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我的侠客岳飞

[复制链接]
查看99 | 回复0 | 2022-9-25 20: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绍兴十二年,春此时宋金签署和议,两国罢兵,整个杭州城,一片歌舞升平西湖旁边,一座邻水楼台上,有名身材袅娜的歌姬,轻敲牙板,婉转歌喉,吟唱柳永望海潮,“”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满座客人,大多摇头晃脑,跟随歌姬吟唱,手指轻敲节拍,满脸陶醉有个素衣中年人,拍桌而起,他怒声道,“宋金合议签署刚刚半年,满眼所见,皆是屈辱,你们便起这等靡靡之音,就不怕被岳军爷在天之灵听到?”。

众人悚然侧目。

半年之前,秦桧奉朝廷命令,在风波亭杀死岳飞父子,以及部将张宪,举国尽知,大多数人心生怨恨,却无人敢说这中年人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话,实在与造反无异掌柜变了脸色,强笑着说道,“众位莫怪,这位客人喝醉了,胡言乱语,算不得数。

”有个年轻人冷笑道,“喝醉了酒?我看他说话,倒是比你清醒,掌柜的,你若是不想溅一身血,就躲到别处去”那人掏出一面厢巡腰牌,大声道,“大宋厢巡齐楚义,捉拿朝廷叛逆,邀功者上前,不想死的,退后!”大声命令其他人散开。

中年人冷笑道,“厢巡向来依多为胜,你一个人捉我,未免不自量力!”齐楚义一刀竖劈,那人侧身闪开,飞起一脚,将他踢入西湖,春寒料峭,齐楚义在湖水中沉浮,大喊救命,中年人却转身走了突然有人大声道,“多谢先生,帮我们出气!”却是一位青衣书生,站在不远处,向中年人拱手行礼,中年人抱拳还礼。

此时齐楚义游到岸边,大喊来人中年人大声道,“宋金签署合议,丧权辱国,也不见你振臂高呼!大好河山,就葬送在你们这群人手里!”重新飞起一脚,将齐楚义踹进水里围观众人,齐声叫好半个时辰后,骑巡来到,那中年人早已不见踪影,只剩齐楚义,浑身湿透,冻得半死,犹在风中摇晃不倒。

他手指北高峰方向,大声道,“叛逆向那边走了!”

西湖边鸡飞狗跳,北高峰韬光寺内一片祥和住持僧白眉低垂,在树下禅定,有鸟蹬枝振翅高飞,一片树叶轻轻落在住持僧头上小沙弥足戒,想要帮他摘下,又恐怕惊扰了师父禅修,悄悄鼓起嘴巴,轻轻吹气,树叶摇晃,却并未掉下。

有个中年人,缓步拾级而上,手指小沙弥,轻点数下嘴角上扬,满脸微笑小沙弥跑到近前,低声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树叶自己,落在师父头上”中年人低声笑道,“我什么都没说,你着急解释什么?莫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小沙弥急得满脸通红,说话都结巴起来住持僧缓缓睁眼,那片叶子无声滑落,他笑道,“张居士如此开心,定是又与人动手了”中年人笑道,“还是禅师佛法高深”住持僧叹口气,说道,“只怕这次,我保不了你”中年人笑道,“你与杭州知府是故旧,谁不给你面子?”住持僧缓缓摇头,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说保不了,便是保不了,铁公然官阶不如知府,但知府大人,必须给他面子。

”小沙弥足戒,向山下探头,然后说道,“师父,你说得不错,真是铁大人来了!”住持僧斥责道,“见官不喜,遇弱不欺,我教你的,难道都忘了?”

住持僧向小沙弥道,“铁大人来此,必饮天尊贡芽,快去准备”小沙弥摸头道,“师父忘了,寺庙清贫,哪有那等好茶?”中年人轻敲小沙弥头顶,笑道,“师父道行高深,如何能打诳语?让你准备,去找便是!”看小沙弥走远,中年人向住持僧道,“法师心意,我很明白,你支开小沙弥,便是不想让人知道,我去向何处。

”住持僧叹口气,说道,“你的慧根,强过足戒”中年人笑了笑,“等我杀完该杀之人,便来皈依”从另一面,急匆匆地走了小沙弥足戒,急匆匆跑来,看着中年人背影,向住持僧道,“师父,我找遍了各处,并没有天尊贡芽”住持僧摇摇头,“那便将庙里最好的茶,拿出来待客就是。

”小沙弥执着地问道,“师父如何会记错?难道在骗我?”住持僧轻声道,“速去!”小沙弥顿悟,“师父原来在骗我!”住持僧叹一口气,“我并非在骗你,而是在教你你不轻易骗人,偶尔骗一次,没人怀疑”小沙弥愣愣点头,“弟子懂了。

”住持僧笑道,“懂了还不快去?”

有个苍老声音,说道,“今日来韬光寺,不喝茶参禅,只为捉人,法师深谙佛理,应知何去何从”小沙弥抬头,却见铁公然满身官服,站在近前,身后几十名官差,全部手持长刀住持僧白眉低垂,“我和小沙弥,铁大人要带走谁呢?”。

有几名相巡里外搜查,大声道,“大人,没人!”铁公然点了点头,向住持僧道,“‘法师深谙佛理,应知何去何从”带人转身离去小沙弥看着铁公然背影,低声道,“铁大人今日好大的煞气,师父,相同的话,铁大人连说两次,是什么用意?”住持僧笑道,“他要我想清楚,何去何从。

”中年人张忘川,躲在隐秘处,看铁公然带官差离去,也转身下了北高峰三日后,秦桧外出,有人从路边楼上跳下,手舞长刀,冲向轿子中秦桧那人大喊,“今日只杀国贼,不相干者闪开!”护从蜂拥而上,被那人接连砍翻,眼见人越来越多,那人一声大吼,扔出手中长刀,刺向轿子。

好几名护从飞扑而上,以肉身挡下长刀那人大喊,“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转身冲进人群,很快消失不见相巡齐楚义,用力擦着双眼,大声道,“前几天,将我踹进西湖的,正是此人!”杭州城全城戒严,搜查张忘川,城门关闭前一刻,张忘川红衣青驴,离开杭州。

此时他满脸胡须,皱纹堆叠,与行刺秦桧时判若两人张忘川年轻时,遇异人学习易容之术,本以为是娱人小技,不想今日,救了他一命

三日后张忘川下驴,在河边洗去脸上易容之物,水面中,出现另外两人手持刀剑倒影,两人用刀剑顶住张忘川后腰,冷声道,“易容出行,鬼鬼祟祟,绝不是好人!”张忘川淡定地说道,“在下张忘川,求见清风山孟寨主”两人一愣,“你知道我们是孟寨主手下?”张忘川一笑,“清风山孟千秋,威名远播,打败朝廷几次围剿,谁人不知?”。

那人笑道,“你单人独刀,行刺秦桧,我们也深知你的威名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按山规行事”两人绑了张忘川,又蒙了他双眼,带去去见孟千秋孟千秋审视张忘川,大声道,“朝廷严令捉拿,你逃无可逃,来到这里,会给清风山带来灾难,不如我把你绑了,送给官府,换清风山安稳,又能得到重赏。

”张忘川大笑,说道,“我看走了眼!你这绳索,怎能绑住我?”他很轻易绷断绳子,踢翻身边一人,抢了他的刀,向孟千秋砍去孟千秋挥舞竹节水磨钢鞭,一下将张忘川钢刀打落,他跨步直进,手中钢鞭,压住张忘川肩膀,大声道,“你服不服?”。

张忘川冷笑道,“你杀了我,我就服你!若是将我交给官府,我虽死不服!”孟千秋大声道,“阶下之囚,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命人绑了张忘川,押送给官府张忘川破口大骂有人站出来,手指孟千秋大声道,“寨主今日做事不公,若不放了张忘川,我便骂你八辈祖宗!”说话之人,正是先前持刀,将张忘川送来山寨的郭定儒。

孟千秋手持钢鞭,一步步逼近,冷笑道,“你若不怕死,便骂一句!”郭定儒张口就骂,“孟千秋,当初你拉一群朋友,对抗朝廷,如今却出卖兄弟,我真的瞎了眼,跟了你这反复无常的东西!”在场众人,都变了脸色。

孟千秋将钢鞭交到左手,右手缓缓抽刀,冷声道,“你现在收回刚才所说,还不算晚”郭定儒大声道,“骂了你这无义狗贼,心里痛快得很,绝不收回!”孟千秋挥刀割断张忘川身上绳子,又拍了拍郭定儒肩头,“刚才我只是试探,张忘川刺杀秦桧,便是我等好兄弟,我如何能卖友求荣?至于你,也真正是性情中人。

”他反手将匕首,插入身边明柱,大声道,“以后谁对这两位兄弟起坏心,就如同此柱!”一月后,杭州城传来消息,韬光寺住持僧心湖大师和小沙弥,都被铁公然捉去,用尽各种手段酷刑,住持僧始终口念佛号,不发一言,小沙弥每次昏迷中苏醒,都是摇头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说不知道,便真的不知道。

”张忘川连声叹气,对孟千秋说道,“住持僧师徒有难,皆是因我之过我需想个办法,救他们出来”孟千秋叹口气,“铁公然心机深沉,他传出消息,便是等着我们上钩,千万不能冲动”张忘川连声叹息,日渐消瘦半个月后,杭州城突然派人,来到清风寨,送给孟千秋一封书信,要孟千秋交出张忘川,保清风寨无事,不然便要派兵攻山,不惜一切代价,抓捕张忘川。

孟千秋将书信交给张忘川,他对下书人说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才是大丈夫清风寨因义气而聚,决不能因胁迫而溃散我读书很少,也知道,”下书人冷笑道,“为了逞口舌之快,而招致杀身之祸,真的值得吗?古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难道不知道吗?”。

孟千秋冷笑道,“如何做人,不用你教我!”下书人冷笑道,“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做什么大丈夫?”孟千秋挥刀,割掉下书人左耳,厉声道,“若不是留你这条狗命送信,就该杀了你!”

当天晚上,张忘川提了一壶酒,去见孟千秋他对孟千秋说道,“清风山原本无事,如今所有事情,都因我而起,我愿意自行离去,免得孟兄苦恼”孟千秋干一杯酒,大声道,“我若怕事,便不会聚众起义我死不足惜,可惜不能如岳军爷那样,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

张忘川摇头苦笑道,“我等小民,要躲避朝廷追杀,还要为国家危亡操心,说起来可气可笑”孟千秋又干一杯酒,大声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高高的庙堂之上,又有几个好东西?张兄弟,当初你若是用鞭,一定将秦桧那祸国殃民的狗贼杀了!”。

张忘川又给孟千秋倒一杯酒,笑着说道,“我听闻,孟大哥曾是岳军爷手下,不知为何,如今啸聚山林?”孟千秋叹一口气,“还不是这杯中之物,害得我误了大事,岳军爷将按军律将我杀了,岳云小将军与张宪将军,带领一群人力保,这才免去死罪,将我一顿毒打,赶出军营,永不再用。

”孟千秋扯掉上衣,虽年深日久,后背上鞭痕仍粗如拇指,纵横交错,触目惊心张忘川微微皱眉,孟千秋低声道,“每当天气变化,我后背便会发痒,要挠得出血才会舒服之前对岳军爷,还有些许怨恨,如今只剩下怀念,甚至有些庆幸,因祸得福,这满满伤疤,是岳军爷给我最好的礼物。

”孟千秋突然失态,伏案大哭。

其余人不知何故,闻声聚集在一起,向这边张望,张忘川轻手轻脚出门,向众人摆手,低声道,“孟寨主喝多了,想起些故人旧事,酒醒就好”等众人散去后,张忘川轻轻关好房门,也离开了夜色已深,郭定儒还在灯下磨刀,见张忘川推门进来,郭定儒笑着说道,“你与寨主喝酒,为何来到我这里?难道寨主的酒,不够你喝?”又搬来一坛酒,为张忘川满上。

张忘川端杯不饮,目视郭定儒,笑道,“很快便有一场恶战,你想如何做?”郭定儒扯下一根胡子,轻吹一口气,胡子被锋利刀锋一断为二他笑道,“我深夜磨刀,便是为了将来跟着寨主,多杀几名官兵,也算为岳军爷报仇了!”张忘川低声道,“你觉得,寨主为人如何?”郭定儒愣了愣,说道,“‘寨主除了好酒,其他很好,值得跟随。

”张忘川为郭定儒倒一杯酒,低声道,“刚才与寨主喝酒,他说起曾被岳军爷毒打,以我推测,他未必真想为岳军爷报仇,我初来清风寨,他还想把我送给官府请功,这样的人,不值得跟随”郭定儒抬刀,顶住张忘川胸膛,冷笑着说道,“寨主把你当兄弟,你却背后捅他一刀!早知如此,当初我就该杀了你!”他看了看窗外,低声道,“今晚之事,你知我知,只要你发誓,不说出去,我们还是好兄弟。

”张忘川凑近郭定儒,低声道,“岳军爷是在监狱死了之后,被送到风波亭的”郭定儒握刀手微颤,低声道,“你胡说!”张忘川掏出一件东西,递给郭定儒,低声道,“我在杭州城内,买通了当年看守岳军爷的狱卒,他亲笔书写,说是孟千秋带酒,去监狱探望岳军爷,他说了很多往事,岳军爷心情不错,喝了一杯。

孟千秋离开不久,岳军爷就毒发身亡,真正死在风波亭的,是岳云以及张宪”

郭定儒连看几遍,大声道,“便是有此信,我也不信!我要亲自去问寨主!”他突然提刀,指向张忘川,“你说孟大哥害了岳军爷,为何还要投靠他!”张忘川叹一口气,说道,“孟千秋是坏人,你们却不是,我看你人不错,特意告诉你真相,莫要被人蒙蔽双眼,稀里糊涂,为人卖命。

”郭定儒突然掏出绳子,将张忘川绑了,低声道,“我这就去见孟大哥问个明白,若是你胡言乱语,污他名声,我杀了你!”不到半个时辰,郭定儒去而复返,他将刀扔在地上,喃喃道,“孟大哥承认了,他让我,不要告诉别人”他突然提刀,顶住张忘川脖子,说道,“我杀了你,就没人知道大哥的往事!”。

张忘川叹一口气,“你杀的不是我一个,而是好多兄弟!”郭定儒手臂颤抖,说道,“为何这样的事情,让我遇到!”张忘川双臂抖动,绳索脱落,他笑着说道,“现在知道,还不算晚”郭定儒低声道,“我要怎样做?”张忘川坚定地说道,“离开!”郭定儒手指插入头发,摇头道,“让我想想!”张忘川倒了一碗酒,放在郭定儒面前,郭定儒端着酒碗,看张忘川轻轻关上房门,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郭定儒日上三竿才起,外面人们小声议论,原来早起之后,寨主孟千秋,突然不见了郭定儒怅然若失,去找张忘川,张忘川冷笑着说道,“一定是他觉得无脸见大家,悄悄溜走了”郭定儒摇头道,“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相信。

”张忘川冷笑道,“信与不信,一切自会有公断”郭定儒心里慌乱,还是装出镇定的样子,维持清风寨秩序,八天之后,天快要黑的时候,一辆马车,在清风寨门前停下。戴斗笠的车夫,突然倒地不起。

张忘川带人冲过去,发现那车夫正是寨主孟千秋,马车里下来三个人,其中两个和尚,却是韬光寺住持僧和小沙弥足戒,两人面色憔悴,但精神尚好另外一人,下车之后,向张忘川拱了拱手笑道,“忘川兄,别来无恙”张忘川啊了一声,“你不是狱卒崔三郎么?”崔三郎笑着。

点了点头,说道,“你绝没想到,当初花钱收买的,会是自己人”张忘川愣愣无语崔三郎接着道,“你更没想到,孟千秋,也是自己人”住持僧不顾身上伤痛,俯身为孟千秋把脉,低声道,“孟先生只是太操劳,并无大碍”小沙弥足戒,却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种种过往,说了一遍。

他们入狱之后,铁公然使用各种酷刑,对他们倍加折磨师徒两人正在魂肉分离之际,被狱卒换了衣服,藏在装杂物的车里,带出了监狱然后送上等候很久的马车,离开了杭州城接下来孟千秋赶车,昼夜赶路,回到清风寨张忘川惊讶万分,说道,“既然是自己人,为何你不救岳军爷?”崔三郎流泪说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只是个小小的狱卒,如何有回天的本事?况且我那时还有八十岁老母,卧病在床,我若是出了事,老母也必然不久于人世。

结果世事难料,我老母亲听到岳军爷去世消息,痛哭呕血,溘然而逝。我也懊悔不已。老母亲去世不久,你便找到了我。”张忘川楞道,“你既然与我同路,为何要收我银子?”

崔三郎笑了笑,“人心险恶,我不得不防,我怎知道,你套取我话,是何用意?收下些银子,我便是见利忘义之人,将来官府一旦追究,我也有钱跑路”张忘川用手拍头,叹道,“原来自始至终,我才是最笨之人”崔三郎指着孟千秋,说道,“我其实没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岳军爷之死,的确与孟大哥有关。

但酒中下毒,却是岳军爷要求的”孟千秋大声道,“崔三,不要说了!”崔三郎流泪说道,“隐藏了这么久,我必须要说!”他对张忘川说道,“朝廷使用各种酷刑,逼迫岳军爷认罪,岳军爷新伤压旧痕,痛苦难当,便要我找些毒药,让他吃了自尽。

恰好在此时,孟大哥前来探监,我便对孟大哥说起此事,孟大哥沉吟好久,说道,这恶人,我来做就是!”张忘川如遭雷击,他抱着孟千秋双手,流泪说道,“我错怪了大哥为何这些事,你不对我说?”孟千秋笑了笑,低声道,“有些事,注定要自己承受,岳军爷死后,我变得更加好酒,只有酒醉,才能让我得到瞬间安眠。

”郭定儒飞起一脚,将张忘川踹倒,大声道,“大哥承担如此多苦累,你却背后,那样说他!”张忘川大声道,“踢得好,我狼心狗肺,死不足惜!”孟千秋叹道,“岳军爷天上有灵,肯定不希望看到我们这般如今崔三郎接走了心湖大师师徒,铁公然很快就会查到端倪。

清风寨必将迎来恶战官府久攻之下,清风寨必将覆灭我死不足惜,只是没能杀了秦桧,为军爷报仇,我死不瞑目”心湖大师白眉飘扬,说道,“世道不古,让僧人提刀,我愿意为人间正义,再走一遭杭州城”孟千秋大声道,“拦住大师!”。

郭定儒伸手去拉心湖大师胳膊,却感觉毫无着力之处,他咦了一声,五指收拢,心湖大师胳膊一抖,震得郭定儒五指发麻其余人也纷纷上来拦挡,他们碰到心湖大师身体,立即七扭八歪,向外倒去,张忘川惊叫道,“沾衣十八跌!”他与心湖大师相交良久,却不知这整日低眉诵经的老和尚,竟是个高手。

小沙弥跌跌撞撞,跟在后面,距离心湖大师,却越来越远,他大声道,“师父,你不等等我么?你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为何骗我说,你知会念佛,不懂武功?”崔三郎道,“大师如此好的武功,为何心甘情愿,被束缚在监狱里?”小沙弥摆手道,“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孟千秋叹道,“所以,心湖大师,有资格做你师父。

”三日后,有个须发皆白的僧人,大步走进铁公然衙署忙于安排围剿清风山的铁公然,端坐不动,冷笑道,“你果然来了,你这次前来,要说什么?”心湖大师双手合十,说道,“张忘川行刺秦太师,便是老僧指使”铁公然大笑,“禅师修为精深,为何说出这等幼稚言语?你以为本官会信?”心湖大师长眉低垂,低声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便不再说话半月后,心湖大师以大不敬之罪,获剐刑行刑之日,万民空巷,小沙弥藏在人群当中,见刽子手挥刀,割下师父一条皮肉,心湖大师口诵佛号,微微皱眉,并不喊痛张忘川一声长叹,捂住了小沙弥双眼据传言,心湖大师每被割下一块皮肉,便有一只白鹤飞来,将皮肉衔走。

被千刀万剐之后,骨架屹立不倒原本晴朗天空,突降大雨,雨幕遮天蔽日,对面不见人雨过天晴之后,心湖大师尸骨,不翼而飞秦桧震怒,下令彻查,却毫无结果铁公然派人围剿清风寨,发现只剩下一片焦土孟千秋烧寨之后,带人远遁他乡。

绍兴二十五年,秦桧病死消息传到南方海边,一无名小镇有三名上年纪渔人,闻听消息,喝得大醉,三人同时大哭,面对杭州方向跪倒有个年轻人,也跟着跪倒,低声道,“师父,秦桧死了,出家人不打诳语,他真的死了”

原创不易,求关注,点赞,转发。请大家多多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97

主题

397

帖子

12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3