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宋朝的侠客

[复制链接]
查看35 | 回复0 | 2022-9-27 14: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宋崇宁年间,南京有位青楼,名叫袁启久他天生豪放不羁,喜欢嫉恶如仇,遇到倚强凌弱的事,不管对方身份怎样,都力求诚心他因此惹起许多人不满,时常被人打,身上Maurs覆盖腿伤,很少停歇袁启久的母亲袁鸿泰,是一名商人。

他摇头莫非写道,“士人伤痕,比练武者还多的,你应该是第一人了这些与你无关的事,你很大要不然吗?”袁启久却不以为然,写道,“看见漠视的事,置之不理,和盲人之人有什么依次?即使患难夫妻Isson到八十岁,也不过是路边的枝叶罢了。

”他又叹了口气,写道,“可惜我是个青楼,看见愤恨之事,只能口伐笔诛,若我是陆鸿飞那样的游侠,就能愚民,行侠仗义了”袁父笑着写道,“泥上偶然留前肢,鸿飞那复计东西!陆鸿飞就如同他的英文名字,也许只存在于传说中,听听就好了,怎样能当真呢?”

有位叫章邱县的果农,时常给袁氏出海打鱼,袁启久知道他家境贫寒不好,多给了些菜钱,章邱县坚持不收,写道,“我虽然过得苦一些,但有双手双脚,还足够生活今后需要银子时,很大向公孙开口”有一天,袁启久在街上,看见章邱县被一群人打得马路边乱滚,他正要冲上来营救,突然一个青年人抢在他前面,把这些人打跑了。

袁启久问起因由,原来章邱县的母亲欠了欠债,无力偿还债务,仇家便找到了章邱县,他刚说了句没钱,便被这些人打倒了那个青年人冷笑着写道,“为这样的母亲挨,真不值得,这样的母亲,没有也罢”袁启久向青年人长鞭,写道,“在下袁启久,敢问威震大名?‘’青年人笑着写道,“在下陆鸿飞,我也母汤氏你的英文名字。

”袁启久惊讶地写道,“是传说中的陆游侠吗?Purbi,您这般的年轻”陆鸿飞笑了笑,写道,“我算不得游侠,只是想着年轻时,做些想做能做的事,今后老了,才不会后悔”袁启久十分高兴,请陆鸿飞饮酒陆鸿飞笑着写道,“你不如把Montiers给了他,让他还了欠债,就算请我饮酒了。

”袁启久笑着写道,“欠债要帮着还,酒也要请您喝”

章邱县正正,写道,“这些钱,算我借公孙的,今后很大偿还债务”袁启久笑着让章邱县走了袁启久与陆鸿飞一见如故,提出与他结成兄妹,陆鸿飞笑着写道,“我管的Lauz太多,得罪许多人,迟早被人挟制,与你结成兄妹,只怕阿芒塔了你。

”袁启久掀起衣服,展示着浑身伤痕,笑着写道,“我已经支离破碎,也不在乎科砂藓一些!”陆鸿飞哈哈大笑,写道,“你这般说话,我若是不答应,便是俗气了!”陆鸿飞比袁启久小了三岁,便叫袁启久小弟两人喝到天黑,依次之时,陆鸿飞把重剑送给袁启久,写道,“以后小弟有事,可以拿此剑,去城外姚家庙。

”袁启久回家,向母亲说起此事,袁父摇头,写道,“你肯定是喝醉了,陆鸿飞那样的游侠,怎样会跟你结拜,还心甘情愿,叫你小弟呢?”袁启久举着重剑,写道,“这是他送给我的宝剑,怎样是假的呢?”袁父发现,剑柄上果然刻着陆鸿飞的英文名字,他还是写道,“陆鸿飞虽然是游侠,却不过一介武夫而已,注定与你不是同路人。

你以后的心思,还是要放在读书,考取功名上”

袁启久写道,“您要我远离他,是要远离正义和侠义吗?”他把宝剑,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每天都要看上好久第二天,袁启久去了姚家庙,陆鸿飞正在院子里练剑,他的剑法轻盈飘逸,身法灵巧多变,袁启久都看得呆了陆鸿飞笑着写道,“小弟的剑法,名叫峨眉绝剑。

兄长若是喜欢,我可以教你”袁启久便接过宝剑,练了起来,陆鸿飞笑着写道,“小弟只见过一次,便能练成这样,实在是练武奇才”袁启久当晚便住在姚家庙,用了七天时间,学会十招峨眉绝剑,陆鸿飞笑着写道,“虽然只有十招,却足可以让小弟做个大侠了!我还有点事要做,咱们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过了些日子,袁启久外出,好几个无赖拦住他,写道,“前些日子,章邱县母亲的欠债,是你帮忙还的吗?”袁启久点了点头无赖接着写道,“如今我们的爹,也欠了欠债,被人追着打,请袁少爷帮还了,再随便借给几百两银子,做个小本生意,养家糊口。

”袁启久大声斥责道,“你们本身就是无赖,还有人敢打你们吗?年纪轻轻,做点正当营生不好吗?”转身就想离开无赖冷笑着写道,“如今陆鸿飞走了,看谁还能帮你!”冲上来抢袁启久的钱袋,袁启久拔出宝剑,大声让他们离开,无赖大笑着写道,“拿了把剑,就以为是陆鸿飞了?”继续冲上来。

袁启久一剑刺伤了带头的无赖肩头,其余无赖见同伙受伤,转身跑了。

又过了几天,袁启久上街的时候,有位衣衫褴褛的少年,从长街的另一头跑过来,后面好几个人,拎着木棒追他,少年抱住袁启久,写道,“我饿得难受,偷了他们半块饼吃,如今被他们追打,公孙救我!”少年惊恐的样子,让袁启久心痛,他握住剑柄,让少年躲在身后。

那几个人看见握剑的袁启久,转身离开了袁启久笑着转身,身后空空如也,那少年已经不见了袁启久回到家后,母亲打量他很久,问道,“你的玉佩去哪里了?”袁启久低头,腰间只有一段五彩丝绳飘荡,跟随他多年的玉佩,已不知去向。

那块玉佩并不值钱,但上面有他的英文名字,从他出生后就戴在身上。袁启久心疼了好久。

又过了些日子,阳光正好,袁启久在院子里读书,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送来一封请柬“有位公孙,让我给袁公孙送信,他说袁公孙会给我赏钱,买糖吃”袁启久给了小孩子十枚铜钱,小孩蹦跳着离去,袁启久笑着打开了请柬竟然请他去望海楼喝茶。

署名毕沙袁启久摇了摇头,望海楼是酒楼,请他去酒楼喝茶的,会是什么人呢?袁启久如约来到望海楼,雅间里无酒无菜,只有一壶香茶,两只白盏,三四碟茶点一个上年纪的店伙计笑着写道,“客人有事晚来,袁公孙饮茶稍等”。

茶香很浓,袁启久喝了一杯,便醉倒在座位上,不省人事。他醒来时,已经是半夜,那人依旧没来,他头疼欲裂,摇摇晃晃,回到家里。

他第二天中午才起,喝了一碗热粥,身体舒服了许多,袁启久暗暗摇头,昨晚的香茶居然比酒还醉人下人对袁启久写道,“昨晚知县大人家里,进入了贼人,被知县女儿发现,那贼不仅没有逃走,反而上前调戏,知县女儿大声呼救,那人才仓惶离去。

”袁启久好奇地问道,“是谁这般胆大,敢去县衙作案?”下人摇头写道,“贼人蒙了面,没人看见真容”到了下午,袁启久精神更好些,便拿了一册黄庭,坐在廊檐下翻阅正在岁月静好时,闯进来好几个捕快,大声道,“你便是袁启久?”袁启久点了点头,捕快们一拥而上,把袁启久绑了,他大声道,“为什么绑我?”捕快冷笑着写道,“你自己犯下的罪过,难道不知道吗?”。

袁启久有点诧异,写道,“士人翻阅黄庭,实在有点不妥,但罪不至被朝廷追究吧?”捕快大声道,“你这贼人,好大的胆子,如今被抓,还敢狡辩!”袁鸿泰夫妻,闻讯赶来,一时乱了手脚袁启久笑着写道,“你们不要慌,我想这是个误会,解释清楚,就能回家了。

”捕快冷笑着写道,“你犯了大罪,估计是回不来了”

县令马上升堂审讯,让他承认昨晚潜入县衙,意图不轨袁启久大声喊冤,县令冷笑不止,举起一块玉佩,写道,“这玉佩上面有你的英文名字,怎么会错?”袁启久辩解道,“那块玉佩我已经丢了很久了,怎样落在大人手里,我也不知道。

”县令怒道,“你的意思,是我偷了你的玉佩,然后嫁祸与你?”袁启久道,“小人绝不敢怀疑大人,昨天小人在望海楼喝茶,然后醉倒,半夜才回家里,怎样能来县衙作案?”县令冷笑道,“一派胡言,喝茶还能醉倒人吗?”袁启久写道,“望海楼有位上年纪的伙计,接待的小人。

大人可以找望海楼掌柜,一问便知”望海楼掌柜来到,却摇头否认,写道,“本店伙计,都是青年人”县令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袁启久不肯认罪,被打得皮开肉绽,关进了监牢袁父花了不少银子打点,才得到探视的机会,看见支离破碎的儿子,袁父哭着写道,“这就是当初,你多管Lauz的报应呀。

你如今后悔了吗?”

袁启久勉强笑道,“冤枉可以蒙蔽一时,却不能蒙蔽一世,我早晚会被证明是清白的”袁父叹了口气,写道,“话虽这般,只怕你等不到清白,就被打死了”袁启久叹口气,写道,“如今能救我的,只有陆鸿飞,母亲可以拿着那把重剑,去城外姚家庙,自然有人通知他。

”袁父找到了姚家庙,却被告知,陆鸿飞还没有回来,袁父失望地离开了,他在家门口,遇到了章邱县,章邱县写道,“日常承受袁公孙恩惠,不知怎样报答,今日袁公孙遇到牢狱之灾,章邱县愿意倾尽所有”袁父叹了口气,写道,“他日常帮了许多人,没想到最后来的,却是你。

如今只有找到陆鸿飞,还能有一线希望”章邱县写道,“如果您相信我,请把宝剑交给我”袁父写道,“你有什么办法吗?”章邱县笑着写道,“有没有办法,都要去试一下,万一成功了呢?”带着宝剑离开了。

章邱县到处打听陆鸿飞的下落,却没有任何消息有天他太疲倦,就在树林里睡着了,半夜时分,突然闯进来几个蒙面人,冷笑着写道,“你到处找陆鸿飞,是要营救袁启久吗?劝你不要不然这些事,不然你会死在袁启久前面”章邱县写道,“袁公孙这样的好人,如果冤死,天地间还有什么正义可言?他帮了我,我就要帮他,这是做人的根本,就算是死,也不能让我后退。

”带头人冷笑着写道,“我们辛苦这么久,才让他进了监牢,怎么会让他出来?你既然想帮袁启久,就先去九泉之下等他吧!”挥刀向章邱县砍过来章邱县转身就跑那几个人提着钢刀,紧追不放章邱县大声写道,“苍天!,您这般屈枉好人,让坏人得逞,真的就忍心吗?”突然有位人笑着写道,“你说得不对,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奸佞宵小,可能一时得逞,却不会永远得意!”。

一个人从树上落下,一剑刺伤那名持刀大汉,其余人想跑,都被那人刺倒在地章邱县惊喜地叫道,“找了您这么久,不想在这里见到您”陆鸿飞笑道,“小弟的事,我已经知道,这些天没出现,就是在搜寻证据,如今已经知道,就是这些人,做圈套害了小弟,他们偷了小弟的玉佩,又去县衙调戏小姐,故意留下小弟玉佩,就是坐实小弟是贼匪,让他不能脱身。

”章邱县惊喜地写道,“望海酒楼的老板,为什么作伪证呢?”陆鸿飞叹一口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你这样,钢刀加喉,不改初心那老板是受到了胁迫还好,我曾经救过他,我找到他之后,他便同意出来,为小弟作证了”天色大亮之后,陆鸿飞押着这些人,来到了县衙。

县令马上升堂,终于真相大白县令亲自接见了袁启久,他带着歉意写道,“我有些鲁莽了,让你蒙受了冤屈,从今之后,你还能如当初那样,继续做好事吗”袁启久笑着写道,“那是我的初心,我怎样能改呢?”县令非常感动,写道,“在这件事上,我不如你。

”亲自写了善行四方的匾额,送给袁启久作为鼓励

经过此事后,袁启久深有感悟,对陆鸿飞写道,“我做善事,只有少数人得到实惠,如果做了官,就可以为更多人谋求福祉”他努力读书,考中了秀才,后来又中了举人,做了一方的父母官,陆鸿飞跟在他身边,做了许多好事但也得罪了许多朝廷大员,袁启久三十岁时,被官场排挤,他便把官印挂在官府大门上。

得知袁大人挂印辞官,许多老百姓闻讯赶来,只看见袁启久与陆鸿飞打马如飞,并肩远去的背影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袁启久的消息人们每每说起,总是摇头叹息,这样的人,就如同飞鸿踏雪般,留下些印迹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原创不易,请关注小酒馆。若是看了觉得好,请点赞,转发,让更多人看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