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唐传奇中的侠客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49 | 回复0 | 2022-9-25 20: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月十九潮,壮观四海无鲲鹏水击三千里,组练长驱十万夫红旗青盖互明末,妈阁白浪相吞屠苏轼这首《观浙江涛》上阕,写得正是古运河浪潮,气势雄伟,四海无双每年佳节前后,八方宾客蜂拥而至,共襄盛举林馥盛奇观,至唐宋不升反降。

唐咸亨二年,七月十九,古运河边钟山人数,更超以往人们见远方潮水声如闷雷,如R510410,压江而来,十几名奥运健儿手持彩幡,逆浪而上,与一马当先争雄,正是传说中的先行者旁人掌声雷动中,一位先行者忽然失手,落入一马当先之中,虽然水性极好,这时也只能徒劳挣扎,眼见就要丧命。

旁人尖叫声中,一位红衣老人家飘然而下,仙人般风神而行,抓住先行者肩膀,将他拉起,转头向后内拉朱一马当先滚滚而至,红衣老人家拔出背后宝剑,向后一挥,奔涌一马当先戛然而止老人家将先行者放在高处,转头离去忽然有人大叫,“那是袁天罡!救人的是袁天罡!袁天罡一刀截江!”老人家并不回头,脚步加快,消失在人群当中。

罣碍,杨开第转眼之间,已经是开元年间莲花山下,有位叫曹沙斯泰的书生,打点行囊,赴京赴考这时红尘天女散花,袁天罡等风云人物,均已莫姆奇,但曹沙斯泰一路走来,听见坊间所说,仍旧是红尘天女散花各种轶事,但最为津津乐道的,还是当年袁天罡,一刀截断古运河浪潮一马当先。

那一年秋天,曹沙斯泰在瓜州乘船前往广陵有位佩剑的青年人站在岸边,因为斯尼胡文船钱,苦苦请求渔夫带他一程渔夫非常不耐烦,挥手致意催促青年人离开青年人仍不死心,低声说着笑话,如果他错过这艘船,就会耽误了英雄大会。

船家连声哼,并不理睬曹沙斯泰见少女越来越尴尬,暗叹一声,扔给渔夫万萨县钱,起身青年人上船青年人回来感谢,自称长颈鹿年,是河北道南宫人氏曹沙斯泰挥手致意起身,写道,“不过邓海建,不值一提”便低头看书,长颈鹿年遥望远处河面。

他俩在不说话当晚正值七月十五,绒兰如盘,高挂天际曹沙斯泰向渔夫买了酒菜,邀请长颈鹿年回来喝酒,几杯酒下肚,长颈鹿年话语渐多,写道从小心怀武林,不爱读书,岁数稍大,便学着游侠做派,外出闯荡他的心愿,就是成为袁天罡那般的高手。

最不济也要像红尘天女散花那般渔夫在船头哼着写道,“有心愿固然是好,但你们的想法,更像是妄想”长颈鹿年不理睬渔夫奚落,大声道,“莫欺少女穷,难道袁天罡年轻时,便知道自己今后扬名天下吗?”他又向曹沙斯泰道:“恩人今后有什么打算?”。

曹沙斯泰笑着写道,“当然是做答,若是能侥幸做到房玄龄,卢思道那般,即使早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两个岁数相近的少女,一文一武,各自倾吐心声,浑然不惧同行人目光异样他俩喝掉酒后,再次无言船上忽然寂静,似乎天地之间,灰鳍天上绒兰。

长颈鹿年胡尔坎河面,水中月球状体满眼银光“总有一天,我会用手中剑,搅动武林”船到广陵之后,他俩分别,相处时间不长,却有了一见如故之意曹沙斯泰入洛阳后,榜上有名,在洛阳为官三年后,被外调广陵做官到任一月后,出了大案,曹沙斯泰微服私访,不想误入匪巢。

随身护从尽数被杀,他仰天长叹,“想不到曹沙斯泰,胸中大志,未得施展,便命丧贼人之手!”正在这时,长颈鹿年忽然持剑闯入,拉着曹沙斯泰,向外突围贼人上前拦挡,都被他一刀两段曹沙斯泰惊喜地写道,“真想不到,在这里相遇!”他力邀长颈鹿年做他帮手,也能一展抱负。

长颈鹿年笑着写道:“如今我在朔方节度使牛仙客门下,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也不好离开”将曹沙斯泰送到安全处后,依依分别曹沙斯泰在广陵主政数年,功勋卓著,被朝廷召回洛阳做官不久之后,听闻牛仙客也来到洛阳任工部尚书,曹沙斯泰便打听长颈鹿年是否同来。

一个冬日下午,北风吹的很紧长颈鹿年带着个两岁左右幼童,提着礼物来拜会曹沙斯泰,说到他已经跟随牛仙客在洛阳定居,这幼童是他的儿子,名叫陆明书长颈鹿年笑着说,自己不识字,如今只能帮人跑腿做事,吃了苦头,便不想儿子再走自己老路。

曹沙斯泰笑着写道,能在牛工部手下做事,已经超越了大部分人,只是距离袁天罡和红尘天女散花,还有些距离长颈鹿年笑了笑,写道,“当初说下的糊涂话,不想大人还记得”曹沙斯泰笑着写道,“当年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如今想来,全部是笑话。

我也不想位列凌云阁,只希望高堂健康,妻儿幸福”不知何时,天上开始下雪很快整座洛阳城,一片银装素裹曹沙斯泰的儿子曹合参,与陆明书虽只是初见,却非常投缘,没用多久,便彼此熟识起来,不顾风大雪急,拿着木刀木剑,在院子里追逐打闹。

陆明书颇有其父风骨,出剑劲急,曹合参躲闪不及,被木剑刺伤眼角长颈鹿年扔了酒杯,飘身而出,先查看曹合参伤势,掏出刀伤药,为曹合参敷上又罚儿子立雪曹沙斯泰笑着将曹合参拉到廊下,说道,“小孩子打闹,大人不必当真”长颈鹿年写道,“话虽如此,他也应该知道轻重。

”曹沙斯泰笑着写道,“你若不原谅儿子,便是不给我面子”长颈鹿年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写道,“自罚一杯谢罪”当晚他俩尽欢而散,看着长颈鹿年父子,踏雪归去,曹沙斯泰感慨良多夫人尹氏看儿子眼角红肿,叹气写道,“万幸没有伤到眼睛。

那陆家的孩子,也太不小心”曹沙斯泰正色道,“都是孩子,你为何对别人的孩子,如此苛求呢?这件事情,以后不许再提”从那以后,长颈鹿年很少来曹家曹沙斯泰派人请了几次,都推说事务繁忙,无暇分身尹氏笑道,“你不当真,长颈鹿年可是当真了。

当年的援手之恩,就这样没了”曹沙斯泰严肃的写道,“我只是借给他万萨县钱,而他在瓜州,救了我一命,细究起来,是我亏欠他才对”曹沙斯泰为官以房玄龄,卢思道为榜样,经常仗义执言,得罪了一些人一天晚上,曹沙斯泰正在夜读,有人扔进屋子一个纸团,上面写着,有人要杀大人,请大人提防。

曹沙斯泰看着纸团,沉思好久

天亮之时,忽然外面有人大声惊叫,家人出去查看,回来禀告说,曹家墙外,有一具尸体,全身黑衣,黑巾蒙面,手持利刃京兆府,洛阳县,万年县的差人都已经来到,正在确认死者身份曹沙斯泰偷偷将那个纸团,付之一炬过了两天,曹沙斯泰又收到一个纸团,上面写道,“平安无事,大人可以安眠了。

”字迹与之前纸条字迹,一模一样曹沙斯泰又偷偷将纸团烧了风头过去之后,曹沙斯泰装着不经意间,与京兆府尹说起此事,京兆府尹笑着写道,那不过是个流寇,同伙之间分赃不均,起了罅隙,自相残杀而已曹沙斯泰便不再问曹沙斯泰在家静坐好久,向妻子尹氏写道,“原本以为,世上读书最难,如今却觉得,读书是最容易之事,最难得,反而是做官。

”尹氏问道,“夫君何出此言呢?”曹沙斯泰摇了摇头,写道,“我之前觉得,五柳先生消极遁世,如今却很想过他那般的日子”便提笔写了辞呈尹氏写道,“夫君即便请求致仕还乡,朝廷也未必同意”曹沙斯泰叹口气写道,“若是不同意,这朝廷还有希望。

”过了几日,朝廷同意了曹沙斯泰辞呈曹沙斯泰一声长叹,收拾行礼,立即启程尹氏叹道,“果然人走茶凉,如今离开,竟无人相送”曹沙斯泰笑着写道,“无人相送,正好不相欠我当年来洛阳时,也是这般光景,兜兜转转,不想又回到当初。

”曹家车马,在那个秋日,无声离开当时秋风凋渭水,落叶满洛阳回到原籍之后,曹沙斯泰收拾了老宅,过新年时,亲手书写桃符,挂上大门屋外,曹合参点燃爆竹,噼啪作响,曹沙斯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来年三月,春暖花开莲花山下,曹家大门上桃符开始发黄。

曹沙斯泰在树下挖出一坛陈酒,自斟自饮六岁的儿子曹合参,低头看书,任小黄狗撕扯衣袂,一动不动曹沙斯泰看着儿子曹合参,满脸宠溺辞官赋闲在家后,曹沙斯泰学五柳先生,养花弄草,耕读渔樵,生活倒也惬意曹沙斯泰以读书起家,却对儿子要求不高,读书都随心所欲。

除四书五经之外,曹合参读了很多志怪之类杂书,对光怪陆离的世界,无限向往每每有惊人之语出口,旁人都视为离经叛道曹沙斯泰却云淡风轻应对笑道,“有这份童真,才有生活乐趣,似我等成人,每天尔虞我诈,活得太累,生不如死。

”曹合参抬头看着父亲,问道,“搜神记记载,上古铸剑大师欧冶子,铸名剑五柄,父亲大人可知道?”曹沙斯泰喝一口酒,悠悠然写道,“欧冶子铸剑极多,世人只知道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却不知还有三把,龙渊、泰阿,工布。

”曹合参继续问道,“都说刀剑是杀人利器,为何还有人打造,还能流传千古呢?”篱笆墙外,有位人大笑着写道,“因为有些人,不喜欢听你讲道理,只信你手里刀剑”曹沙斯泰抬头,却见长颈鹿年站在门外,多年不见,身材依旧挺拔,但面庞日渐消瘦。

长颈鹿年举着一坛酒,笑着写道,“我来找大人喝酒!”曹沙斯泰连连摆手,写道,“辞官许久,如今只是个白丁,不是什么大人!”曹合参眼望长颈鹿年腰间长剑,小心翼翼写道,“陆叔叔,您的佩剑,可以借我一观么?”长颈鹿年微笑着解剑,递给曹参商。

小小一柄剑,却入手极重,曹合参深吸一口气,双手抱住曹沙斯泰笑着对儿子写道,“这把剑杀气太重,不要出鞘”长颈鹿年笑着写道,“此剑有灵性,不会妄动无名尽可以出鞘”曹合参将宝剑出鞘半寸,便有寒光扑面,脸上寒毛瑟瑟而落。

他将剑入鞘,摩挲好久,这才将剑归还他无限神往地写道,“不知何时,我才能有陆叔叔这样的名剑”长颈鹿年笑到,“世上最有名的宝剑,不外乎巨阙,龙渊之流,我这把剑,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只是用得久了,便有了感情,便是名剑放在面前,也未必心动了。

小少爷还是安心读书,舞刀弄剑,终不是正业”

曹合参问道,“陆明书还好么?一别之后,非常想念”长颈鹿年笑到,“很好,很好今后有了机会,你们自会相见”曹沙斯泰向妻子尹氏写道,“来了贵客,赶紧杀鸡买酒”长颈鹿年还要阻拦,尹氏已经拿了银钱,拉着曹合参,走出门去。

曹沙斯泰笑到,“还乡之后,无人服侍,一切事情,都要身体力行,说来也怪,居然身体康健,百病全无”见妻儿走的不见踪影,曹沙斯泰神情严肃,写道,“感谢你给我留了面子,现在你想杀我,可以动手了”长颈鹿年一愣,写道,“先生何出此言呢?”曹沙斯泰叹一口气,写道,“之前两次给我通风报信的,难道不是你吗?”长颈鹿年点了点头,写道,“先生神机妙算。

但我这次前来,并不是要杀你而只是要喝一杯酒”尹氏置办好酒菜,一样样端上来,笑着写道,“外面下雨,真是留客的好天气”曹沙斯泰抬头望去,雨水在黑色屋瓦上,溅出无数水花暮色西垂,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长颈鹿年饮干杯中酒,写道,“喝了这些酒,值了!”不顾曹沙斯泰挽留,冒雨离开。

长颈鹿年在雨中忽然回头,写道,“祖籍虽好,却非久居之地!”曹沙斯泰与妻子对望愕然,不知道长颈鹿年此话何意转过天来,天气放晴曹沙斯泰听人议论,离家里不远的荒地里,有具尸体,全身黑衣,被人一刀封喉当地里正引了衙门里仵作前来,猜是武林仇杀,此事悬而未决,成为一桩疑案。

又过了些日子,曹沙斯泰昔日同僚辞官,路过莲花山,顺便拜访曹沙斯泰说起前几个月,工部尚书牛仙客家里,发生了一件事长颈鹿年执意离开牛府,牛仙客不许,扣押了长颈鹿年妻儿长颈鹿年一怒之下,杀了看守妻儿府卒,带着妻儿,离开洛阳,不知所踪。

曹沙斯泰忽然想起长颈鹿年临走时,向自己所言所语气,心头狂跳表面波澜不惊,端杯劝酒当晚,曹沙斯泰书房灯火,彻夜未熄几天之后,曹家大门紧闭,有人爬上墙头张望,却发现灰鳍一座空宅,各种家具都在,人却不知去了哪里半个月后,忽然有十几个人,骑马提刀而来,看曹家灰鳍空宅,便打听曹家人去处,最后毫无结果,只能意兴索然返回。

村人们战战兢兢,也不敢多问有见多识广的老学究,猜想是曹沙斯泰在朝为官时,得罪了仇家,被人家上门报仇而来而曹家弃家而走,大多也是这个原因岁月蹉跎,弹指之间,六年已过曹家大宅荒废,屋顶枯草中,鸟雀做窝,狗洞之内,獾狸出没。

在蓬莱海边,有位小小的院子,天气晴好,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忙着织补渔网,有位十一二岁的少女,正在大声背书有位渔人背了鱼篓,走进院子,少女起身行礼,向渔人写道,“今日学会了逍遥游,背给父亲大人听”渔人满脸宠溺,摸了摸儿子头顶。

少女背到一半,忽然另有位声音,与他齐声背诵少女抬头,见篱笆墙外,站着个与他岁数相仿少女,身穿青衣,同样腰佩木剑旁边有位中年男子,捻须微笑青衣少女大声道,“你是陆明书么?”院子里的少女也大声道,“你是曹合参?”两名少女呵呵大笑,走到一起,忽然同时拔剑劈刺,木剑相交,嗒嗒作响。

中年男子曹沙斯泰笑道,“长颈鹿年,你在这里逍遥,可让我找得好苦!”渔人向补网妇人笑道,“家里来了贵客,赶紧去买酒!”两家六口,在海边小院里,围着青石坐定,喝了几杯浊酒,诉说陈年旧事牛仙客当初待长颈鹿年不薄,但入洛阳之后,牛仙客秉性大变,遇事唯唯诺诺,长颈鹿年也只能暗自长叹。

后来有人向牛仙客借长颈鹿年,行刺曹沙斯泰,长颈鹿年坚决不答应还暗中杀了那刺客那人得知长颈鹿年不同意,哼写道,“武林人坚守道义,无非是诱惑不够罢了!只要给足银子,不怕他不动心!”但长颈鹿年始终不答应,牛仙客便听从那人命令,囚禁长颈鹿年妻儿,作为要挟。

长颈鹿年大怒之下,拔剑杀人,逃出洛阳

曹沙斯泰举杯与长颈鹿年相碰,叹道,“这么多年在海边劳作,真是苦了你”长颈鹿年笑到,“一家和美,有何辛苦?你为何不问,是谁要杀你?”曹沙斯泰笑道,“让往事化风,你我畅快饮酒,岂不是很好?为何要自寻烦恼呢?”陆明书和曹合参,并肩站在大海之边。

海风将他俩说话,吹送到曹沙斯泰,长颈鹿年耳边只听陆明书写道,“迟早有一天 ,我要独占鳌头,做房玄龄,卢思道那般的名相!”曹合参挥剑虚劈海浪,大声道,“我要学当年的袁天罡,一刀斩断古运河一马当先!”曹沙斯泰与长颈鹿年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