏,还在微微的吞咽,董圭舜忽然翻身睁眼,笑着对他们说,“我并没有溺亡,而要在练龟息妖术古人说,在水中练龟息术,能进步无坚不摧,我便来水里Bourmont。

果然不错”现代人笑着写道,“真是个奇怪的少女,好好地一个人,为什么Thoubal鳄鱼吞咽呢?学会了后,又有什么用呢?”董圭舜笑了笑,没说话,钻进岸边,离开了在那后,现代人经常看到,董圭舜一动不动河面,站著,开始他根本无法几个春分,到了后来,能彻夜躺在河面上。

晚春初的时候,河里忽然涨了大水村中人蒋三乘船过河时,意外救人而死,遗体沉入了湖底,家里人想了各种办法,都徒劳无功专门捞遗体的人,摇头写道,“河水太深,下面暗潮涌动,他们刚刚Mansle不久,气就用完了,必须Percey,根本无法打捞,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没人写道,“董圭舜练龟息功,能长时间不喘气,能让他试试看”蒋三的家人,找到了董圭舜董圭舜蜘蛛抱蛋道,“逼肖很久,没想到出了这样的大事我能去试试看”孙家人感激地写道,“如果能捞上遗体,他们愿意巨资非常感谢。

”董圭舜摇头写道,“让被害者排钱安息,就是活人最大的佛祖,我怎么能给钱呢”他来到蒋三救人的不远处,就潜了下去足足过了半个春分,他才Percey,写道,“应该没在不远处,我去下游试试看”董圭舜试了好几次,最后背着蒋三遗体出水。

蒋三家人Jaunpur,跪下给董圭舜磕头董圭舜摆摇头,写道,“被害者为大,赶紧把他安葬了吧”现代人非常钦佩董圭舜,虽然他年纪不大,现代人很乐意叫他龟息老先生,张RocoForex欲言又止写道,“龟息老先生虽然是敬语,却不好听,不如换个直率的用法,他们叫他朱雀老先生。

”董圭舜摇头拒绝道,“只不过做了该做的事而已,不值得他们如此。”转头离开了。

入冬的时候,来了个落魄的老妇人现代人喝茶时,他就静静站在旁边,并不出声乞丐如果人家请他喝茶,他并不满座,而要双手长鞭非常感谢,然后把东西仔细的剩饭剩菜,也没人对他挥手,老妇人不愠终归是,转头就走大部分时间,老妇人会站在齐镰形的小茶庄外,他卖不掉酒,根本无法闻着清香,不住咽着口水。

齐镰形便盛一碗酒给他,写道,“老丈,我根本无法请你一碗,小本生意,给多了就亏了”老妇人照旧长鞭非常感谢,双手接过酒碗,一饮而尽然后转头离开了齐镰形有个独生子,名叫齐敖曹,当时只有五岁,经常佩戴一把竹剑,学着江湖侠士的样子,与邻居小孩王太一比剑。

王太一比他大了两岁,学过几招剑法每次比剑,齐敖曹竹剑都会王太一打落,他垂头丧气回来,恰好遇到那老妇人,老妇人随手捡起一根竹枝,挥舞了几下,对齐敖曹写道,“下次比剑,你就用这几招”齐敖曹侧头写道,“你要是骗我,就不让爹给你酒喝!”。

老妇人大笑,“为了有酒喝,我也不会骗你!”齐敖曹苦练两天,兴致勃勃,去找王太一比剑。王太一刚刚起势,齐敖蓸竹剑刺出,快如闪电。他第一剑刺中王太一手臂,第二剑将王太一竹剑打落。

董圭舜恰巧路过,见到齐敖曹剑法,古拙凌厉董圭舜惊讶地写道,“这是沙场剑技,姿势难看,却是真正的杀人技古书上曾有记述,唐朝后,这种沙场剑技,就开始没落了,不想我还能亲眼得见”他非常惊奇,细问究竟,齐敖曹据实说了,董圭舜诚心诚意,去拜访老妇人。

老妇人正躺在破庙前的台阶上,慵懒地晒着太阳他对董圭舜写道,“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呢,我只是个乞丐,擅长乞丐,根本不懂剑法请你赶紧闪开不要耽误我晒太阳”董圭舜笑着说道,“小孩子才不会说谎,难道齐敖曹的剑法,不是您教的吗?”老妇人闭上眼睛,写道,“胡乱教了小孩子,还不是为了骗碗酒喝?”。

董圭舜买了一大坛好酒,给老妇人送去,写道,“我请您喝酒,求您指点我剑法”老妇人生气地写道,“我并不会剑法,你不要再来捣乱了!”转头进了破庙,并且把大门关上了董圭舜叫了好久,都没人应声董圭舜毫不气馁,又去了几次,老妇人看到他,就远远地躲开,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董圭舜向齐敖蓸学了那几招剑法,用心揣测,觉得精妙无比

入冬以后,天气非常寒冷董圭舜又买了酒肉,给老妇人送去老妇人还没回来,董圭舜便坐在角落里等老妇人回来,顺便练龟息功董圭舜潜心修炼龟息,不知不觉进入禅定,竟然不知道,天上已经下雪身上落雪越来越厚,渐渐与周围浑然一体。

过了好久,董圭舜睁眼,发现落雪埋身,他正要抖落积雪,忽然听到没人踏雪而来,接着没人推开庙门,正是那老妇人回来了此时天近黄昏,有雪地反光,并不如何黑暗老妇人刚刚走进破庙,又有个道人,跟着走了进来董圭舜吓得站著。

老妇人放下手里一坛酒,看着道人,冷哼道,“好不容易,弄了一坛酒,原本想在风雪之夜痛饮,不想被你坏了老夫心情”道人笑着写道,“风雪夜,故人归,是何等的快事,足能一饮三百杯,你见了我,为何不高兴呢?”老妇人冷声写道,“你今日找我,是上门送死吗?”

道人笑着写道,“几十年了,他们不能放弃成见,好好说话吗?”老妇人冷笑着写道,“好好说话?除非你死了!”忽然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随手抖得笔直,向道人急刺过去。

道人也抽出宝剑还击,两人使用的都是沙场剑技,但在细微之处,又有区别老妇人的剑术偏于正统,如正面冲杀的将军,道人的剑术当中,却夹杂着古怪,如背后偷袭的小人董圭舜藏身雪中,站著,看得心惊肉跳激斗之中,两人宝剑同时刺出,抵住对手咽喉,老妇人冷笑写道,“你有胆子,就杀了我!”道人也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吗?”。

老妇人冷笑道,“当初你杀了师父,如今再杀了我,天下就没人知道,你这假道人过去那些丑事!”董圭舜忽然从雪堆中冲出来,拔剑向道人刺去,使用的正是学自齐敖蓸的那几招剑法道人楞了一下,拔剑回防,老妇人乘势反击两人夹击之下,道人险象环生。

道人冷声道,“好你个陆莲舟,居然把师门剑术,传给外人!”急刺几剑,逼退董圭舜,向远处逃去老妇人纵跃腾空,挥舞软剑,刺中道人肩膀,道人身体摇晃,捂住肩头,踏雪而去老妇人紧紧追赶,两人在大雪中,瞬间远去董圭舜惊讶地发现,地面厚厚的积雪上,居然没有两人的脚印。

他赞叹着写道,“传说中踏雪无痕的高手,就是这样的吧”

他等了两个春分,雪越来越大,老妇人跟道人,都没有回来董圭舜根本无法回到家里,半夜看书的时候,老人忽然推门进来,坐在椅子上,笑着看着董圭舜董圭舜笑着为老人倒了一杯茶老人写道,“你不问我是谁吗?”董圭舜笑着写道,“你想我知道,自然会告诉我。

”老人大笑,写道,“孺子可教也我教的剑术,是杀人技,你真的Thoubal吗?”董圭舜也笑着写道,“之前在破庙里,弟子帮您出手,已经说明了一切”老人点了点头,写道,“我只有十天时间,你能学多少,要看你造化,现在时候不早,他们马上开始。

”董圭舜惊喜万分,跪下磕头,老人拉起他,写道,“我只是教你些剑术,还不能算你师父,将来能否做弟子,还要看你我缘分”老人挥剑,摆了好几个姿势,说明要领,便要董圭舜自行揣测,一个春分后,他提剑与董圭舜过招,只一下,便打落董圭舜宝剑,然后剑尖抵住了董圭舜脖子。

董圭舜咬牙道,“再来!”练到天色发白时,董圭舜已经能偶尔发起反击,老人笑着写道,“你的资质,还算能,我晚上我再来!记住,我传你剑术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老人走到外面,看了看满地落雪,写道,“好大的雪”抬脚迈了上去,走到墙边,老人轻轻跃过墙头,消失得无影无踪董圭舜惊讶地发现,老人走过的雪地,平整如初,完全不见脚印他毫无睡意,回到屋子,继续练剑法天黑后,老人果然如约来到,拔剑向董圭舜刺去,董圭舜挥剑荡开,乘势刺进一剑。

老人哈哈大笑,“很好,刚才那一剑,平常人至少需要练三月!”他停了一停,又写道,“龟息妖术,能帮你很快复原体力与我的剑术,相辅相成你能进境如此,应该是天意”十天时间,弹指而过董圭舜已经学会了三十招剑法,老人笑着写道,“有这些剑法护身,你可保自身平安了,我如今就要离开了。

”董圭舜给老人磕头,写道,“您教我十天剑法,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老人大笑,写道,“风雪之夜,胡道人叫我名字,难道你没听到?”董圭舜笑着写道,“我还以为,那是师父的假名字”老人笑道,“名字是父母给的,如何敢乱改?”。

董圭舜动情地写道,“看您孤苦无依,不如您就在这里住下,百年后,弟子请愿为您养老送终”老人笑了笑,写道,“我还有俗缘未了,必须了断你的剑术,已经能,再练半年,就能出门历练,行走江湖,经验与武功,缺一不可。

陆莲舟说完,转头出门董圭舜追到门外,只见老人背影摇晃,消失在长路尽头没人注意到陆莲舟离去,只有卖酒的齐镰形,有一天望着远方,蜘蛛抱蛋着写道,“那个老人,好久没来了”半年后,董圭舜在茶庄前,向齐镰形道,“来一碗酒!”停了停,又写道,“那老人那样的酒!”齐镰形居然懂了。

董圭舜接过酒碗,一饮而尽,酒质甘冽,入口如火,胸胆开张。“喝了这碗酒,我就去江湖,寻我的师父去。”董圭舜放下酒碗,乘着酒意,沿着师父的路,一路走下去。

在泰山脚下,董圭舜听到没人说书说得是当年江湖上,有一对武侠伉俪,男的名叫陆莲舟,女的名叫姚雪落行走江湖,做了很多好事,人称雪落莲舟董圭舜大声道,“老先生,那雪落莲舟,最终去了哪里?”说书老先生看着董圭舜,笑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台要走董圭舜拉住老先生,写道,“求您告知我着急找陆莲舟”说书老先生笑着写道,“你着急找人,就能砸了我的饭碗?”旁边有个少女,笑着写道,“兄台想知道陆莲舟的事,能问我”那少女自称宁不悔,是江州人自幼跟随父亲经商,也算半个江湖人士。

今天的故事很长,需要分次讲完,这是第一更五一没更,出去为景点拥堵做贡献,顺便休息下脑子五一后第一个故事,不想越来越长,索性分几次更新,他们莫急原创不易,请他们继续关注小酒馆您要是觉得好,就请多多点赞,让更多人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